诗林

诗林 (2020年06期) 电子版

类型:双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诗林》杂志创刊于1982年,是中国诗坛的一本老字号刊物,享有一定的声誉和地位。主要版块栏目:?学院写作、21世纪诗人档...     展开
原价:¥10.00   促销价:¥6.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开卷丨吴少东诗选
对称的夜晚 亥时将尽时,雨倏然停下了 沿河的沥青路面清爽,暗过 两旁茂盛的杂树,杂树暗过 天空,天空暗过灰色的云。 万物暗过我 驾车顺着看不见的流水回家 园林灯点拨的狭长丛林 与河水与彼岸成为阔大的整体。 一边霓虹灯愈发明亮的城市 比起厚重...
开卷丨中年和现代性迷津的双重突围
诗歌的有我和无我之论现已不新鲜,但绝非过时。我手写我心,读吴少东的诗歌,一个鲜明印象是几乎每一首都凸显强烈的自我意识,可谓无“我”不成诗。中年写作也不新鲜,泱泱诗国,除了一些“后浪”汹涌而来还够不着中年的河堤外,相当数量的诗人跌入了中年写作...
今日批评家丨乡村抒写与历史进程中的整体经验
乡村作为人类从自然到社会最初的存在场域,作为社会存在的原初空间,作为人类赖以生存与社会演绎的最初的基点,数千年来,存续着人类农耕时代的生产方式与生活方式,承载人们的思想、情感、习俗,让人类的存在得以从自然形态到社会形态逐步演化,进而演进为城...
今日批评家丨乡村整体经验的抒写:一个书写命题的提出
乡村是传统中国的生存样态,是传统社会超稳定的结构,使中国呈现出费孝通所说的“乡土中国”的特征。现代文明的莅临,全球化的席卷,改变了乡村的面貌,使之难免走向沦陷和疼痛。新文化运动的一代体验和书写着这一乡土经验和沦陷之痛,构成现代文学的一大母题...
今日批评家丨南鸥诗选
他们收割了一万年的阳光 该遗忘的,早已经遗忘 我的血液,我的家乡我千年的姓氏 那些被反复肢解的时光就像 体内被割的器官 今天,我没有权力遗忘 今天只属于亡灵,他们是时间的审判者 那些细节,染红喜马拉雅山的雪峰 他们提升了今天的海拔 他们从废...
今日批评家丨断碑形象,时间意识与王者情怀
我是从一首长诗认识南鸥的,那首《断碑,或午夜的自画像》的长诗也许不应当被忽略和遗忘,我至今仍然认为,那是他建立起自我诗人形象的一次非常漂亮的出场,尽管那时他已经是一位具有相当辨识度的诗人。自那时起,一个有重量的诗人南鸥定格在我的视野,他的“...
诗高地丨陆新民的诗
云,或从军轶事 左前方老式卡车腾起的水雾, 接踵看不见的云, 在闷闷不乐穿梭。 我在想,是哪块云 会砸下击落我, 它们把比光跑得还快的我, 粗暴地左右一揽,拧成绳。 有人忙里偷闲示范, 重要文件,进入保险箱。 二十年前,我在其中放置诗稿。 ...
诗高地丨万物没有谜底(组诗)
没有人可以交谈 没有人可以交谈 万家灯火只是万家灯火 结束,无法结束 开始,无法开始 端坐房中,什么浮现在脑海 继而进入心灵?不是你 不是她或者他,我用排除法 过滤我记忆中的事物 我感受到某种爱的孤独 你也一样,你又是谁 你具体,又无法具体...
诗高地丨20岁的生日歌
我常说 金华,不止有横亘于城邑之北的龙门山脉、双龙洞和香传千年的金华火腿 不止有骆宾王、吕祖谦、陈亮和黄宾虹…… 我常言 金东,不仅有潜溪和积道山 不仅有沈约、宋濂、艾青、施光南 不仅有山头下的智慧和蝴蝶村落 阵阵流香的金华佛手 一块能被称...
诗高地丨故乡始终站在我的背后(组诗)
故乡始终站在我的背后 从乌尔根河谷到松嫩平原上的沙丘 苦难是垫高童年的三千级台阶 从蜗居小镇到城市有了立锥之地 挫折是折断在人生路上的无数根拐杖 六十年栉风沐雨 故乡一直跟随着我,是始终 站在背后的那座山,那双手 让我无路可退 我要感谢村口...
诗高地丨群力湿地公园叙事(组诗)
有一种疼结痂于马掌 一个外乡人,在栈道上行走 不比乡间羊肠道上稳当 我摔倒不止一次 每一次,我都更加小心 等待下一次摔倒 第三次之后,我已经有免疫 摔倒的前几秒,总会有一小块铁 从鼻尖到心尖,钉入脚底 有一种疼结痂于马掌 一匹马胆怯的响鼻 ...
诗高地丨探寻去路(组诗)
漂泊在寻找着落的途中 定位于:凡夫俗子一个 吃饭,走步,睡觉 身价之外,什么都不闻不问 没有做到。对人世的忧虑 时不时簇生出波涛 一匹匹马膘肥体壮 四下,找不着缰绳,笼头,嚼子 掌铁也大多破旧 养马的人只顾膘情,不思调教 何以让它们驰骋疆场...
诗高地丨在你所在的地方生根开花(组诗)
朝鹤 1 在天空,翅膀是一种仪仗 它的羽毛上镶满阳光,鸟群的前程 正在微凉的气流里向远处推进 我最初见到的鹤,仪态舒展 安恬地滑翔在祥云繚绕的神话里 风是一种颂扬,吹热了苇塘里的黑水 另外一种事实也匆匆赶来,一场秋雨 正在给干瘪的星辰打气,...
诗高地丨时光左右的映照里(组诗)
锄芋引 掩盖在我身体上的土壤 确乎越来越稀薄了 远远不似那些山芋 无论情非得已 顯露出顶部的,还是 收藏块根 一直自持在地腹深处的 母亲你都小心翼翼 每一锄头下去,都极其谨慎 不敢挖破它们毫分 (生怕卖相难看 或容易腐烂而保留不住) 时隔多...
诗高地丨很美的,也易伤(三首)
我越来越小心翼翼了 我感觉到,我越来越小心翼翼了 明明已吐到嘴边的话 常常硬生生地吞回去 一些准备发出的微信 往往删了又改,改了又删 唯恐让人听了,或看了 嚼出些许味道不对 听到有人说的话硌耳朵 就故作不在乎地笑笑 或者找个借口走开 完全不...
诗高地丨云南,云南(组诗)
曲靖的海拔适合人酒合一 小手指和无名指上缠的创可贴 是曲靖街旁最粗壮的香樟树送我的戒指 寥廓公园的长石阶 比没有月亮的夜晚还要阴冷 一闪一闪的霓虹就像送我酒醉归来的车灯 曲靖的海拔是用包谷酒测量出来的 五瓶半白酒很快就把四十一年的同学情摆平...
诗高地丨黄石村的欢乐田野
1 一大早,这个叫黄石的湘北小村便热闹了起来 先是散养在西山坡的鸡群引颈而歌 后是一串串清脆的鸟声从树林飘出 上早班的脚步声在宽阔的马路响起 继而思贤溪下游列队整齐的皮筏 铆足力气,向着载客处逆水漂流 当游客中心餐饮部黄姐采摘完最后一篮 滴...
诗高地丨左秀杰的诗
把撕裂的心缝好 空气里漂浮的夜色 滴答着我眉间泛起的相思 我相信爱情犹如相信命运 不经意间你闯开我上了十二道锁的心门 徜徉在记忆的十字路口 咀嚼着时光里的日记 你的气息穿过黑夜在我的唇边战栗 像飘来的乐曲奏响了我血管里的沸腾 即使再次回到格...
诗高地丨父亲的小品(组诗)
父亲的小品 父亲。三尺讲台,你头顶 白色粉笔末似飞扬雪花 孩子的表情如痴如醉似你欢心的笑容 父亲。你在新年晚会,带头表演 孩子一阵阵掌声——动人的角色 像驴啃的头发,一声声驴叫 逼真的驴,咿呀!咿呀! 为了节目的音效,舞台上的环境声 整个上...
诗呼吸丨张国辰的诗
2020年发生了很多事情, 我们真切地感受到了世界的膨胀和不安。我始终认为,诗人对这个世界的最大的责任,就是感知、记录以及改变。关于“改变”的责任,可以说既是属于“诗人”这个身份的,也是属于“公民”这个身份的。我们作为“蝴蝶”,翅膀的每一下...
诗呼吸丨李望鹭的诗
李望鹭,本名李锐。2000年生于福建厦门。复旦大学外国语言文学学院2019级英语系本科生。现任复旦诗社常务副社长。 涂门街 她在售票口犹豫着,买了一张学生票。然后坐在 旅游导览前的长椅上,将云片糕一口口咽下。 四年前,她将手机和票递给那个男...
诗呼吸丨白哲翔的诗
白哲翔,原名Mikita Baravik,诗人,译者。1998年出生于白俄罗斯奥尔沙市。2017年就读于白俄罗斯国立大学语文系中文与中国文学专业,目前留学于复旦大学。研究对象为中国古诗与中国现代先锋诗歌。论文《象数之学对中国古典诗歌的影响—...
中国诗歌流派展丨七夕,让我想起
四季风诗社创办于1987年夏,先后以《梅草》《黄土地》《天歌》《四季风》等名称编印会刊107期,微刊《四季風诗刊》现已编发669期。骨干成员以河北保定及周边诗人为主,其他省市亦有分布,其中省级以上作协会员50余人。诗社以“传承诗歌情怀,关注...
中国诗歌流派展丨谒北岳庙
既然作了古 为何舍不得别离 山岳连绵 千秋的梦,断了又续 亭台是旧的好 殿堂里的新人来来去去 兴云布雨的众神不增不减 契丹的那场大火早已沉寂 魏晋风骨的酒 總也饮不尽 汉唐气象的笔墨 还在挥毫...
中国诗歌流派展丨笼中鸟
在笼子里,质疑天空的真实性 有一双翅膀,却不敢逃逸 只是看着飞蛾如何前赴后继 渴望拥有合欢 在向日葵的第九个花瓣里 隐藏着洞察世事的眼睛 月光把影子钉在墙上 鱼逃离逼仄的鱼缸 回归河流,湖泊,大海 每天醒来,都会莫名恐惧 怕看到未知的真相 ...
中国诗歌流派展丨沙漏
整个大地,以沙漏 示我,试我心性 参我境界 看我如何把自己安置在不同境遇下 叩击每寸黄土 花朵树叶,铁钙磷钾 不停来去往返中 待习惯咽下石块、粗粮 就更接近甘苦无别之境 我看见,一枚青果 升到枝头,再漏回去 会更痛苦 反复吸吮 反复回到子宫...
中国诗歌流派展丨旧时光
打开影集 很多个我,扑面而来 她们,把阳光与鲜花捏在指尖 对着我炫耀 此刻,我两脚泥泞 刚从风雨中经过 我和她们对视 向她们打听走失的睡眠与带笑的笔 她们不说话,我于她们 是一個陌生人...
中国诗歌流派展丨每一粒发芽的种子都是幸运的
不是每一粒种子都能发芽 能发芽的种子是幸运的 要对抗住多少不可预知的灾难: 冰冻,腐烂,风雨,鸟雀的啄食 才能穿过时光的隧道,从寒冬 来到春暖花开的时节 每一朵盛开的花朵是幸运的 每一顆结出的果子是幸运的 每一个降临尘世的人是幸运的 我在尘...
中国诗歌流派展丨雪霁之前
把天空染白的是雪 把大地覆盖的也是雪 紛扬的雪花里踏出一行脚印的是阿离 一直走,天地会相连 一直走,雪花会领路 足够远,阿离会抵达云层 见到云就见到雪的来处 阿离要在雪停前 看清世上为什么这么多寒冷...
中国诗歌流派展丨平原的蚂蚁
平原的蚂蚁是幸运的。冬天 没有阴暗的冰冷,夏天 沒有石头的滚烫 我喜欢赤脚在大地上奔跑 即便不小心踩死一只蚂蚁 也便于她很快复活。乌云 踩着我行走,本来他的脚也是软的 他的倾盆如注,不断冲击我 离故乡越来越远...
诗广场丨周簌的诗
云朵的信 郊外如此宁静 一蓬野蔷薇静坐荒野,用隐秘的语言 朗读“不向东山久,蔷薇几度花” 荆棘呈螺旋状繁茂生长 苍鹭从远处起飞,经过塔楼 翻新过的犁沟,以及模糊地平线上的 一个扎着蓝色头巾的稻草人 山蕨缄默的绿,雀子的婉转欢啼 使这个晌午,...
诗广场丨方舟的诗
礼溪街 礼溪街一家布行着火了 隔壁的人家说:“火是造孽的东西” 第三户人家在盘点银器 第五户裁缝的度尺油光发亮 能发现料子背面艰难的纹理和本质 第七户昨晚容留了一个山贼 那些岁月的同伙 小心翼翼地在出卖光阴 第三十三户是街上唯一的盲人 他在...
诗广场丨林中(外三首)
早晨 林梢被描上銀白的亮色 这是有霜的季节 一条小路在林中铺开 青草已经死亡 没有鸟的喉咙 为我们歌唱 也没有多余的虫子 纺织生活的忙 阳光透亮 云层高了又低了 启明星收走最后一缕光线 大地和河流消失在远处 ——连树叶也被风吹走 只有笔直的...
诗广场丨我期待有月光莅临在身上(组诗)
斑鸠不知疲倦地叫 晴朗的一日,斑鸠在楼群的后山叫 回南天将过去,墙上的河流消失 黄昏来时,斑鸠的低鸣散去鞭炮声 它似乎看着山下的我们叫 墓刚刚扫完 总有一些墓和从前一样顾影自怜 或者去年有人来过 今年没有人来,一些意外的事发生 斑鸠藏在某个...
诗广场丨寂静的春天(外三首)
傍晚,一个低音挣脱了大提琴手 无名指的按压,滚落到街上 与一辆赶路的黑色卡车相撞 在春天被指认的现场。 母亲从厨房里走出来,她埋怨着 记忆力的衰退。父亲坐在沙发上 他的牙疼,像一个换牙的小孩 可我知道他的牙齿不会再长出来 而他自己似乎并不知...
诗广场丨穿墙术(三首)
穿墙术 从马边回乐山 进了城,到小区门口 发现一只昆虫跟我同车了 好几百里山路。我下车 它跟着下车。走进花园里 才知它是鞘翅目的萤火虫 身体透亮,哗哗地流放光芒 像是动用了群山的合唱 直到女儿把它关在门外 凌晨惊醒,见它在我床边 打量世界的...
诗广场丨杨树林(三首)
杨树林 是什么样的念头使杨树的花纹长成了眼 是什么样的力量让它幻化出人的式样 它究竟经历了何种苦难,才 有了这失常的神态 置身杨树林,我突然胆怯 这一双双眼,目不斜视 仿佛看穿我的一切 昨天,我经过一个乞讨者,不曾丢给他一分钱 马路上,一条...
诗广场丨屋顶上的海(组诗)
屋顶上的海 在屋顶上,海像死去般 安静,只有未知之物闪着微光。 当这些光散开,海水就 开始凝固,变得轻飘—— 一块块从梦中升起 它们深邃的蓝靠近我 让我窒息,一个陌生的指令 进入我的意识 它们在改变我的想法 不知过了多久 又像伞兵般跳出来 ...
诗广场丨尘埃之匙(组诗)
尘埃之匙 如何能从无边夜色里分出 今日尘埃明朗? 如何能从微弱尘埃中找出明火以及蛮荒之力? 如何聚来更多的光阴以延长我 热爱的黑暗? 如何让睡眠迟滞,也迟滞一颗芒果从悬空 到脱枝坠地的生长期? 如何才能回到镜子里,重新站到 命运对面的那个现...
诗广场丨人到中年(组诗)
黄昏的风 一直没去看老余 甚至不敢打听他的消息 我怕看到那个孤独的人 头上添了新的白发,脸上有了新的皱纹 怕听到他沙哑的声音 一个失去父亲的男人 我无法安慰 我怕我的拥抱无力 怕我的语言多余 怕我们会像孩子一样哭泣 我告别过许多亲人 我深一...
诗广场丨门楣上的诗(四首)
门楣上的诗 端午这天,母亲与太阳 一起起身。她要把原野上 阳光初照的艾草、菖蒲 像挑拣一个个 最阳光,和充满香气的词语 写入她的诗篇。她把它们捆绑 裁剪,分行,再注入仲夏 神谕似的气息。这首 绿色的诗,在端午的门楣上 一直热爱,并葱茏着 虹...
诗广场丨故事(外一首)
时光终于慢了下来 月亮也掉进了故乡的河里 来吧,坐在我的跟前 让我告诉你一个故事 曾经的你 让我心中的爱情有多美 眼里写满神奇 雪中盛开腊梅 风从山谷里吹了过来 寂静中有芳香的欣喜 来吧,让我仔细看一看你 我也有一个故事说给你听 曾经的你 ...
诗广场丨林忠成的诗
盐巴令大海有魂魄 千百年来 盐民有个最大的梦想 以全世界的名词为原料 在沙滩上铸造一口巨型铁锅 把整个大海放入锅里煮 把大海蕴含的盐分全部析出 大海的财富连皇宫也难以匹敌 它世世代代只支付不索取 千万年形成的秉性 铸造了它毫无商量余地的财大...
诗广场丨抵达与消隐(组诗)
日常的温度 早晨,我轮番洗两套茶具 精致紫砂杯,白色陶瓷壶 无法确定用哪一套去招待你 白色陶瓷是他送的 好久没用,蒙了厚厚一层灰垢 清洗多遍后,露出玉白光泽 我盯着它看,生气 污垢没有完全消失,像谁有意或无意 造就生活的困苦 从未彻底消失 ...
诗广场丨斜坡上的老柳(外一首)
它用垂下的头发做拐杖 不仅仅是为了站立 它把根盘入泥土,抬起头 像一位长者,目睹村庄的纪事 斜坡上的老柳,皮脱落了 犹如,农事里的伤疤 我在南山,从另一个维度与它产生了平视 它弯腰的姿势,仿佛 父亲在麦田形成的一个问号 暮影西斜 一个从甘蔗...
诗广场丨石岛的十四行诗
1 走近江南那片水轻轻的歌唱 梦如小船穿过石桥载着月亮 走近江南那片竹悠悠的搖荡 雨如细丝笼罩窄巷飘在伞上 吴侬软语推开老屋的木窗 巧笑倩兮的少女穿着蜡染的衣裳 一曲评弹令人陶醉 半亩荷塘勾人思乡 想起西施浣纱的溪流 吟诵清照断肠的词章 乡...
诗广场丨流动的丁香花
1 城里路边的丁香开了 无人去采摘 我庆幸,哈尔滨 是一座文明的城市 一家祖孙三代路过 爷爷告诉孙子 丁香花的故事 我的眼睛亮了,这也是 一簇流动的丁香花啊 2 雨断断续续 在哈尔滨的夏夜里 非雨季的雨错时而来 莅临即是深情的叮咛 就像喜欢...
冰雪诗章丨就像雪花一样飘落(组诗)
在大雪中飞舞 我希望天空能低下来 以最短的距离亲近通红的脸庞 如蝴蝶一样,雪花翻飞 那声响,无人聆听 无可言喻的气息加重了一种轻盈 只有在大雪中飞舞 用暗喻的方式,想起天使 诱惑我,或更多与我相关的人 从不向一些苍白妥协 想起雪花,并非散乱...
冰雪诗章丨我也曾在大雪中奔跑(外一首)
想起大雪,就想起少年时的轻狂 不可救药,曾经狂妄地 拒绝大雪落下,也许是我的法力无边 也许是天空未动真情 那天的大雪,真的没有落下 只在村庄上空盘旋一会儿,便离开了 顺便带走了一个说书的瞎子 从此,村庄再也听不到 京胡、三弦和大鼓的声音 村...
哈尔滨诗歌丨被遗忘的波斯菊(外四首)
像依恋早年的星光 呼吸着蓝色花园里的气息 那些过着平民生活的昆虫 低调而温和,在孤独的风雨中安家 月光照耀着窗前的波斯菊 洁净的花瓣 用整个心房聆听夜露滴落的回响(那是多么美好的声音) 被月光反复洗过的波斯菊 犹如细雨洒落的星辰 装饰着诗人...
哈尔滨诗歌丨每一寸光都有来处和归途(组诗)
现场 通过命名 我所触摸的事物有了身体 但不一定会获得生命 很可能是推开面前这扇门 然后是另一扇 “万物都是美的”,因为幼稚 我的每一次命名都接近错误 于是,我找来镜子和锉刀 按照美的样子,准确的样子 锉削——以责任和义务 粉尘、碎屑、呻吟...
哈尔滨诗歌丨评论在冷眼叙事与悲切抒情之间
如何把握自我与世界、读者的关系,于作者而言,是用词语保持生命擦痕的关键。诗歌,尤其是那些具有超越性的诗歌,总是在语言的峭壁攀援,留下辞海澎湃的浪花。在阅读诗人、文学批评家程一身先生新诗集《有限事物的无限吸引》之后,我仿佛诗海拾贝,目睹了他自...
旧诗新韵丨徐学阳七绝八首
黄鹤楼 楚天一目楼外江,锦绣河山披新装。 匠心焚火老鹤去,留住森林雕文章。 2007年8月23日写于武汉 嵩山极顶 紅墙红尘红雪飞,几多肉身变塔林。 尚武参佛名利客,留下宝剑对禅心。 2007年5月1日写于登封 重见云山 完达山下田万亩,七...
旧诗新韵丨郝晓民绝句四首
题成都宽窄巷子 一般明月一般风,只是今昔人不同。 巷子依然寬更窄,草新何以问刀兵? 秋日感怀 一夜西风锦色装,热情未减只秋凉。 独酌长月吟长调,鬓上霜铺到雁乡。 访春 京桃千树粉初匀,一路循芳到小村。 试问舍翁春几许,庭前绿韭寸余深。 杂感...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诗林
订阅全年后,您可享受以下权益
①该本杂志即日起至未来1年内所有更新电子版杂志的使用权限;
②赠送该杂志的所有往期的杂志的使用权限,有效期1年。

全年订购价格: ¥36.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诗林

杂志价格:¥6.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诗林

杂志价格:¥6.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