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

飞天 (2020年01期) 电子版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以发表小说、散文、诗歌为主,兼及报告文学和文学评论。立足西北,面向全国。有众多的文学名家和新人在这里亮相,每年有大量作品...     展开
原价:¥11.00   促销价:¥6.69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中篇小说丨梦里的小鸟无处飞
麦子要出远门了。 麦子有弟有妹,一个五岁,一个三岁。母亲出远门,本该是带最小的,一家人却执意要她去。 “领麦子去吧,不让人小看。”这是大姨的原话。大姨边给麦子编小辫边从镜子里端详麦子。 麦子最远去过后淖村,小姑家。也没啥,也是村,也是石头房...
中篇小说丨女人花
一 当吹奏的一曲终了,电子琴就适时地跟着响起了。趁这空当林美玉给水杯里续了水,准备喝口润润喉,然而嘴唇还没沾到水,就被飘出的电子琴声给魔怔住了。“我有一朵花,种在我心中,含苞待放意幽幽……”一听到这熟悉的旋律,歌词就不觉从嘴边轻轻地滑了出来...
短篇小说丨黄泥坝物语
苏珊,欢迎你回到黄泥坝。 你看,那棵大树还在,长得越发高大茂盛了。树顶一株斜生的树枝像不像在向你招手?职工商店和服装社就在树下。可惜后来拆除了,建了停车场,一会我们把车就停在那里。树在,故事就在,它是故事的原点。黄泥坝的宿舍楼都围建在小水库...
短篇小说丨静如处子
年轻大夫的手轻盈地在她的额头来回穿梭,她像木头一样呆坐着流泪,仿佛大夫在干一件与她无关的事。大夫对她的泪水无动于衷,只是专心致志地缝合她额头的伤口,像精雕细琢一件艺术品。 “好了,三天换药,七天拆线。”大夫机械地说。 她走出了诊室,在医院的...
短篇小说丨野狐沟的夜晚
野狐沟里没有野狐。野狐沟里最多的是野鸡。 野狐沟的空气里布满了浓浓的野鸡的味道,仿佛那些野鸡在山野里吃了整天的东西后打出一连串的饱嗝在野狐沟的各处散布。 二娘就是在房背后野鸡咯、咯咯、咯咯咯的叫声里醒过来的,也不是一下子就清醒过来。吃了四五...
短篇小说丨1992年的牛心杏
一 如果不是特定场合,大家都会有意回避提到马骁涛。可这不是同学聚会吗?整整二十年过去了,当年上初中时同班的四十六个同学,除过老张五年前去了美国、老李去年走了非洲,这次聚会居然来了四十三个——在所有同学中,只差了马骁涛一个。无论如何,这让大家...
散文随笔丨宋词中的植物
为君小摘蜀葵黄 单从名字就可以窥见原产地的植物并不多见,蜀葵是难得的一种。蜀,是“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蜀道难》李白)的蜀;也是“蜀道登,一杯送、绣衣行客”(《满江红·送李正之提刑入蜀》辛弃疾)的蜀。这里不...
散文随笔丨动物三篇
八 戒 八戒是一只猫。 八戒是一只最常见的灰色虎斑纹的花狸猫。 八戒是一只体重超常达到13斤的大公猫。 八戒是我在西安的一个小友从同学那里抱养的一只流浪猫。 八戒是我在一年前只看过一眼的猫,却再也没法忘记它。包括在我千方百计动员小友把八戒送...
散文随笔丨末路新途(外一题)
一 在760年前,距离我出生地60余公里的重庆市合川钓鱼城,还是一座无名城塞。无论谈军事还是谈历史,人们都不会提起它。然而,1259年宋蒙钓鱼城之战,让这个无名城塞,成为中外战争史上一颗耀眼的星星。 合川古称合州,在距离合州城区约五公里的钓...
散文随笔丨青蘋之末
夫风生于地,起于青蘋之末,浸淫溪谷,盛怒于土囊之口,缘太山之阿,舞于松柏之下,飘忽淜湾,激飓熛怒。 ——战国·宋玉《风赋》 当代著名学者、书画家范曾这样描述风:“习习然,南风也;浩浩然,东风也;瑟瑟然,西风也;凛凛然,北风也。那掀...
散文随笔丨梦幻湘西
从湘西回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总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那方烟雨,梦幻一样地萦绕在脑海里,弥久不散…… 香樟树下谒故居 看到香樟树,就看到了南方。在苏杭之行的路途中,窗外的绿野里,香樟树无处不在——无锡的街巷里、西湖的林阴道旁、上海南京路的古楼檐...
散文随笔丨萧关:遥远的回响
我一次次走进浩如烟海的历史文化典籍,反复阅读和思考;漫步在固原散发着泥土馨香和文化醇香的土地上,对这里历史文化的沧桑感、丰富感、厚重感、感受得更加强烈和深刻。我也总觉得固原是一部神秘的大书,需要反复阅读和思索其中的奥秘。许多个静夜,仰望深邃...
散文随笔丨塬上的水窖
一 行走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高湾塬上,只要你走进任何一个村庄,总会在道路两旁、庄头村尾或农户家的房前屋后,看见一座座高出地面约两尺、直径大概五六尺的圆形土墩子。这个土墩子就是窖台,也就是地下的水窖在地面上的标志。就是这些水窖,能够把从天而降...
诗歌丨时光札记(组诗)
零 件 一只昼夜摆动的挂钟 在我搬进新居后 依然挂在客厅墙上的 我从不借助它 确认时辰 它更像一件装饰 现在,不知何故,它停止了摆动 我将它摘下来,送给孩子当玩具 这时,一只挂钟就变成了一个玩具 再次看到它时,它已经被孩子拆零了: 一只木制...
诗歌丨我喜欢过的人还在书里活着(组诗)
迷 宫 我独来独往,有时做梦,有时失眠 曾经我抱定信念 没有故乡的时候,我还有爱情 没有知识的时候,我还有热忱 时间之手却把我牢牢抓住 它有一个布满青苔的迷宫 不论我如何丈量它的疆域 牢记走过的路线 暗地里保留着多少不为人知的角落 仍旧对自...
诗歌丨故乡豢养的文字(组诗)
岔 从雨水里抽出一把长刀 在雷声上霍霍打磨 磨得像闪电一样锋利 交给高原,让风快意恩仇 把一座山从头分开 草木在根子上制造矛盾 水土和稀泥,犹如趁火打劫 纵使黄土情同手足 怎奈塌陷的世道如此薄凉 不容前后长久顾盼 羊肠小道容易乱了方寸 一节...
诗歌丨八步沙剪影(组诗)
八步沙和治沙人 西夏人,蒙古人 你们在腾格里曾经的杀伐和辉煌在哪里 黄沙茫茫,甚至没有留下一片脚印、一帧背影 沙漠里 水一样柔情的应当是这些沙生植物 和他们的子孙后代 自己记录自己历史 自己延续自己生命 冰草湾,黄花滩,吴家井 巨大腾格里沙...
诗歌丨我就要透明了(组诗)
抒 情 我爱这草屋和草屋外的芭蕉 进去便忘了活在哪个朝代 我爱在这儿悬壶济世的先生 也爱与先生,游走四方的姑娘 秋雨瑟瑟,回中原的路上 我爱上了一颗士大夫心 爱上抱柴烧饭的农妇 与坐在一滴茶水上入定的高僧 葡萄藤一样清脆的鸟声里 我又爱上黄...
诗歌丨没有一棵树可以永久(组诗)
奔 跑 坠落山间的石头和一棵树同时倒下 在山顶,牧羊人唱着的牧羊曲传到村子 从石缝流出的水和鲜花一样稀少 春天了,融化的冰雪还未形成河流 从去年开始的干旱,惊蛰那天还没有降雪 曾经的暴雪一直都在记忆中 存留至今。春雨也迟迟不来 奔跑的羊群无...
诗歌丨大学生诗苑
忍冬(外二首) 陕西师范大学 汪亚萍 晨起,雾霭以积重之势占据梢头 祖母惯于捻起针线的手,划开绿流 珍珠色的指甲,固定一把镰刀 和一棵枯油茶对峙 不久将填充灶台,火焰重生 像蛇把肚皮晾晒在春日 山丘起伏,山丘奔跑 天空没有尽头,云中倒映闪耀...
我与《飞天》丨《飞天》与路遥鲜为人知的故事
作家路遥的一生,创作了长篇小说,中篇小说、短篇小说大约三十余篇,除了发表在本省的《陕西文艺》、《延河》、《文学家》、《长安》等屈指可数的几家文学杂志之外,大多数刊登在外省的文学刊物上。大家众所周知、耳熟能详的,有北京的《当代》、上海的《收获...
我与《飞天》丨三篇作品 三回首次
《飞天》(包括她的前身)是与我关系密切的刊物之一,从我在她上面发表作品开始,已经有59年了。在将近一个甲子的漫长岁月里,我不但在那里刊登诗文,和历任主编及编辑也都建立了美好的友谊。虽然为了避“熟人好办事”与“近水楼台”之嫌,我尽量少给她稿子...
飞天论坛丨一个为西路军修战史的人
一、写作起因 董洪:祝贺张弛老师,在工作退休之年,还为我们拿出了这么一部厚重之作,可敬可佩! 张弛:没有什么,文学创作不以年龄划线,只要精力可以,什么时候都可以写。 董洪:你是怎么想起要写西路军这个题材的,有什么特殊原因吗? 张弛:没有什么...
飞天画廊丨徐则臣书法作品
徐则臣,1978年生于江苏东海,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现为《人民文学》杂 志副主编。著有《北上》《耶路撒冷》《王城如海》《跑步穿过中关村》等。曾获 第六届鲁迅文学奖、第十届茅盾文学奖、庄重文文学奖、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冯牧 文学奖、CCTV ...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飞天
订阅全年后,您可享受以下权益
①该本杂志即日起至未来1年内所有更新电子版杂志的使用权限;
②赠送该杂志的所有往期的杂志的使用权限,有效期1年。

全年订购价格: ¥80.28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飞天

杂志价格:¥6.69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飞天

杂志价格:¥6.69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