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

飞天 (2017年09期) 电子版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以发表小说、散文、诗歌为主,兼及报告文学和文学评论。立足西北,面向全国。有众多的文学名家和新人在这里亮相,每年有大量作品...     展开
原价:¥11.00   促销价:¥6.69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丨“大美甘肃,多彩丝路”全国诗歌散文大奖赛获奖名单
由甘肃省文联主办,《飞天》编辑部和敦煌文艺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武威市文联、张掖市文联、酒泉市文联共同承办的“喜迎十九大·大美甘肃,多彩丝路”全国诗歌散文大奖赛,经过初评、复评和8月25日的终审评定,共评出苏卯卯、刘梅花两名一等奖,...
诗歌丨甘肃册页
序 言 黄土作注,甘肃的版图上,飞天、群峰、丝绸、 黄土、粮食…… 皆是我诗歌当中,孤独的兄弟、姐妹 他们词语缀珠一般,从遥远的史诗,如铜奔 马奔跑的姿势 狂飙落地。就在昨夜,我开始梦见了敦煌、兰 州、天水、阳关…… 以及我关山苍野、植被盛...
诗歌丨丝路读本
记敦煌莫高窟 敦煌。一页经书,凿着风沙 立起来的佛,诵读了大漠之魂 一面崖壁,内藏经卷 石佛与彩塑。石窟壁画里飞天的神,腾出一 只手 弹拨了一下我骨缝里的弦 又一介肉身瞬间腾空。灵魂是乐声,乐声 是有史可考的一曲飞天 那俯视我的,必有前世的...
诗歌丨地平线上的甘肃西
此刻我不小心走到大地外面 天上弯月 指南针 短刀 是我和甘肃的三件宝 有人去找黑石油了 有人去找白银了 而时光已走了太远,比唐宋王朝、比欧亚大陆 走得还远 背影已越过地平线 极有可能,我和甘肃已来到 大地外面 此刻我们抄近路往回返,看到的,...
诗歌丨甘肃笔记
莫高窟之窟 是时候请教一本旧经书了 我一路向西,进敦煌,入莫高窟 将反弹的琵琶卸下 将飞天的霓裳卸下 将掩面的黄沙卸下 将身上的反骨卸下 丝绸上已爬满人间的虱子 哪一种法器,能使之光亮如新? 在走廊之西端 每一幅壁画都是半卷红尘 农事桑麻,...
诗歌丨八声甘州
陇上行 陇山起,混沌分,天地成 长河奔流,良田千顷 日月开出恒久亮度,光阴以万丈计 我的家,我的国,我的世界 “河岳根源,羲轩桑梓。” 我的伏羲,我的女娲,我的轩辕 祖先在龙脉兴,人间生生不息 我的汉,我的大秦,我的西周 在上游,在源头,在...
诗歌丨甘肃行
在拉卜楞寺 像是浸入了雪水中,所有的石头 都安静了。像是来到了一块 無人造访的山坡,每一朵格桑花的心跳 都被你悉数收入了囊中 ——这是在拉卜楞寺 确切地说,是我在那条颠簸不平的 公路上,在一群牛羊的身边 远远地望见它时 内心涌起的感受 那一...
诗歌丨西出阳关
月牙泉 月牙儿用来洗心的,映照澄明的另一半 它从沙粒中汲水,凭空里一点点滋润起来 在绝妙处,月升水起,它被一些渴意的绿色 认出来,被一些远途的行者和飞鸟儿认出来 葱郁之美德,因宁静而成为山重水复的源头 一枚奇异的果实,千年对盈缺,却如如不动...
诗歌丨敦煌辞
1 大梦觉醒,风沙结束一场浪漫苦旅 从暴戾到温良,没有人知道疾行的风沙 经历了怎样的内心磨炼 当石头被漫长的光阴分解成一粒粒灼热的沙子 一座海以月牙泉的形式向大漠呈献蓝色洗礼 睡眠中的风沙不自觉地露出迷人的身段 千里金色丝绸裹着大漠曼妙的腰...
诗歌丨丝路线装了甘肃
丝路如线,横穿陇地 线装了一册大美甘肃 ——题记 铜奔马踩响了天空暗藏的一枚惊雷 奔马驻足于飞鸟,风云啸聚 一瞬间,就把整个天空藏于蹄下 被风沙打磨得非常光滑的马蹄 踏天无痕,踩云无印 不管是飞燕,还是龙雀 此时,都是一个腾飞的支点 将积蓄...
诗歌丨墓主记
引 言 1986年,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天水放马滩古墓葬群进行了考古发掘。出土的秦简牍中,有八枚记人叙事的竹简,内容是县丞向秦国御史呈交的一份“谒书”,记述一位名叫“丹”的人死而复生之事和简历。发掘者将其定名为《墓主记》。 出土篇 八百里...
诗歌丨行走西北
近沙漠 芦苇可以掩盖往事失踪的事实 你也可以。十八年足够买一艘船舶 巴丹吉林瀚海泽卤 骑马的唐僧,弱水河爱不上半斤鸿毛 万顷黄沙以下,额济纳深陷历史 唐时叫做合罗川 王维说:“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当然还有汉武帝、卫青。李陵最孤绝 路...
诗歌丨甘肃:丝路上一颗闪烁的星
焉支山下 焉支山,风摇树,羊啃草,鹰巡天 这是氐、羌、月氏、匈奴繁衍生息的地方 是被汉武帝极目眺望的地方 是霍去病大败匈奴的地方 是豪情万丈的隋炀帝诏见西域二十七国使 臣的地方 所有征兆都表明这是祭祀过的地方 焉支山,最高处堆放着安静的白雪...
诗歌丨嘉峪关,逆景与侧影
1 西部向西,佳人尚未抵达,晨昏更迭的 嘉峪关,已经耸立了六百年—— 时光剥蚀着墙垣,明朝、清朝、民国 已经退出历史舞台 二十一世纪在互联网上身不由己地 奔跑着,报纸不再讨论有关骆驼的命运 麦霸战胜了驼铃,远方 不再是青春,金戈铁马 不再是...
诗歌丨大地西行
嘉峪关到瓜州 嘉峪关到瓜州 是一段水蜜桃啃食的光阴 我刚刚离开门楼 有瓦灰的天空和粉饰的墙砖 粉饰的戏台落下眼泪 我走过碑廊、小道 柳枝拂的是前世的灰尘 我有莫名的疲惫 我刚刚遇见你 一个少年在马上遇见几米 夜光杯在角落没有出声 碗盏充当灯...
诗歌丨吟甘肃
石羊河 我一生都在向往 石羊河知道我是终南山的女儿 我身带巨石如身怀六甲 我要到石羊河卸下我的巨石 然后塑成无数个石羊 放牧在祁连山下 风起时 等祁连山下草原一样广阔细细的沙子 将我深埋 等一个秘密的时辰将涌出许许多多的泉 在沙地里形成一條...
诗歌丨甘肃行:绣在丝绸之路上的时光
在拉卜楞寺 大夏河 在誦经 天,越来越蓝 云,越来越白 帮这些庙宇,依次擦亮红色、黄色、白色 在拉卜楞寺 帮那些匍匐在地的修行者 看好近处,远方 看好低处,高处 看好每一条大道、小路 用脚走 用心走,都是一种行走 我愿意做那破空而去的钟声 ...
诗歌丨敦煌至西海的商途是一匹斑斓的丝绸
敦煌:鳴沙山下,沙如雪 鸣沙山下,沙如雪。敦者大也,煌者盛也 敦煌的图经里有丝路清晰的脉络 鸣沙山下,沙如雪。有时它们来自远古 像一场另外的风暴 北出玉门关向西,刮过吐鲁番,到大宛 南自阳关出西域,经鄯善,至莎车 鸣沙山下,沙如雪。它们不停...
诗歌丨丝路诗草
盐 帮 星空之下 盐在草丛里留下气息,是睡眠的汗液 还是某个男人眼角隐现的忧愁 风忽然就有点凉 它把手臂伸向诸多梦境,丝丝缕缕 惊醒梦见沙丘的人 他擦掉星子甩下的清露 脸上仍留着微弱的咸。来自天空的 啜泣,有一些掉在来时的路上 马牙雪山就是...
诗歌丨西汉水的草丛里藏着另一座星空
大水沟的早晨 拉开窗帘,山峰就会飞进来 那逆着光的叶子 是它小小的翅膀 溪水边的鸢尾花,像折叠的另一座峰峦 蝴蝶把爱情的小院 修在了花蕊的最里边 在大水沟的农家客栈里,左边的房子住着水声 右边的房子住着鸟鸣 早晨的山风吹过来,它们就都成了摇...
诗歌丨驼铃(外二首)
祖先留给我们的黄金,都被驼队带到了这里 塔克拉玛干的烈日,让这些金子融化、流淌, 有时聚集成丘 它们占据了过往所有岁月,并缓慢而稳妥地 蔓延 而驼队不知去向了。骆驼客的后代牵着温顺 的骆驼 供游人们拍照留念 骆驼被打扮得花枝招展,但它们仍有...
诗歌丨丝路河山
暮晚,叫一声甘州 让五千前的风继续吹,吹出大佛寺悠远的钟声 吹出丹霞地貌的奇特幻境 黑河岸边,湿地公园零星的荒地,又一次长 出了果实和鸟群 城阙上刚刚送走细雨的那群黑鸦,机警中张 望着苍生 多少岁月,凝铸成青铜的文字,盛开出诗词 之花 多少...
诗歌丨绿洲扎撒
锁 阳 阳光会在沙丘下运行吗? 锁阳告诉我们,会的。 数九严寒,一场雪,凝结了沙漠,然后,愈是厚重的雪,愈无法压住锁阳的火热情怀。它身体里储存的阳光,一点点探出头来,一点点融化掉头顶上的雪。 一望无际的雪,终于被捅开了一个个小小的洞,尖利的...
诗歌丨在丝绸之路上长大
旷野里 鸟飞下来,又有一粒草种 落进了旷野 我面对的是整个秋天 与一盏菊花交谈霜的轻重 与一滴水盘腿而坐 风吹着一枚绿色的瓶口 那个把酒瓶放倒的人 正在醉成暮色 我看见摇摇晃晃的马车 撒下一路月色 它需要一个乌鸦一样的人来吆喝 我只知道:云...
诗歌丨河西大地
马场:草原夜 一匹山丹马,把白天驮走 留下黄昏,留下苍茫 星星是一群觅食的羊 圈里圈着生长的蘑菇,飞翔的鹰 月亮,一位好猎手,斜睨的眼 瞄准刚刚探出头来的一头花豹子 一块爬满绿苔的岩石 一个身穿汉服的节度使 头戴青稞的光芒 腰里佩戴着马莲花...
诗歌丨走甘肃
遮阳山 如此静幽之处,风向着同一个方向走去 人间已远,像往事 我能在水中捞起一段阳光 最亮的部分湿淋淋的像极一个人的眼神 止水细流,沿途的苇草也向着同一个方向奔跑 它们在人世之外获得了姓氏,拒绝苟同 一条小道指向深处——花朵的内心是红色的 ...
诗歌丨大梦陇原
玉门,玉门 弯刀砍玉 套马杆套玉 抛兜儿掷玉 这个埋玉的地方,究竟还埋着什么 切玉,堆玉,立玉门 玉,温润的天性本来就挡不住冰刀寒光 兵痞,强盗,讨饭者 吐蕃人,蒙古人,匈奴人,骆驼队 玉道堵塞 驼峰挑着月亮的灯盏 灯光里的玉道搬运战争和爱...
诗歌丨山河岁月:崆峒诗篇
崆峒山远眺 这颗巨大的星球不全是光滑的 它坑坑洼洼,它粗糙,它会划破摸它的手 假如——有这样的一只手 这颗巨大的星球也不全是坚硬的 它的有些地方,颇为柔软 这颗巨大的星球也不全是温暖的 它的有些地方,异常的寒冷 它也不是一种色彩,不是一种质...
诗歌丨残简与短牍
麦积山石窟 我忽略了你的年迈,和意外 经年累月的时间堆积在窟龛上 回来的人,背着一木桶水 水桶里养着的上弦月,已经变成下弦月了 兰州的羊皮筏子还没来及载人过彼岸 几千年的时光,好像屏住呼吸 它把金色翅膀借給你 万水千山运来在窟壁上打坐或者念...
诗歌丨河西,诗意耽搁的一生
打坐敦煌 他们来过。打坐。念经 他们成为神后。失踪 他们形只影单,行踪缥缈 只留下鸿影和遗迹 他们深居浅出,面壁而思 最终,成为这个世上的谜 他们远离尘世,以草为骨 用泥沙和汗水塑造金身 他们用尽一生沉默,剔除 寂静以外的清辉。只留下 壁画...
诗歌丨望见丝路的春天与河
碎 叶 似乎仍有一些名字留在西地 保持着信仰 最初是河底的光泽 后来是经书,如是我闻:般若菠萝蜜多 后来我站在一首诗中的旧城,碎叶 雨水是银色的 落在掌心,仿佛珍珠落在天鹅绒上 雨中的虚无构成了 一段很小的天空。鹰隼。麦子。金黄的亚洲 轻轻...
诗歌丨玉门读本
积阴功台 怀揣八卦 大熊子沟和花牛巷,把它,背着、抱着 吉与凶……却……一言难尽…… 山坡上:两层洞窟,为破落的时光说道 山沟里:古树见过瘦水为石头洗脚 雍雍之鸟是道童?!近二百年过去了,道童和 鸟一样大 壁画上:花草雍朴。无人问津。但不凋...
诗歌丨如血脉一样奔流的时光
草原深处 在甘南的桑科草原,青草藏住了野鸟 并不孤单。孤独如斯的只有群山 它的高度,是一只鹰的高度。却比一只鹰更 为古老 山脚下,我比一棵乔木还低 还会移动。从一个草原到另一个草原 一个牧羊人就是一颗透明的心。在草原的深处 他们掌管的食物链...
诗歌丨丝路札记
玉门关是春风撰写的一枚词根 玉门关是春风撰写的一枚词根,在词语中漂泊 在羌笛中宛转,在绵亘起伏的雁唳声里昼伏 夜出 一粒汉字删繁就简,省略了柳丝婀娜的偏旁 和土石夯筑的结构,屹立为时光的回眸或标点 年久失修的驼铃,喑哑于一册线装的古道 激荡...
散文丨八步沙,草木婆娑
我说了很多次——那时候,我住在腾格里大沙漠边缘的一个小村庄。我一遍遍絮叨,不要厌烦,至少让人家把话说完嘛。可是,沙漠的话,是能够说得完的吗? 不过,腾格里大沙漠好端端地杵在那里,并不是为了给我啰嗦的。它是风的老巢,沙的老窝。动不动要刮老黄风...
散文丨一个王朝的侧影
这座江南风格的六重院落带着自己的往事,笔直地坐在丝绸古道的深处,坐在自己的影子里,静雅、古旧,像明清线装小说的一幅插图,远看,古意悠远;近看,古色照人。 院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承载涵容着主人的初心与深情,流淌着明风清韵,是一个王朝转身...
散文丨毛藏:静静的马莲灼灼地开(外一题)
车子一路盘旋而上,像一匹沉静的老马选择它的行程。上升,转弯,转弯,上升。田野层层浓绿,涌了过来,又退了开去。松柏棵棵挺拔,涌了过来,又退了开去。恍若老电影中的插曲,一句句唱起,不疾不徐,却又捏住人的心,不肯松,直叫你滴下泪来。 时值中午,四...
散文丨丝路观陶
中国文化,用“华夏文明”来命名,本身就是一种象形思维的聪明。 单从字面来看,华者,花也。夏者,一只斑斓的兽皮。如此,华夏二字,从字形上就在诠释着一份文明的特质,简而化之,可谓花纹与兽纹。 这其中,华所喻示着的是中原的农耕文明,采摘为业,安适...
散文丨西出阳关无故人
西出阳关,是一种孤独。少年时不懂得孤独,喜欢“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这两句诗,那时只知道这是朋友间殷殷的牵挂和眷恋之情。如今读来,却另有一番复杂的滋味。那时很好奇,阳关在西边什么地方呢?怎么出了阳关就没有朋友了呢?现在想来,岂止是...
散文丨遥听天堂的水声
天堂的水声响了。 自祁连山的冰肌玉骨,带着雪的轻盈、冰的高洁、雨的机敏、山石的刚强,点点滴滴、潺潺涓涓、叮叮咚咚,汇成一条条活泼泼、清朗朗的小溪,唱着、笑着、挤着、涌着,走出蜿蜒跌宕的千曲百绕,汇聚成一条石羊大河,汹涌澎湃、大浪滔天,卷起千...
散文丨麦积山,丝路上的艺术驿站
一座百米高的小山能有什么内存?不走近它看不出它的独到之处,不攀缘到它的怀抱不知道它的博大精深;看不到它的独到之处就不能目睹立体的历史画卷;看不到它的博大精深就很难理解佛文化的源远流长。 印象中的西北大漠荒原、黄土高坡、沟壑纵横,没想到甘肃天...
散文丨落叶满凉州
一 一座城,屹立在丝绸古道上,寂寞千年。 一个人,盛名在西域诸国中,万众敬仰。 巍巍长安,本是他梦想的弘法之地。然而一千六百年前的那个深秋,命运之手却将他捆绑在凉州古城。那时落叶沙沙,人们时常会看到一幕奇怪的情景:一个西域相貌的僧人,不管走...
散文丨华家岭的风
这是早在明代初叶的事情:一位僧人从华家岭出发,跋山涉水,餐风宿露,一路向西。他饶有兴致地考察沿途的民风和佛事,去完成一次筹谋已久的修行。接近乌峭岭,进入了牧区,与他熟悉的农区相比,这里人们更加虔诚于佛祖的教诲。这让他无比兴奋,决心小住时日。...
散文丨焉支秋韵
一 焉支山是一幅油画,远观比近看更和谐、丰韵,充满遐思,多了美感。 每每回家,总想去拜谒盘桓在心间的那座名山,但终因琐事缠身总是擦肩而过,留下哀叹。长假腾出身来,总算圆了心旅之梦,少了一份牵挂,多了无限感慨。 焉支山坐落在河西走廊峰腰地带的...
散文丨清幽大佛寺
大佛寺坐落在金张掖古城的中心。她的对面是古朴而又现代的佛城广场,看上去开阔而又安静。广场上一块硕大的石头上是一个“佛”字,在清晨的阳光里散发着柔和的光。 我忽然就有点恍惚了,千年以前,这里是什么模样,在她的周围是什么样的建筑,生长着什么树木...
散文丨丝路西北
崆峒山 去之前,我就想过—— 一座山的历史,应该具有人文向度。 秦汉时期,崆峒山就传递了这一样的精髓。远离喧嚣,守望沙漠。一片绿多么珍贵。云雾走来,木鱼声声。 我在一片空旷之地,仰望山峦。 这是一片民族融合之地,东连关中,西接陇右。 毗邻长...
散文丨凉州二题
一匹踏着飞燕的马儿 一而再再三多地去雷台,是因为一匹踏着飞燕的马儿。 尽管我心如明镜,清楚那匹马儿现在雪藏于甘肃省博物馆,成为镇馆之宝,在那儿永远与它无法邂逅,但我总觉得那匹马儿的元神就在附近游荡,它随时可以穿越时空,沿着丝路,迎着花雨,从...
散文丨平凉看塔
塔在我的印象里一直是个神秘的建筑。少年时看《西游记》,第六十二回《扫塔辨奇冤》里金光寺有一黄金宝塔,唐僧沐浴后,执一新笤帚登上台阶扫塔,一直扫到十三层。那时不知,扫塔何故?后来长大,方才明白,见寺拜佛,见塔扫塔,是佛家的习俗,也是表达礼佛敬...
散文丨元土村
元土村必然会让人喜欢,是因了它的生气、清静和恬然。 时下,乡村大多都荒芜了,生气早已荡然无存,可是元土村却是生气、生动、喜气的,这种生活欢喜之气,通过一个个庄户人家,阳光样暖暖地洒在村庄的角角落落。在这个村里,40多岁的壮男人和老人们还在面...
散文丨兰州的桥
天上一條银河,像一条无情的鞭子,拆散了牛郎和织女这对相亲相爱的神仙眷侣、苦命鸳鸯。七夕可以相聚,河上却无渡桥。一对恩爱夫妻化作两颗星辰,只能隔河相望,泪眼相对。他们的爱情,却感动了那名叫“喜鹊”的鸟儿。于是,七月七日这天,成群结队的喜鹊们,...
散文丨丝路古道,步步生莲
丝路是一条神秘的路,它隐藏在苍茫林海里,被花香果香呵护着、环抱着,被浓阴和鸟鸣吟诵着、认领着;它隐藏在辽阔的大漠里,被孤独的月亮擦拭,被驼铃的梵音唤醒;它隐藏在雪光映衬的阳关口、嘉峪关口,被西风摇旗呐喊,被东来的花瓣撒向香案。丝路是一条古老...
散文丨佛孔寺的鸽子与灯
佛孔寺是我曾经上小学的地方,木质土墙的小学校原本是寺院僧房所在地,后改为学校的。学校后面是一座突兀高耸的山,酷似陇右名胜麦积山,有小麦积之称。悬崖上分上中下三层石窟,原有栈道,现只剩密密麻麻的栈道口。顶上树木葱郁,青柏森森,有石窟边的树倒长...
散文丨白塔山,你为谁怀想为谁颂扬
晨曦揭开兰州的面纱时,沉静一夜的城市又恢复了喧哗。不管是叫“馒”还是“馕”的面食,被撕裂后泡在诱人的羊肉汤里,任谁走过都会馋涎欲滴。几千年来,兰州人爱吃面食的习惯,一直被这简单却又日复一日的腾腾热气传递着。 2000多年前,一位叫张骞的陕西...
散文丨匆匆走过
一 嘉峪关是我那次敦煌之行计划外的。 就在去敦煌的前几天,一个爱旅游的朋友告诉我,你去敦煌不去嘉峪关有些遗憾,因为嘉峪关不但是丝绸之路的交通要塞,而且还承载着很多历史的过往。说着,他滔滔不绝地道出了一连串镶嵌在那个沙漠城市上的名胜古迹:嘉峪...
散文丨徜徉渭水上游
仲夏的夜晚,我伫立在陇西渭水南岸,看古莱坞绚丽的灯光倒映出一派梦幻,想眼前并不存在的苍苍蒹葭,心灵溯洄、溯游于河之东西,纵横千里,穿越万年。 从此,往西有渭源鸟鼠山,往东有秦安大地湾。 渭水是黄河最大的支流,发源于渭源鸟鼠山品字泉,全长81...
散文丨固城河
固城河发源于北秦岭西延的分水岭,分水岭山势高峻,连绵起伏,山梁向蜿蜒曲折的固城河倾斜,河流上游与武山、甘谷县毗邻,流入固城境内的两条支流自岭东而下,一条自岭北的李家台子庄流经高家庄到固城村的上磨里,到白杨林村与从岭南芦化沟流来的支流汇合,形...
散文丨巩昌万卷楼
历史上的陇西,的确是一个值得探究的地方。不说声闻四达的威远楼,不说仅次于大地湾的暖泉沟文化遗址,单说培植斯文的书院,陇西就有崇文、崇羲、南安及襄武四所。其实,陇西还有一所不是书院胜似书院的文化肇兴场所——万卷楼。 蒙元巩昌军总帅汪氏三代搜罗...
散文丨寻找格桑花
一直有寻找格桑花的想法。 格桑花这个词,第一次听说是什么时候,在什么情况下,记不清楚了。也许是在一首歌、一篇文章,或者一个故事中,反正从此就萌生了寻找格桑花的愿望,且烙在了心里。 七月甘南,油菜花开得正艳,沿途许多美丽大片的金黄在阳光下闪着...
散文丨一座城的诞生与消隐
1 老城东南约三公里外,有一片坟地。坟地分布在一条公路的两边,可能是许久不曾有人来扫墓的缘故,坟地的荒草长的比以前更野了。零零散散的土坟堆,隐没在荒芜和苍凉之间,若有似无,卑微如草芥。 每一次进入这座城市,都要从进入这片坟地开始,这是否意味...
散文丨妈妈的冬至饭
马上又到冬至节了,每到这时节,便想起了老妈做冬至饭的许多事儿。 冬至饭在敦煌叫做“杏窠篓”(“杏”读作“横”),张掖叫做“猫耳朵”,新疆巴里坤叫做“杏皮子”,内地似乎叫做“麻什子”。人们总是用自己最熟悉的事物来给新事物命名,各地风物颇有不同...
散文丨新阳镇符号
山与水 渭河从渭源县发源后,经过千折百回的行走,进入天水。渭河在进入天水之前,并没有表现出滋养地和文化母性的特征。她经历了灌溉大地、给贫穷的西部以生存的呵护后,在天水,突然覺得自己有了丰富的经历。这种丰富多彩的经历,从新阳镇开始,还有新阳一...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飞天
订阅全年后,您可享受以下权益
①该本杂志即日起至未来1年内所有更新电子版杂志的使用权限;
②赠送该杂志的所有往期的杂志的使用权限,有效期1年。

全年订购价格: ¥80.28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飞天

杂志价格:¥6.69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飞天

杂志价格:¥6.69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