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小说

短小说 (2012年05期)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短小说》讲述平凡百姓生活,发生在身边的小故事,小人物有小乐趣。本刊象一面多棱镜,把看似平淡的生活折射得五彩缤纷。市井传...     展开
原价:¥3.00   促销价:¥1.9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人间走记丨成功的秘诀
在一次联谊活动中,一位腿有残疾的企业家引起了大家的兴趣,据说他只有初中學历,十多岁时就成了孤儿,靠着捡破烂起家,最终创立了本市有名的何氏集团。在座的人都想听听企业家非凡的创业经历,几杯酒下肚之后,他说,其实创业经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有成功...
人间走记丨电话无人接听
那天很冷,风吹在脸上像小刀在割。我怕冷,不愿出门,可老婆非催着我去菜市场买条鲫鱼,说她今天特别想吃红烧鲫鱼。老婆的话就是圣旨,我二话没说,拿起汽车钥匙,出了家门。走出电梯口,去车库开车,拐弯处,见一男人石猴子似的蹲在我家车库门前,紧紧裹着军...
人间走记丨百无一用
刚刚过了春节,矿上就来个“一刀切”:年满五十周岁,井下工龄满三十年者,可办理内退。有些人不想退,倒不是嫌内退的工资比正式退休的少,而是觉得退休后无事可做,闲得慌。然而矿上说了:这次退休的目的是为了减员提效,不退也得退。于是,机电队的孙大胜、...
人间走记丨“兼职导医”的一天
因为在医院工作的缘故,常有亲朋好友约我带他们看病,医院也倡导亲朋式的服务,所以很多时候我只好半公半私地去做“兼职导医”。以下是我情人节的导医记录:早上7点,先生的好友小刘打来电话,说是春节几天酒喝得太多,胃不舒服,尤其是大便还带点血,想到医...
人间走记丨两个可疑的馒头
红衣骑在电瓶车上,跟在那个疾驰的男人身后,她看着他车把手上的塑料口袋噗地开口,两个馒头滚到地上。男人侧头看,犹豫了一下,车速没有减慢。红衣从馒头边上骑过去,她早饭吃得饱饱的。骑了两秒钟,她想想,又骑回去。小时,吃饭的时候,红衣不小心把一片面...
天下故事丨吃饭是个技术活
大学毕业后,我应聘进一家公司做销售。干这行的陪客户吃饭是常有的事,在推杯换盏中,许多在办公室里无法搞定的单子,酒桌上就轻轻松松地签了。不过请客吃饭也有学问,我初进职场不谙此道,而我们销售部的李经理,那才真叫“庖丁解牛,游刃有余”呢。一次,我...
天下故事丨月亮田在左,鸡汤在右
女人情绪不好,世界就会变颜色。这是真理,女诗人安情绪不好,一群诗人们的李庄之行就成了黑白色。什么也提不起安的兴趣——在安的心目中,李庄镇上那些什么抗战时期的大学城,什么同济大学的旧址,都是浮云。安最想去的地方是“梁林旧居”。 在去李庄的车上...
天下故事丨这个早晨不平静
深秋的早晨,天阴着,山村有点死气沉沉。王五妹一早就起来做饭。忽然,远处传来狗吠声。她出门一看,心里骂道,狗日的,这么早就来了!猛回头,刘瑞汀也很警惕地走出来了。她连忙阻止说,你不能出去,走不了啦。刘瑞汀说,我得走,怎能连累你们呢?她把刘瑞汀...
天下故事丨容我缓一缓
老金有句口头禅:容我缓一缓。 二十年前,他的鞭炮小作坊开在居民区,安保人员警告说,这样太危险,你得搬出去。老金忙笑呵呵递烟倒水,嘴像抹了蜜。老弟,我刚开张底子薄,没钱盖厂房,容我缓一缓。老金长相富态,为人和善,办事爽快,人缘极好。安保人员喝...
天下故事丨火石
公元1937年7月最炎热的一天,胡同里最破旧的小屋传来幽怨的琴声,夹杂着几句铿锵的京韵。吴大妈正在竹椅上打盹,小孙子赖皮头在路中央解完大便,一声紧一声地喊着奶奶给他擦屁股。吴大妈睁开眼时,正好看到两个穿黄军装的陌生人走进胡同,他们荷枪实弹,...
天下故事丨趣味难忘
孩提时的一个星期天,我拿着卖蝉蜕的钱买了渔具,而后回家拿了一些垂钓的必需品,急忙向河塘跑去。到了河邊,找好位置,投放过鱼饵,就将线与钓杆扎好,又将钩与线系牢。为保险起见,我把线头放在嘴里用牙齿咬住,狠狠地顿了顿。谁曾想鱼线非常光滑,线头又短...
军警天地丨血
他们躲进深深的草丛,整整两天。家近在咫尺,却不能回去。他们甚至不能走出草丛——树林里到处都是荷枪实弹的士兵,他们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活动的目标。因为他们恐惧。士兵恐惧,所以必须射杀所有百姓。他们更恐惧,因为他们就是百姓。之前他们甚至没有见过杀...
军警天地丨小巷拐弯处
早晨,小巷拐弯处,走来了老耿。退休前,老耿是派出所所长。退休后,老耿当起了社区义务治安员。老耿身体微胖,腰板挺直,标准的军人步伐。路两旁的万年青虽不高大,但翠绿,它们在风中摇曳着,仿佛向老耿点头致敬。前方传来一个女青年的声音:“你放手,别抢...
全科大夫丨清音
音乐轻轻的,淡淡的,似有若无,素素闭了眼,在教练的引导下,伸展双臂,引颈向上……素素本来不想参加“相约春天,拥抱幸福”这个相亲节目,她知道缘分是可遇不可求的,可是拗不过朋友的热情,被生拉硬拽去报了名。在看过了1500份应征人的信息后,她感觉...
今古传奇丨大木桶
雨下得很大,这是一种竹篙雨,瓢泼而来,打得山间茶亭瓦片嘭嘭作响。山猴师傅解下酒葫芦,美美地呷了一口,穿堂风吹来,他打了个哆嗦。他觉得有些饿了,移来堆放在茶亭角落的枯枝干柴,架起小铁锅,生火煮饭。茶亭是闽粤赣边客家地区常见的山间公益建筑,形似...
今古传奇丨墨烟张
一日傍黑,张家院里哇地一声哭,土坯墙震落一层沙尘。婴儿落地,没听过恁大声的,且脸如包公,黑不溜秋。张父说,俺张家世代制墨,如今老天馈赠一墨宝,就叫他张秉墨吧!这张秉墨天生一个玩家,六岁便能玩墨、采烟、熬胶、和墨、上模、晾晒、裱金,一整套工序...
市井百相丨下水道坏了
张三家浴缸的下水道坏了,起先没有发觉,两年以后的一个梅雨天,才发现浴缸隔壁靠墙的柜子霉了,好大的气味,这是怎么回事?张三翻出当初的装修合同去找装潢公司,人不在,店没了,变成卖化妆品的了。不过才两年时间,就找不到装修事故负责的了。张三听说消协...
乡间风情丨路灯
小城市郊棚户区的仲夏夜,闷热而昏暗。然而,这天附近的居民却一反常态,欢呼雀跃着齐聚在新安装的路灯下,进入了路灯点亮的倒计时。大约8点整,路灯终于亮起来了,把附近房舍、街道都照得如同白昼,一向偏僻的市郊顿时沸腾了起来,人们聚集在王二的小商店门...
乡间风情丨领地狗
“草原上失去领地狗以后,人的麻烦就多了。”桑吉卓娅大妈一边说一边用宽大的袖筒擦了擦眼睛:“你看,这儿一群,那儿一帮,很难分出是谁家的了。”朵朵才发现,东一片,西一片草地上的羊身上都涂满了红的、黑的、绿的、蓝的不同颜色,草原看起来像一张五彩缤...
乡间风情丨挑水
马寡妇去年初夏守寡,老蔫巴却是今年春上才开始帮她挑水的。往常时,老蔫巴对马寡妇就像马寡妇对他一样,极少正眼看,但马寡妇成了寡妇,老蔫巴就动了心思,一动心思,便没事儿就远远地坐到能看到她家大门的太阳地里,用眼的余光张望。张望着张望着,老蔫巴就...
芸芸众生丨大伏
大伏45岁,是螺丝街上的唯一五保户,在街边卖些日杂用品。虽然螺丝街上已经有几家卖日杂用品的商店,但是大伏的小卖部依然取名叫代销店。有人笑着问大伏,你代谁销售的?他摸了摸脏兮兮的胡须,眼一瞥说,我代哪个售啊,我代我自己销售。大伏晚上总会到我家...
芸芸众生丨酒神王老泡
那场大战是在镇西头金斗家新房盖成的酒席上。按规矩,盖房子的主人在新房收工的当天晚上请泥瓦匠们吃上一顿,酒管好饭管饱,算是对参加盖房子的每个人表示感谢。另外,还要当着众人的面上红包,就是把包工队的款子付清。酒席一开始,大伙儿都看出了门道:刘财...
况味人生丨寻找仇家
陶塑新秀千炜的首个作品展,经过紧张的筹备在薏城最宏伟的展馆开幕了,各地收藏界人士、文艺界前辈、媒体记者乃至党政要员济济一堂。千炜的父亲是一位陶艺大师,自然也来了。展览共延续7天。按主办方安排,到第7天,将举行现场拍卖。各地的收藏家和陶艺爱好...
况味人生丨矿泉水瓶
酒桌上,阿东和朋友推杯换盏,虽酒酣耳热,却依然不忘给坐在身边的外甥言言夹菜。 “多吃点,言言,想吃什么就告诉舅舅啊。”“嗯。”言言答应着,声音却怯怯地。摸摸言言的头,阿东眼里全是怜爱。言言两岁的时候,姐姐就一个人带着他生活,六年了,八岁的言...
况味人生丨中春
中春高中毕业后就在生产队当妇女队长。中春当时有自己的想法:好好劳动两年,等待被大队推荐去上学。可是,两年过去了,却没有人来推荐她上学,大队支书的闺女、民兵连长的儿子都被推荐了。中春很沮丧。正当她心情糟急了的时候,就像在泛滥的洪水里漂来一根救...
况味人生丨幸福的门铃声
先生在不惑之年被原单位无缘无故解雇后,便与单位遭遇同样命运的几位老同志开始了漫长的上访。那是一段灰暗的日子。先生没了工资,妻子早已下岗,他们还要供养一个正在上大学的孩子。但所有困难都难不倒他们,靠着过去的一点积蓄和妻子节俭,他们聊度岁月。先...
红尘情愫丨柠檬, 柠檬!
于小伟突然想恋爱了,这是他二十多年来第一次有这样强烈的想法。有了这想法,他就寻思着追求苏晓娜。自从于小伟有了要追苏晓娜的这个想法之后,他突然发现苏晓娜怎么看怎么漂亮,比那些浓妆艳抹的明星好看多了。说话声音也好听,像家乡的黄莺唱歌般,跳跃而富...
红尘情愫丨认你作妹妹
小茜一连几天没睡好觉了,今早起来觉得眼皮有点紧,对着镜子照照,有点肿,她轻轻地揉了揉,这才发现自己好像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发了一会儿呆,就精心地化起妆来。丈夫吃饭的时候叫她:“快点吃吧,一会儿凉了。”她说:“没化完妆呢。”“你今天怎么了,化妆...
红尘情愫丨伤爱
她和他相识的时候,还是夏天。彼此的第一眼,便有了相见恨晚之意,他们的感情便像炽热的夏天来临一样,不断地升温,等携带着片片雪花的初冬来临的时候,他们的感情已经升温成了爱情,而且是如胶似漆。这爱情让她可以对他撒娇,让他可以买一些她喜欢的小物品来...
滑稽大观丨很闹心
死了,死了的是自己。见证人是和他一起从部队转业来这座城市的很闹心。醒来后,张老浑身是汗。昨天才退休,今天就做这种梦,什么兆头?如果真如梦中所说的那样突然死了,自己那些散在亲朋手里的钱不就白挣了?那些钱可是自己挖空心思挣来,在位时为了保险,才...
滑稽大观丨皇家勋章
這几天,江洲晚报记者部编辑部总编办都有点头大。只因为一个号称世界华人书画研究院副院长的老人天天来骚扰。老人叫魏楷,业余书法爱好者,但他一来到记者部就掏出一堆证书聘书,其中有一张就是世界华人书画研究院副院长的大红聘书。这次来,魏楷掏出的是一纸...
滑稽大观丨倒霉的出轨
李东明想出轨,无奈妻子看得紧,一直没机会。一次,他下班回家,偶遇大学初恋女友,得知女友仍然单身,不免怦然心动。闲聊一番,他便以帮忙介绍业务为由,获得女友电话后,欣然返家。吃过晚餐,回娘家小住的妻还未回,李东明便打开电脑,网上闲逛起来。实在无...
滑稽大观丨我是情书高手
大学时代,我是公认的情书高手。那时,我们才20岁上下,青春年少,情窦初开。晚自习上,常看到一些男生咬着指头,抓耳挠腮地写情书。我那时爱好写作,因善写情书而红极一时。我写情书不是为自己,而是受托于人。于是,不少同学便买好酒菜,请我赏脸光临。酒...
校园春秋丨让谁来当三好学生?
机会永远是稍纵即逝的。童虎刚代理上校长的职务,说巧不巧地,机会就来了。县里给中考的毕业班学生下拨了一个“市三好”的名额,哪个学生若能拿到这个名额,就能在中考分数上加上10分。可这名额,究竟该给谁呢? 童虎这几天一直在琢磨着这个问题。这一届的...
校园春秋丨十五岁的单车
早自习已经上了有二十分钟了,少年本打算趁老师不注意偷偷溜到座位,但老师就站在他座位的附近,认真地读着一本书。他站在教室的门口小声喊:报告。声音很小,还是打乱了早读的喧嚣,所有的人都停止了读书,抬起头望着他。少年黝黑的脸上汗涔涔的,泛着红光,...
黑色幽默丨潜伏局长
还是环保问题:唐未央被迫潜伏了。老百姓频频上访,记者频频登门,唐大局长不得不潜伏办公。刚开始,摘了办公室门牌,记者一来,他就假扮清洁工拖地,一切由外宣办方科长应付,说他开会去了。你三顾茅庐,他也不能老开会,就说出差了。不能老出差,就说下厂了...
黑色幽默丨一张化验单
赵二是远近闻名的种粮大户,眼下正是春播大忙季节,可是最近几天,突然感到腹胀背痛。壮得像头牛、从未生过病的他,也不得不把手头的活放了下来,由媳妇桂花陪着去了县医院。一进县医院,人来人往,挂号、看病的都得排队。一个小时过去了,好不容易才轮到了他...
黑色幽默丨变通
老孔在单位任副职,这个人烟酒不沾,也没有其他不良嗜好,就是对摄影情有独钟,应当算是单位的才子。来了领导,都是老孔拍照,出省、出国旅游,他更是一刻不停地四处拍。老孔家里、办公室挂的,同事和领导办公室挂的,都是他的摄影作品。前些天出国旅游,同去...
黑色幽默丨被非礼的狗
自从马局长当上了林业局的一把手,他老婆的脾气也一下子大起来。一大早,林业局职工住宅小区的院子里传来一个女人的骂声,起床和未起床的職工们都被这骂声吸引过来,大家把脑袋伸出窗户一看,非常吃惊,竟是马局长的老婆在骂。大家听了一会儿才弄明白,马局长...
黑色幽默丨摄像头
钱副局长放在阳台上的君子兰不翼而飞了。钱副局长养的是大花君子兰,其叶直立似剑,其花鲜艳娇媚。正是花叶俱佳美不胜收的时候,养在办公室窗台上的君子兰却不见了。这让钱副局长大为恼火,怒气冲冲来到保安室,点着几个保安的鼻子说:“你们是干什么吃的,几...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短小说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14.4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短小说

杂志价格:¥1.9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短小说

杂志价格:¥1.9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