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小说

短小说 (2011年06期)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短小说》讲述平凡百姓生活,发生在身边的小故事,小人物有小乐趣。本刊象一面多棱镜,把看似平淡的生活折射得五彩缤纷。市井传...     展开
原价:¥3.00   促销价:¥1.9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人间走笔丨补丁
张总郊游时遭遇了车祸,好在事故不大。将撞坏的车送到修理厂后,他忽然发现父母的家就在附近,他已经很久没有回家看望父母了。于是,张总回了一趟家,住了一夜。第二天走的时候,他接过母亲递过来的西装,发现破损的裂缝被母亲缝好了。他有些感动,又有些不以...
人间走笔丨想念式
“星期天来吃饭,顺便一块儿分钱。谁来谁有,不来的没有。”电话里,传来父亲爽朗的笑声,我们经常为他这种轻松幽默心态由衷地高兴。我们五个做子女的就听话地按时来到父亲的住处。看到房间里个别地方显得有些乱,就想顺手收拾一下。父亲赶紧制止:“别动别动...
人间走笔丨傻娘
傻娘年轻时并不傻,浓眉大眼,鸭蛋脸,身材高挑,非常漂亮。傻娘没有儿子,一连生了四个女儿。虽然很想要个儿子,可看着乖巧漂亮的女儿们,傻娘依然喜欢,每天起早贪黑地干活,拉扯着孩子们长大。二十多年过去,女儿们相继成了家,都嫁在城里,过起了安逸的生...
人间走笔丨第19号病例
那天中午,王玫在一家干完活便匆匆回家,过十字路口等绿灯时,恰遇一青年散发小广告。她盯着红灯看时,对方不声不响将广告纸放在她车前的铁兜里。回到住宅楼,锁车,顺手拿起那张广告纸——这是一份对开的医疗广告,2版3版,满满当当全是病例。眼光一扫,被...
人间走笔丨求你抱抱我
一日,我出差到北京,在王府井大街看见一群人,中间一个小伙子,胸前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求求你抱抱我”,围观的人都对他投来好奇的眼光。小伙子面前的地上还有一张红纸写着:我叫程牛,今年25岁,三年前不幸患上爱滋病,从此远离了爱与温暖,没有人愿...
天下故事丨母爱的力量
村东头是连绵不断的丘陵,西头则是一大片草甸。草甸南北有近十公里,东西望不到边,甸中沼泽密布杂草茂盛。独特的地理位置不利于庄稼的生长,却是各种野生动物的天堂。平常我们见得最多的,莫过于野兔子。野兔十分机灵,也十分胆小。它们只有相对固定的栖息地...
天下故事丨报应
猴头沟的牛二来原本是个穷人,现在突然发了。牛二来发了,只因为他有一个好闺女。也怪,同样都是吃糠咽菜,他家的独生女大兰却出落得有模有样。刚17岁,胸脯就挺挺的,屁股翘翘的。正巧洪山镇的保长王爪子死了老婆,来猴头沟寻美人儿,就相中了大兰。王保长...
天下故事丨心锁
监狱长李伟的家,在监狱附近的一个村里。这天,李伟的家里来了一位陌生人,五十多岁的样子,衣着陈旧,瘦瘦的额头挂满了像河流一样的皱纹。他来是租房子的。李伟觉得这个人真有意思,大老远来,不去城里住,却要在农村租房。这个人也许看出了李伟的疑惑,说,...
天下故事丨小偷
市三路公交车平时乘客不算多,今天一上车就找不到座位,而且过道上还站满了人,许是快过年了吧,返乡的、购物的人多了起来。“各位乘客请注意,大家不要拥挤,看好自己的钱包,当心小偷。”我本以为是司机好心提醒乘客,原来是一位带红袖章的公交协管员。经他...
天下故事丨枣花
事情已经过去多年了,枣花依然梦牵魂绕着我。小时候,老家的院落有棵枣树,很粗很大,每年春天开花都晚些,一旦开花,一夜之间便缀满树冠,白白的,连成一片,远远望去,就像落上一层洁白的雪。天高云淡的秋天,便挂满红红的大枣,一嘟噜一嘟噜的,像一串串小...
天下故事丨张大胆
张大胆本名叫张长发,他长得五大三粗、胆大过人,邻里街坊们都习惯叫他张大胆。 有一年,槐林镇杏花村发生了一起恶牛逼人事件。三娃子家那头黑毛大水牯耕牛,竟用角挑起缰绳反背着鼻子,扬着蹄子红着眼睛冲着三娃子发怒耍威,三娃子知道不妙拔脚就跑。三娃子...
军警天地丨军人
我想象着为一个人写段真实的故事,但我只能凭借想象来完成。故事的主人翁叫李鸣早,那年二十八岁,是入缅作战部队军需部门的驾驶员。许多年以后,我听李鸣早当年的战友说,他们的任务是从指挥部出发,向几个作战点运送各种军需物资。战斗刚刚打响时,敌人的目...
今古传奇丨绝活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三奎在我们这一带很有些名气,方圆数百里无人不知。三奎的出名,缘于他的接骨手艺。骨折、骨头错位,样样精通,而且经他治愈过的人无一后患。久而久之,人们送了他接骨王的美称。三奎的接骨手艺并不仅限于人,猪呀羊呀,牛马驴骡,三奎照样...
今古传奇丨桃花笑
了空跟着师父无尘去山下的镇子化缘。虽才开春,风却明显地软了,像融在水里的冰糖,刮到身上虽还有些硬,能闻到甜甜的气息,还有着香。了空就耸着鼻子闻,小巴狗一样的,好可爱。无尘回过头来看,什么都看到了,脸上没什么表情,心里却笑开了。耸着鼻子的了空...
全国小小说12+3大奖赛丨地气
那些日子,她真有想死的念头。经商的丈夫有了情人,对她恶语相向,几次提出离婚;长期的办公室工作让她疲倦不堪,肩周炎导致的偏头痛时常发作;熬了近十年,提上了科室主任,却被人说成是遭遇了领导的潜规则……万念俱灰中,她想到了老家。利用单位集体旅游的...
全国小小说12+3大奖赛丨李大脚和马小跳
李大脚是寝室管理员。李大脚的抽屉里放着一部手机,是他三天前晚上检查寝室时,没收学生的。今天早上,李大脚走进办公室,心咯噔提到了嗓子眼。他惊呆了,抽屉上的锁被人撬了!他认定是马小跳干的。马小跳是谁?三天前的晚上,李大脚查寝时,发现马小跳正玩手...
市进百相丨老江湖
七年前,薛三还待在偏远的家乡小镇上,虽然身子骨单薄,不敢偷不敢抢,但东家借一点,西家骗一点,生活也挺滋润的。后来,薛三来到省城闯荡,凭借“胆大心细、厚颜无耻”这八字真言,竟混得风生水起,要房有房,要车有车,好不得意。这天,薛三开着他那辆奥的...
市进百相丨别把大家惊着就行
“吱嘎——”急促刺耳的刹车声,将车里东倒西歪昏昏欲睡的乘客惊醒。当人们还保持着因惯性而前倾的姿势并露出愠怒神情的时候,车门打开,一个体型肥硕目光呆滞的青年挤了上来,手里挥舞着一张钞票嗡声嗡气地朝售票员嚷:“我买票!我买票!”乘客们哭笑不得,...
乡间风情丨看果
春领把羊群撒到山坡上,转身一出溜钻进树阴里,仰面朝天地躺下去,眼巴巴望着远处的天空。天空中飘着几朵白云,薄薄的,很透明,就像女人的裙子。果儿就穿着这样一身薄薄的白纱裙。穿着白纱裙的果儿把个凹凸有致的身段摆弄得若隐若现,把男人的目光挑逗得无所...
乡间风情丨收音机
村子不大,因村东头那棵老槐树而得名:槐树村。紧靠老槐树不远的是张小维家。张小维爱听收音机,她把收音机挂在老槐树的枝丫上,把声音调得大大的,整个槐树村都能听到从那小东西肚子中发出的声音。张小维说收音机用处可大了,只要你有收音机,保管你把世界都...
乡间风情丨官司
三叔来时,是个秋天的中午。在三叔声俱泪下的叙述里,我不得不挂断了与梅英的电话。三叔还是穿着他那件黑呢子大衣,袖口已经磨破了,前襟和领口也没有了细绒和光泽,下摆还沾了从山坡上带来的老婆针、褐色泥点。我知道,那些泥点一定是过洛河时溅上去的。这是...
往事回眸丨粮票
去街上买米回来,我埋怨米价又上涨了,父亲似乎想说什么。老爷子最近老是怀旧,近七十岁的他,常常看着他那个宝贝小木箱发呆。我想,父亲真的有些老了。“爸,您想说什么吗?”老人挺寂寞的,正好今儿有空,我就陪他聊会儿吧。“你说米价又涨了?”父亲似乎怕...
往事回眸丨这里的爱情静悄悄
孩子,是乡间夜晚的精灵,总喜欢潜伏在每一个可能滋生隐秘的黑暗角落,让人猝不及防。就像当年,还在玩骑马打架的我们,最喜欢做的事,莫过于结伴来到麦场、垛场、树林里、小桥下,借着几缕或明或暗的月光,偷看村里村外的男男女女幽会。可我们那时不叫幽会,...
况味人生丨台湾心跳声
爷爷唱着蔡依林的《台湾心跳声》,回到了分别50年的家乡。家乡的一草一木勾起了爷爷对往昔的记忆。当年爷爷是被国民党抓壮丁抓走的,爷爷被抓走时奶奶正怀着他们的第三个儿子,也就是我的父亲。国民党兵败后,爷爷被迫来到了台湾,后来他无奈在台湾成了家。...
芸芸众生丨最后的潇洒
有人说宫寒桥的面孔就是名片,这话不假,至少在娄城如此。宫寒桥是娄城电视台最有名的主持人,幕后策划是他,幕前主持是他。他这人,多才多艺,能写能编能导,还能演能唱。 他在娄城电视台里的上镜率几乎超过了市长、市委书记。 娄城的不少老百姓认得出他的...
芸芸众生丨实施补救
路改听完赵姐的喋喋不休,心想有必要和儿子摊牌了。路改其实不想这样,可他没有选择,他必须给儿子暗示或直接把事情挑明。他不去挽救儿子还指望谁去呢?儿子聪明帅气追赶潮流,有种不甘落后的傲性。一点都不像自己,或者说一点都不受自己的影响。妻子去世后,...
芸芸众生丨我和刘红光
说实话,我特看不起刘红光这人。不说别的,单单他那刑满释放人员的身份,就让我瞧不上。有人说,早先刘红光也算得上个人物。对这一说法,我很不以为然。有什么,说白了就是一痞子。电视剧里管这种人叫人渣。最后,还不是因为聚众斗殴被关了8年?让我看不起的...
芸芸众生丨二表弟
二表弟比我小16岁,是我二姨的小儿子。二姨生二表弟的时候,很怪,生下不是一个人,而一个胞衣,圆滚滚的。我二姨说,咦,这是一个什么怪胎哦?接生娘娘用剪刀将胞衣剪开,才发现是一个胖嘟嘟的小子!村里人都议论说,想不到,还真有胞衣崽呢!所谓“胞衣崽...
滑稽大观丨电击测谎仪
听说网上热销一款电击测谎仪,堪比电影里美国特工使用的专业仪器。结婚刚一年的小胡,为向妻子表“忠心”,在妻子的生日前花了二百多块钱订购了一台。妻子生日这天晚上,小两口亲亲热热地闹腾了一会儿后,小胡便兴高采烈地拿出了电击测谎仪。为了证明自己的“...
校园春秋丨心愿
曹大勇是小城里著名的书画家。去年,曹大勇退休了。退休后的曹大勇有个心愿:免费辅导贫困中小学生学习书画。有朋友劝他:曹老师,人家办辅导班可赚了不少钱,你也办个收费的呗。曹大勇不,就想免费辅导。他的一个在教育局任副局长的朋友听说了,支持他,说:...
校园春秋丨寂寞的绣花鞋
新学期伊始,班上转来一名叫王怡乐的女生。当我把她介绍给同学们时,引起了场小小的“轰动”,因为大家都很好奇:她为什么从市重点中学转到我们这个县级中学?还有,她脚上竟然穿着一双不合时宜的绣花鞋!王怡乐在学习上还算勤奋,上课也认真,可她第一次单元...
校园春秋丨等待花开
这学期,她担任初一(5)班班主任。开学第一天,校长找到她,说经过仔细考虑,决定将一名特殊的学生放到她的班里。“谁?”她问。“李春。”校长说。听到这个名字,她心里有一千个不愿意。这学生她听说过,去年曾在初一上过一段时间课,后来因为严重听力障碍...
千奇百怪丨我的司机
小毕急火火地找到小王:“呦,正在洗车呀?我有一件急事请你帮忙。”小王瞥了他一眼,不悦地说:“我托你办的事你还没办呢,你若想借车,那就免开尊口。”小毕笑了:“我不借车,只借你这个人。”“借我?”在小毕的指挥下,小王把车子开到郊区公园门口。两人...
红尘情愫丨淳朴的爱
陈名一切都好,只有一个缺点:他来自贫穷的乡下。听朋友们讲有乡下亲戚朋友是很麻烦的,我知道这一切所谓的麻烦跟陈名的优秀比起来不值一提,可心里面总有些疙疙瘩瘩的,恰好这时回老家的他打来电话,邀请我去他家玩两天,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当我坐了...
红尘情愫丨洪大哥的幸福生活
深夜,隔壁洪大哥在麻将场上斗得正酣,突然耳边响起一声炸雷,“你想死啊,都这样了,还打麻将!”瘦削的洪大哥一看自己黑塔般的妻子胡姐戳在门口,刚才的眉飞色舞,转眼就蔫了。洪大哥把观战的刘哥塞上场,不声不响地紧跟着妻子回家了。“这小子真没出息。”...
黑色幽默丨百味人生
理 想1960年,两小朋友谈理想,小小赵说:“我以后要是有钱就买一屋子饼干。”小小钱说:“我以后要是有钱就买一屋子鞭炮。”2000年,大赵做了县肉食品公司经理,大钱做了县人民政府副县长。蛮 神老孙有子,甚娇惯,终不成器,不肯自食其力,还要“...
黑色幽默丨找的就是他
老林头的老伴有一天被一辆开得歪歪扭扭的汽车撞倒,那汽车不仅没停,反而加大油门扬长而去,幸好老林头拼死记下了车牌号码,并且透过驾驶室看到驾驶汽车的是一个满脸通红的胖子,这胖子一定是酒后驾驶。老伴给撞成了瘫痪,最后承担责任的却是一个不相干的人,...
黑色幽默丨病
把人生荣枯看得很透的谷老得了忧郁症,了解底细的人知道,是X局三个主任把他折腾苦了。大伙知道,早些年X局派出以谷彬为首的一批人去办公司,自收自支。几年下来,公司不仅社会效益好,经济效益亦佳,用自己积累的资金盖了一栋楼,解决了职工的住房问题,谷...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短小说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14.4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短小说

杂志价格:¥1.9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短小说

杂志价格:¥1.9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