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小说

短小说 (2011年03期)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短小说》讲述平凡百姓生活,发生在身边的小故事,小人物有小乐趣。本刊象一面多棱镜,把看似平淡的生活折射得五彩缤纷。市井传...     展开
原价:¥3.00   促销价:¥1.9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人间走笔丨县长挨骂之后
东荆县县长牛国振悄悄从新农村建设现场回到县城,晚上他要参加文明委的迎检会议,必须先收集一些素材;恰巧皮鞋张了口,找个地方修修,也算一举两得。在街上转了一圈,原本满街的小摊小贩不见了踪影,好不容易才在城郊的一个巷子口,找到个修鞋摊。修鞋老人六...
人间走笔丨不灭的灯
夜深了,在火车站揽客的出租车司机老杨揽到个大活:一个十六七岁满脸稚气的男孩要去乡下。车子“沙沙沙”地飞驰着,借着驾驶室内微弱的灯光,老杨注意到男孩一直板着脸,无论怎么逗,他始终一言不发。最后老杨摸摸胡子拉碴的下巴说:“我说,把脸拉这么长,谁...
人间走笔丨别样的爱
黑妹是在浴池和白寡妇洗完澡回来后才产生心理防犯的。她这几天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坐卧不宁寝食难安,丈夫也是又焦又躁,就像猎人海力布从鸟朋友那里得知山洪爆发前一般。他的不安是心里装着白寡妇的事;黑妹的不安是心里装着他和白寡妇的事。一张床上的两个人都...
人间走笔丨手的表白
眼看要过年了,黑子的女人也要回来了。女人下广东快一年,黑子在家盼得心里生疼,早早就给女人备下了三块糍粑。他和儿子舍不得吃,小心地将糍粑放在大海碗里,用腊月水泡着。女人每次打电话回来,除了说想汉子和儿子,就说念着家乡的糍粑。她说:“把糍粑在炭...
天下故事丨请你宽恕
纪宪去找一个人,去了好几次,那个人就是不给纪宪开门。纪宪站在门外,说:“你不开,我就一直站这里。”门还是不开。那个人听到门外楼道里的窗子被寒风吹得“嗖嗖”地响。那个人还从门上的猫耳里看到纪宪被楼道里的风吹得瑟瑟发抖。纪宪说:“你不开,我就一...
天下故事丨江姐
江姐刚拐进一条小巷,有人就追了出来。那人喊道:“江竹筠,是你呀!想不到在这里碰到你!”“哦,是你!”江姐对身穿长衫头戴礼帽的涂孝文说:“我打算过一会儿去找你呢!”“碰巧了,就在这儿说吧!”涂孝文气息有些急促,脸上的笑有些僵硬,正用手帕揩着额...
天下故事丨人是潘多拉放出的灾难
众神在天上,万物在地下,那时多么和谐。草多了,羊就多了;羊多了,狼就多了;狼多了,虎也多了。最后,羊多了,草少了;草少狼多,羊也就少了。羊少了,狼也少了;狼少了,虎也少了。再后来,羊少了,草就多了。草多狼少了,羊又多了。羊多了,狼也多了;狼...
天下故事丨逃犯奇遇
黄昏,南方小城滨容市的一家建筑工地上,三个年轻人在一间粉刷了一半的空房内,鬼鬼祟祟一阵低语,然后,各自随下班的民工离开工地。三个年轻人中,名叫小宝的那人最后一个走出工地,心事重重的他走到路口时,一不小心与一个年愈六十、满脸风尘的老人相撞。老...
天下故事丨知心爱人
我结识了一位外地朋友。这位朋友,是从南方某城市过来的。他在我们这个小城的经济开发区,开着一家至今没有生产的小厂。当然,那是我的一位本地朋友招商引资的成果。几年前,他在那个本地朋友的引荐下,在我们小城圈了一块地,盖了几间厂房,也拉来一批机器,...
军警天地丨马夫
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雪景便出奇地白了,风吹过各种杂色的树,呜呜的,声音有点像南方的一种木笛。那会儿真是听不到狗吠,风走过披了雪的山岗,只一抹,便给整个山峦添了一道景致。这是古围子屯一月的傍晚。落了雪,大寒之后的傍晚。金成珠坐在灶坑旁擦枪,灶...
今古传奇丨断伞
“徒儿!”“在!”“顺着你的左肩看去。”“是。”“……”“看到了什么?”“天柱峰有茶花千朵。”“没有了?”“第一千零三朵上有两只爬行的黄首绿身黑尾二爪六腿十八脚蚂蚁,不,现在是三只,在二里以外。”“徒儿!”“在!”“再顺着你的右肩看去。”“...
芸芸众生丨爱梳头的男人
老木,一个粗眉大眼的大老爷们儿,却喜爱木梳。喜爱的程度,可以用爱不释手、形影不离、如痴若癫来形容。他对木梳的痴迷,应当追溯到婴孩时期。一岁生日“抓周”时,父母摆出几样东西让他抓。他先是抓了馒头,可他好像毫无食欲,又放下了。父母很高兴,儿子长...
芸芸众生丨一个人去流浪
丢掉手机,丢掉电脑,丢掉繁重的课业和家庭的喧嚣,他只简单地整理了几件行李,留了张字条,然后背着包出门。很快,身上所有的积蓄换了一张到远方的火车票。到哪里呢?他不知道。他只知道的是,在排队买票时,排在他前面的那个人问到一个地点的硬座价钱时,售...
全国小小说12+3大奖赛丨远离大陆的小岛
当年的马连长说,从飞机上俯瞰,椭圆形的小岛,像一个绿麻麻的鸟蛋。小岛面积仅0.33平方公里,置于辽阔的大海,毫不起眼。小岛东边,掘了一口井,不能饮用,饮用水得由170海里外的大陆运来。那口井里的水,本质上也是海水,只不过打海滩的沙子、礁石底...
全国小小说12+3大奖赛丨寻找幸福
城东新开了一家面馆叫“雪花面馆”,老板是个二十多岁的姑娘,叫雪花。雪花人长得漂亮,做的面食更是一绝,特别是拉面,粗细均匀,有嚼头,再配上她做的调料,那简直满嘴生香,妙不可言。每天客人爆满,就是在街道上临时多支起个小桌,依然供不应求。张生就是...
全国小小说12+3大奖赛丨冬天的花
有个人揣着一只相机到山上来玩。是座小山,山脚下就是冒着炊烟的村庄,那炊烟,袅袅着就漫到山上来了。当时冬天了,山上也没什么好景致。树上的叶都落光了,剩下光秃秃的枝枝桠桠。偶尔有一棵树上叶子还绿着,那绿,却发暗,老气横秋。草都枯了黄了,有风吹来...
全国小小说12+3大奖赛丨碧水映蓝天
2011年1月19日上午7点多,雪纷纷扬扬。我打伞去公交站,见棚下等车人很多,只得将伞继续撑着在棚外候车。伞是过去无锡日报社当奖品发的,上面全是遴选的该报发表过的新闻,图文并茂,很养眼,有站在我后面的乘客竟望着我的白底黑字的布伞,读起上面的...
红尘情愫丨红木屋
到湘西的第二天,我就不慎摔伤了腿,疗伤的位置大概在凤凰古城以北20公里左右的一个小山林。秋夜,我躺在一个红杉树搭建、久无人居的小木屋里。从雕花的窗隙望出去,风中的林海在翠绿的广茂之中像蛇一样蠕动着、起伏着。这个夜晚,我干瘪的行囊中,仅剩下勉...
红尘情愫丨爱是苦莲
她有一只珍贵的玉镯,是母亲给她的。到小城后,见家徒四壁,她摘下了玉镯。是的,在这样的地方哪里用得着戴玉镯啊?不久,她怀孕了。见她反应厉害,他跑到附近的山上为她摘山杏,不料一脚踩空,从山上摔了下去。这一摔,几乎摔掉了她和他的未来。她常常这样想...
乡间风情丨1976年那次闹江
沿江两岸有许多村子,村里人爱在晚上闹江。把榨了茶油的饼子捣碎和开水搅拌发酵,半小时后,有白泡泡冒出,就可闻到一股浓浓的药味。把这发酵的碎茶饼末儿分多次倒进鱼篓浸入水里浣洗数次,水面立刻飘浮一层白色的泡沫,白泡越多药性越强,药性混入水中,鱼沾...
滑稽大观丨思想工作者
他是单位政工部的部长,每逢单位干部之间闹矛盾或职工遇到事情想不开,就由他去做思想工作,久而久之,大伙都叫他思想工作者。思想工作者对自己的工作很认真,很负责。在这个岗位上,他一干就是十年。但昨天,领导找他谈话,让他从部长岗位上退下来,因为,他...
滑稽大观丨阿Q的征婚启示
我叫阿Q,是未庄的名人。现在他们都改口叫Q哥,或者Q大爷,再也没人敢叫我阿Q甚至阿贵了。几个月前,那个倚老卖老的赵太爷,坐着那刚买来的奔驰轿车,带上一份厚礼,亲自到土谷祠拜访我,说了一大通道歉和恭维的话。念他真心谢罪,旧隙也就冰释了。妈妈的...
况味人生丨交换
没想到这次同学聚会来得这么突然。校长喊我到他办公室接电话,说是有同学找我。一接电话,果然是我师专的班长。毕业至今已经十年,我们从没有联系过,不知道班长从哪儿弄到我单位的电话号码。班长在电话中说,同学们毕业已经十年了,明天准备举行一次同学聚会...
况味人生丨爱拼才会赢
惠萍第一次见到大宝是在朋友的生日聚会上。金色广场的歌厅里,大宝一曲《爱拼才会赢》让惠萍听得如醉如痴,泪流满面。那时候,正是惠萍人生处于低谷时期。高考失利,那些学费高的民办学校父母出不起钱,惠萍也不想去。走出校门,一下子面对鱼龙混杂的社会,惠...
况味人生丨祝你一生平安
老G已经去世三年了,单位传达室还经常收到外地寄给他的信件。传达室的老李每当看到这些来信,就十分伤感地摇摇头,自语道:老G是个好人哪,正值中年,谁会相信他就突然走了呢?老李将信件请单位的同事代转给老G的家人。有一天,老G的儿子来单位有事,老李...
征文选登丨偷花
吃过晚饭,肥叔哼着曲儿出了村,颠儿颠儿地拐进了自家那块花团锦簇的苹果园。 肥叔的这块果园不算大,满打满算,也就七八十棵苹果树的样子。一园子的“红富士”,树大,花也不少。纵横交错的树枝上,这会儿正密密匝匝坐满了绒球似的花骨朵。“哈,咱这片花可...
征文选登丨鳖蛇缘
开春以来,小河两岸的村子里闹出了两起官司。一起是东村的养蛇专业户牛大旺状告东村村长违约要收回他承包的两亩蛇山;另一起是西村的水金花状告西村村长违约要收回她承包的四亩水面的鳖塘。巧得很,两个村长违约的理由都说是改个人承包为集体养殖。官司打到乡...
征文选登丨大学生村官
“这芝麻官我不当了。”大奎有气无力地说,那神情像旱天的蔫禾苗。乡长波澜不惊,微微一笑:“呵呵,有屁就放,我不嫌臭。”大奎嗫嚅着说:“我说过的话不能当屁放……”三年前,大奎被石庙村的老少爷们推上村主任的宝座时,他信心十足地拍过胸脯,保证三年解...
征文选登丨年三十的私房菜
付春从城里回家时,爹和妈正在院子里剔玉米棒子。玉米是从地里新掰回来的,小山似地堆在墙角。爹妈坐在小山前努力地扒拉着,剔下的玉米叶被扔在身后,也像小山。爹和妈双手不停地剔着玉米叶,动作娴熟如上了油的机器。窄小的院子,除了玉米棒子,就是玉米叶子...
校园春秋丨桃花渡
十八岁那年,正是多梦的年龄,我师范毕业了。因一直找不到工作,在家里闲着。有一天,父亲打听到一个消息,说是县里有规定,凡自愿到边远小学任教一年以上者,在招工时有加分的政策优惠。望着父母额前深深的皱纹,我想不能再做“啃老族”了。于是我担起行李,...
校园春秋丨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自从担任校合唱队的领唱后,奶奶就成了我的忠实粉丝,不仅不厌其烦地听我练习,还一字一句地跟着学唱。待我将一曲《长大后我就成了你》吟唱得如痴如醉时,奶奶也已模仿得惟妙惟肖。 此后只要一有空闲,奶奶准会说,囡囡,咱们再唱唱那首歌吧。于是,由奶奶和...
黑色幽默丨许二爷
许二爷是名人,许二爷在小镇开了家服装厂,是名副其实的企业家,个体老板。早年许二爷穷得叮当响,吃了上顿没下顿,老婆时常抱怨。后来许二爷跟亲戚借了几个钱,开始从南方倒腾服装,得到第一桶黄金,再后来许二爷找到当镇长的同学,在镇上这条街的最东头,开...
黑色幽默丨到哪儿去报案
小张和小王是艺术学院的好姐妹,她俩一块报考了某单位,结果,小张失利,小王过关。小张感觉自己的条件比小王好,心里很是不平衡,于是,就联合家人在网上发帖子,诋毁小王,说她被潜规则了。小王从网上看到了诋毁自己的帖子,非常愤怒,就要报案,准备起诉小...
黑色幽默丨秘书
勇浩是我的同学,大学时就爱写点东西,毕业后被安排在宣传部工作。年前同学聚会,已是组织部副部长的鲁一贤说,勇浩,新来的县委巩书记想从宣传部找个秘书,我推荐了你,你要有思想准备。勇浩想了想说,谢谢巩哥栽培,可我都三十多了,和人家书记年龄差不多,...
黑色幽默丨爱情专家
孙生善良热心,为人爽快,在朋友圈里是出了名的,这让他博得很好的人缘。大伙有事都爱找他商量,让他参谋参谋,他从没让大家失望,成了名副其实的高参。人人渴望爱情,可当爱情来临后,烦恼总是少不了的。没关系,在这方面,孙生是绝对的明白人,能像X射线一...
黑色幽默丨官场摄像头
顺口溜某局长常用“五四三”之类顺口溜作报告,简明扼要,且朗朗上口。一日,突发灵感,用“四气”总结自己一天的工作,记在日记本上:“上午讲正气,中午讲义气,下午讲手气,晚上讲力气。”红薯走红“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这是官场的一句时髦...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短小说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14.4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短小说

杂志价格:¥1.9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短小说

杂志价格:¥1.9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