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小说

短小说 (2011年10期)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短小说》讲述平凡百姓生活,发生在身边的小故事,小人物有小乐趣。本刊象一面多棱镜,把看似平淡的生活折射得五彩缤纷。市井传...     展开
原价:¥3.00   促销价:¥1.9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人间走笔丨我在辛亥年的往事
清晨起来,简单洗漱完毕,我和妹妹美龄抱着书,急匆匆往教室赶去。突然我的同学蒙黛妮莎跑过来,喘着粗气对我大声喊:“罗莎蒙德,好消息,你的信件,中国寄来的。”啊,中国寄来的,是我的父亲宋嘉澍先生的来信吗?我琢磨着,快步走到蒙黛妮莎面前,接过她递...
人间走笔丨少了一百块钱
离开老板,自己做了包工头,我是犹豫了很久才下定的决心——手上的几个小项目好歹能赚点钱。但一切都不是我想象中那么顺利,做好的项目却收不到钱。工人的工资不能不发啊。我借了钱,给他们发工资,令我意外的是,工资发完,居然少了一百块。在我老家,突然少...
人间走笔丨坚持
那年夏天,小强看到了汽车维修公司招聘维修工的广告后,激动得热泪盈眶。他刚从技校汽车维修专业毕业,太需要这个工作岗位了。父母残疾,妹妹刚考上大学,他不能让妹妹念不起书。本来他学习成绩非常好,却报考了技校,同学惋惜,老师惋惜,小强自己不惋惜。父...
人间走笔丨小心那只眼
刘大林终于有了自己的车,就跟上村里的伙伴从山西往河南下煤。他们联系的是一个很大的主顾,发电厂,一天要用很多吨煤,几十辆汽车穿梭往返不停歇,才够它吃的。这个厂好,有钱,结账及时,刘大林想一定要好好做,一家子的吃喝都靠它了。可是,过来一段时间后...
人间走笔丨为你开一朵花
婶娘去了北京。观堂镇上的人说,去北京烤地瓜卖非常赚钱,婶娘没多想,咬牙随镇上的一群劳力北漂。婶娘想,她要在清华大学附近卖烤地瓜。婶娘少年时的梦想就是上清华,起先因多种原因,婶娘的清华梦随时光的流逝慢慢淡忘,后来婶娘看电视知道镇上出了一名清华...
天下故事丨逼出来的天才
阿昌从小不爱学习,高中毕业后再也不愿读书了,跟爸爸要了一笔钱,就从家乡县城跑到北京的三里屯,租了间门面房,开始卖服装。阿昌很快就遭遇了障碍,这里地处使馆区,外国人很多,他们来买衣服,常常说英语,只夹杂一点汉语,发音还不准,阿昌听不懂。比如他...
天下故事丨交易
我坐下来,对面已坐着一个女性。她朝我微笑了一下,又去望车窗外的站台,像是等什么人或是向什么人告别。我选了这趟列车返回艾城,是去担任即将举行的戏剧小品擂台赛的评委——大概主办单位认为小小说和小品在某些方面有相通之处吧?有空调、全封闭的列车,唯...
天下故事丨和棋
这小镇位于闽粤赣边三省通衢之地,货物云集,参差数万人家,自古人文兴盛。民间象棋高手历朝历代不绝,棋风大炽,可敢称棋王的只有锁匠阿三。阿三年逾花甲,挑起修锁担子常年走村串户慢悠悠如老牛破车。阿三揽活奇特。每到一村,往晒谷坪一坐,取下担子上的铁...
天下故事丨不空大师
在我们这个小城,不空大师可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他幼年与佛结缘,却直到中年才正式皈依佛门。经过几年潜修,佛法大进,终成一代大师,弟子无数,广结善缘。为疗救天下苍生,不空大师通过募捐建了一所医院,起名“慈航”,取“慈航普度”之意。这所医院主要收治...
天下故事丨兰陵王
我叫高长恭,大齐文襄皇帝高澄的第四子。但很少有人直呼我的名字,有些人叫我尚书令大人,有些人叫我大将军,更多的人则叫我兰陵王。就连九叔叔的儿子——天下最有权势的那个人——也只是叫我一声皇兄。其实,很早之前我的身份就让我认识到了自己的使命:大齐...
天下故事丨逃犯
月根在牛头山种天麻。牛头山生长着密密匝匝的板栗树、白栎树,圆珠树,这些树是种天麻的好材料。月根早几年在外打工,在贵州凯里的一个山村里给人烧砖瓦,做了三年工回到家里,就再也不愿走出村子。他说在外打工受人欺负,不如在家里辟一条致富门路。天麻销路...
军警天地丨两个电话
那天中午派出所副所长苏帅和所长刘坤一起走出食堂,两个人的手机同时响了起来。“喂,什么!——确定吗?”苏帅问。“喂,什么!——确定吗?”刘坤问。苏帅和刘坤依然在听着电话,不停地“嗯,嗯,好,好”。收起电话,苏帅表情凝重,刘坤喜形于色。同时,苏...
军警天地丨小王
哨所旁的斜坡上,三角梅开花了,一簇簇粉色的花瓣映红了整个斜坡,煞是迷人,最可爱的是,中间三颗花蕊向外顶着,好像要冲出来似的。王平耀坐在斜坡上,凝望着那片树林,那里的三角梅也开了吧。那里有他一位亲密的战友,一位用生命护卫自己的伙伴。这位同伴就...
笔记小说丨老片儿
老片儿叫雷中安,因头上长疮落下两片较大的疤,众人给他起了个外号叫“片儿里光”,简称“老片儿”。老片的父亲在新疆劳改农场,一个名叫大炮台的地方。老新疆都称其为十九团,归农七师管。老片儿的父亲叫小钢炮,也是外号,就是个子很矮的意思。小钢炮判刑是...
往事回眸丨变通
老支书刘转转接到公社革委会通知,明天要让中学的红卫兵来拆除敖包村的四旧建筑:戏楼和龙王庙。刘转转急得抓耳挠腮,想不下个办法去保护它们。他的邻居是富农分子王福财,年近古稀,仍然给生产队喂驴。刘转转寻思:找这个识文断字的酸秀才,或许还有点法子。...
全国小小说12+3大奖赛丨国土瓶
不用打开客厅的灯,外面的散光透过窗纱照进来,可以看到装饰橱中间的玻璃瓶。汉子熟知这玻璃瓶的容量是十公升,瓶腹靠近瓶颈的位置裂了一块,被玻璃胶胶着。瓶子里盛放着泥沙、碎石,动物骨头,植物种子,矿物碎块,还有几颗飞机铆钉。汉子把眼睛靠近一些,瓶...
全国小小说12+3大奖赛丨娃娃班长
娃娃班长名叫张跟儿。那年,三班长薛老八跟连长带人去抓丁,壮丁们被绳子拴了一溜押着往兵营走,连长和薛老八边走边吃花生,一个十来岁的小乞丐就一直跟着他们咽口水。薛老八也是个穷苦出身,心一热,便掏出几颗花生给他。孩子吃完了,还跟在薛老八屁股后边,...
全国小小说12+3大奖赛丨刹那
我出门的时候,一个小孩子喊住我。小孩子和我住在一条街上,他总喊我大哥哥,小孩子说:“大哥哥,你去哪里呀?”我说:“去浒湾那些巷子里走走。”浒湾离我们这儿不远,那是一个大集镇,但我在浒湾就没看到什么街,只看见一条一条巷子。那些巷子有宽有窄,有...
全国小小说12+3大奖赛丨卖鹅
我和母亲赶着鹅群来到四里外鹅市的时候,太阳才露出半截脸。太阳老高了,鹅贩子还没有来。母亲对另一个卖鹅的妇人说:“今天的鹅这么多,价格怕是……”“谁说不是呢,可到了该卖的时候了。再说,”妇人接过话,又指着身旁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孩子说,“我这孩...
市井百相丨纸条战
楼上邻居的厕所防水层坏了,顺着下水管道往外淌水。催老公上楼去协商,找了好几次都没有找到人。据说住着一个租房子的小伙子,整天看不到人。老公说:“我给他门上写个留言条吧。”说完开始凝思措辞,待了一会儿,把纸递给我。我一看忍俊不禁,只见上边写着:...
乡间风情丨在希望的田野上
一晃,四十多年过去了,地还是这地,土却变了。那时的土地,攥一把能滴出油来,可现在,板板结结,薄喽!老汉干瘦的骨架上披件脏兮兮的褂子,手拄锄杠,慨叹着。不知是自己老了,还是让化肥给“化”的,总觉得现在的粮食不好吃,没味儿。龟孙子,有俩钱儿烧的...
乡间风情丨我的奶娘
大概在我三个月大的时候,母亲因奶水不足,找到村里刚生了孩子的徐二娘给我喂奶。于是,徐二娘成了我的奶娘,饥饿的我常吸着她香甜的乳汁进入梦乡。徐二娘很不幸,孩子刚生下来几天就死了,据说是“七天风”。那时农村生孩子都请接生婆,不像现在进医院,所以...
乡间风情丨大眼
大眼五十多岁了,是个光棍汉。父亲在他十岁时因病撇下他撒手而去。后来妹妹出嫁,前几年母亲也跟随父亲去了,就剩他一个人了。其实他是有名字的,大眼是大家给他起的绰号,因为他的两只眼睛又大又圆,所以村里人都叫他“大眼”。大眼的辈份在村里挺高的,老一...
乡间风情丨美丽的大脚
严玲长得娇小玲珑,既漂亮又秀气,可她偏偏长了一双大脚。本来像严玲这样身高的女人,一般穿三十五六码的鞋,但她穿三十九码还嫌小。每次买鞋,别人都可以随意选择样式,而她没有选择,只要够大就行。严玲经常盯着自己的大脚生闷气。可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严玲...
芸芸众生丨表弟的心愿
表弟命很苦,姑妈去世得早,姑夫身体又不好,所以表弟根本没有快乐的童年。表弟刚满二十岁,就与本村的一位姑娘结了婚。姑娘长得不怎么样,但心眼很好,所以表弟很知足。表弟媳接连为他生了两个女孩,第三胎才是个男孩。表弟超生被罚了几千块钱,家底空了,但...
芸芸众生丨张姐的礼物
三八节那天中午,张姐没有回家吃饭。单位领导为了表示对妇女同志们的尊重,中午请大家到华豫酒店吃大餐了。单位里的同事当然都去了,连几个男同事也乐颠颠地去了。大家正吃得高兴,张姐的手机忽然响了。张姐一摁接听键,里面传来一个小伙子急切的声音:“您好...
况味人生丨一钵水
师傅让了尘和了凡去山外取一钵水。了凡是师兄,了尘是师弟。一路上,花红柳绿,正是蝴蝶蹁跹的烂漫春光。了凡说,花真美啊。了尘说,我们是出家人,不染尘俗的。了凡说,花里也有水。了尘想,师兄在打诳语呢,就没有再说话。两人翻过一座山。山脚下绿阴正浓,...
况味人生丨当了回残疾人
赵大福听说邻居赵晓禄从南方打工回来了,就抱着两岁的女儿去看热闹。赵大福心想:“这赵晓禄,就剩下一条腿,还非得往大城市跑,大城市的钱是好挣的吗?”赵大福虽然这么想,但心底还是有点期盼,他希望赵晓禄能挣回一笔钱,要是那样的话,他明年就能跟上赵晓...
千奇百怪丨“马王爷”外传
早年间,马家镇出过一位有名的无赖,此人家徒四壁,孑然一身,靠乞讨为生,却妄自尊大,自封为“爷”。什么“爷”呢?只因他姓马,便信口自称“马王爷”,还沾点仙气,只是牛头不对马嘴,不伦不类。不过,人家倒真有“爷”的作派。此人行乞,不要人家施舍残羹...
千奇百怪丨在公交车上谈情说爱
在公共汽车站等了好久,才来了一辆车,一群人涌向了车门。好不容易挤上车,车里挤得像沙丁鱼罐头,夸张点说,连喘气都感到费劲。后来还有两个人吊在车门上,司机喊,大家都向里挪挪,好不好?过了好久,车门才艰难地关上启动了。女人身上的香水味、男人身上的...
千奇百怪丨合同夫妻
只听说过合法夫妻还没听说过合同夫妻,我在一家建筑工地上就遇到一对。五月是全国安全生产月,为了确保生产安全无事故,局里把我们分派下去实行包干制,我的任务是包几处建筑工地。听说是安监局的领导督查工作,开发商都很热情,不但派专人陪同,还临时安排了...
千奇百怪丨智能女秘书
校长办公室花高昂代价新添了个叫梦露的女秘书。她是一种新型的超智能机器人。她能夜以继日、不知疲倦地高效率处理各种公文及事务,一个起码能顶十个人用。过了不久,校长办公室的原套人马“八大金刚”就全部下岗了。有了这个智能女秘书,校长也省心多了,很多...
千奇百怪丨叫我一声爹
老砍的辈份较长,见了晚辈,总喜欢骂骂咧咧的,跟人家闹上一气。过罢大年,东邻西舍的互相走动,拜年问好。喝了两盅酒的老砍也不例外。手里拿着一叠钱,见了晚辈就让磕头,再给发上一张钞票,引得孩子们屁颠屁颠地跟着。说着讲着,迎面就走来了憨大中。憨大中...
红尘情愫丨下雪了
男人创办了公司,这几年混得特别好,开上了小车也住上了大房子,可以说要风来风,要雨下雨。可是随着男人越来越有钱,外面的应酬就越来越多,流言也跟着多起来。流言是不会无中生有的。这段时间,男人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在家里待的时间也越来越少,妻子稍有...
红尘情愫丨冷漠的情人
胡晴先后有过两个情人。一个瘦子,一个胖子。瘦子是公务员,胖子是开公司的。跟瘦子好的时候,被瘦子的老婆怀疑上了。瘦子的老婆找到胡晴的店里。胡晴的丈夫正好也在。胡晴的丈夫把眼睛就瞪起来了。他不是向胡晴发火,他是向瘦子的老婆发火。我老婆什么样人我...
黑色幽默丨蚂蚁小说一组
亲自过问县物资局综合科张科长,是市里王副市长的亲戚。张科长经常旷工不上班,工作不认真,同事关系也差。“你能把我怎的?你把我表叔王副市长一块撤职吧?”自恃有靠山的他常拿这话压人。这事不知怎么给王副市长知道了,王副市长很生气,便打电话给县长和县...
黑色幽默丨轮回
青湖是个小县。小县没什么优势,招商不容易。何县长亲自赴港,妙语连珠,口若悬河,把青湖说成了天上人间,终于招来了化工厂这个大项目。何县长亲自保驾护航,督促化工项目上马,工商税务金融一路放行,畅通无阻。厂房落成,即将开工时,一盏红灯蓦地亮了——...
黑色幽默丨堵漏
大酒店里,庆功宴正在进行着。小王端过酒杯,走到呵护办主任面前说:“主任,经过三天三夜的守候,我们终于成功了。今天,感谢你代表呵护办为我们庆功!”“应该,应该!”主任话未说完已饮尽杯中酒。三天前,呵护办小王接到群众举报,说有人骑摩托车于夜间在...
黑色幽默丨大街上来了一头牛
为迎接全省优秀旅游城市考察团的到来,清水县把整个县城的大街小巷清扫得很干净。这次申报省级优秀旅游城市,县领导十分重视,因为这关系到全县今后的旅游发展。只有被列入全省精品旅游线,才会获得向外推介的机会,才会有游客和商机。这天刚上班,市政管理局...
黑色幽默丨不能带走村长
玉田村的村长于四被检察院的人带走了。听说是有人写信告他在征地过程中犯了经济错误。原来,国家要修一条铁路,经过玉田村所在的乡,其中,征占玉田村部分用地建一个火车站。当然,国家会给所有征地户进行相应补偿。这里的村民们一辈子没见过这么多的钱啊,大...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短小说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14.4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短小说

杂志价格:¥1.9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短小说

杂志价格:¥1.9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