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小说

短小说 (2009年04期)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短小说》讲述平凡百姓生活,发生在身边的小故事,小人物有小乐趣。本刊象一面多棱镜,把看似平淡的生活折射得五彩缤纷。市井传...     展开
原价:¥3.00   促销价:¥1.9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人间走记丨爱情行走的姿态
我每天中午从小区花园经过时,都会看见那对老夫妻结伴而行的背影。他们行走的姿势有点怪异,不像其他老人那样手牵着手,或肩靠着肩,而是用一根一米长的拐棍相互牵着走。她在前,他在后,他们的步伐很小,佝偻着身子,蹒跚着往前走。俩人一高一矮,都很瘦,但...
人间走记丨真诚的表演
女孩接受社会捐助后成功实施了手术,终于被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有关媒体决定做一期特别专访,报道女孩被救助的事迹,还原女孩被救助的经过。节目录制现场就安排在当地政府一位主要领导的豪华办公室里,因为发起这次救助女孩捐款倡议的就是那位领导。导演告诉...
人间走记丨疯娘
疯娘叫蓝花花。叫蓝花花时的疯娘不仅不疯,而且还是村里村外的大美人儿。每年夏天,村子里都要举行一个庙会,十里八村的男女老少都往我们这个村子里跑,其实他们是来看蓝花花的。就在那年的夏天,村长敲开了蓝花花她爹的门。门外面站着赤身裸体的李六,嘴里还...
人间走记丨重量
我找李海谈话,是小学三年级数学单元测试后的第二天。李海是一位留守儿童,他的爸爸和妈妈都到外地打工去了,李海跟着六十多歲的爷爷生活。李海这次单元测试考得很好,得了99分。让我感到美中不足的是李海居然连一道简单的题目都没有做出来,痛失1分。题目...
人间走记丨梅子的补习班
梅子正在路上走着,突然听到一阵哭喊声和叫骂声,回头,看到柱子正光着脚和屁股朝她这边跑来,柱子他娘挥舞着一根竹条在后面紧紧追赶,嘴里嚷着,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让你不要到坝塘里洗澡,你偏去,你咋这么不让人省心呢?梅子赶忙制止柱子他娘。柱子他娘向...
短篇展台丨你们才是太阳
小蔡又拿把了。她拿把的形式是对建国说,乡下家里白发苍苍的老娘生病没人照顾,她要走人!小蔡的工资由建国支付,那意思差不多等于说,她是建国雇来的。小蔡一拿把,建荣就窃笑不止,分明就是在幸灾乐祸呢。建荣说,建国,你给她加两个吧,你信不信,只要你一...
天下故事丨良心
我将马林送到医院里的时候,不知道自己会有麻烦。我将500元钱递到马林妻子的手里时候,也没有想到会有麻烦。我看见马林的时候,马林正躺在公路的路基下,他的摩托车倒在一旁,彻底变形了。远远地看到路边有几个人站着,是他们先发现了马林。在我之前,他们...
天下故事丨胡一刀的爱情故事
胡一刀初中毕业没考上高中,也没考上中专,就跟他屠夫舅舅学徒,几年后成了一个小屠夫。胡一刀真名叫胡宗南,和一个历史人物同名同姓。“胡一刀”这个外号,是他当上屠夫后获得的。县城的农贸市场里,有个全城出名的地痞,叫范老九。范老九生得人高马大,却什...
天下故事丨梅花冢
民国时期,南京明孝陵与中山陵之间,漫山遍岭全是梅树。每年腊月至来年三月间,一轮一轮梅花次第绽放,花期绵延数月。梅林中有一座小学校,学校里有一个女人姓程。她不教书,学校后面的小花园里有五间厢房,她住在那里,房子里藏有很多字画。因为她出入从学校...
笔记小说丨雷老甫
雷老甫是个馍匠,解放前在界首开馍铺,卖一种高桩子蒸馍和羊角贴,很有些名声。所谓高桩子蒸馍,是比一般馒头高的那种。羊角贴,我们那地方儿又称“老婆脚”,一头尖,一脚圆,一面还有锅焦儿,金黄色,胖胖的,样子既像老太太的“三寸金链”,又像山羊的角,...
军警天地丨铺路
那天傍晚,吴彩霞离开了我,塌方了,她被压在戈壁滩乱石里。我记得,戈壁滩还有残雪,那是整个冬天覆盖着的厚厚的雪花,可是,冬天过去了,初春来到了,只是,大地解冻了,我们连队趁这个时候开始铺路,十字镐打进戈壁里,还有冰碴子。我们就挖来戈壁滩的石子...
军警天地丨军人的职责
讲个故事。故事开始的时候,我想起了年轻士兵的眼神。我是个摄影师。我所居住的小城,依山傍水,很别致。白天,景色秀美,恬静宜人;夜晚,霓虹闪烁,繁花似锦。只是,小城里,寻不到一处能将小城全景尽收眼底的角度。如果能到江对岸山梁上,拍摄一张小城正面...
往事回眸丨枫桥之夜
那年冬天,公司派我到正在吴县枫桥石矿装运石块的船队筹备人民代表的选举工作。由于我乘坐的公共汽车途中抛锚,耽误了三个小时,到达苏州时太阳已经落山。我本想当天在苏州城里住宿,第二天再下船队。可考虑到这个船队装运石块后连夜起航,渡长江,前往苏北。...
况味人生丨文玩核桃
瞧见有些上了年岁的人么?掌心里常滚着一只核桃。核桃质硬,核上有自然孕生出来的纹样,捏在掌心里,不停地摩挲着,刺激着掌上的穴位,据说能防老年痴呆。这核桃若经人长久把玩,留下了古人的手泽,也可以当文物了。有人癖好收集这种核桃,当古董赏玩,故称之...
况味人生丨一个人的婚礼
俗话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话一点也不假。我跟柏霖森谈恋爱也有两年多了,双方都见过了家长,家人对我们都很满意。我在省城一所高校做教师,柏霖森在部队服役,是肩上扛着三颗星的连级干部,我妈妈对这个未来女婿满意得不得了,只要柏霖森有空到我家来玩,最...
况味人生丨不值
王二梅死了,是昨天晚上吊死的。今天一大早,她家门口就围了一大圈人,亲戚朋友都来了。大家叽叽喳喳,只有王二梅老娘干嚎了几声。她男人闷头抽烟,上高中的儿子也没哭,还在一旁抱怨:为这个事情死,值得吗?王二梅是本城人,年轻时很漂亮,也很能干。男人是...
乡间风情丨贾牛
梨树村有个叫贾牛的,虽然小学文化,但他老爸是个三国迷,讲起三国來滔滔不绝。耳濡目染,贾牛讲起三国来也口若悬河。贾牛讲三国,往往要耍点小聪明,说是叫悬念。他讲到貂婵与吕布时,突然停住,环顾左右,问:“你们说说,貂婵是咋死的?”旁听者也有读过《...
乡间风情丨我家也养着一群羊
村长逛到柳山家时,柳山正在宰羊。柳山宰羊宰得很在行,一刀下去,羊就瞪了眼。四條腿折腾几下再也不动了,股股羊血顺着刀口泉水似地往外喷……柳山看见村长了,可柳山依然低头杀他的羊。柳山对村长有意见,他家的羊肉饭馆开业半年了,村长一次也没有带客人到...
乡间风情丨好戏在后头
“撞南墙”跟“老镢头”好了一辈子,可今天一大早他们竟打起来了,一直打到村主任胡大海那里。大海黑着脸说,大早晨的,就打仗吵吵,还让不让人活?撞南墙气哼哼地说,他耕地不打眼,把我家的地多耕去一厘多!老镢头说出的话噎死人,我不光耕你家地,还把你老...
千奇百怪丨谋赌
黄昏的时候,四水顶着尖尖的小北风,塑料袋里拎着两瓶简装的汤沟酒,如同拎着一只扑扑抖动翅膀的大白鹅,一路歪歪斜斜地缩着脖子去三饼家喝酒。三饼跟人在盐河口里摸海贝,两三个月回来一回。每次来,他都要带点海鲜什么的,把四水喊过去,喝个四两半斤的。俩...
千奇百怪丨一路平安
还有几天就过年了,我这间小理发店明天就关门歇业了,我也该回家团圆了。闲得无聊,我便着手收拾明天的行装。突然,一个小伙子提着大包小包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从他那枯黄的发丝间夹杂的一丝灰浆可以看出,他是一个在建筑工地打工的农民工。“大姐,麻烦您给...
千奇百怪丨谁让你多管闲事
方平在保卫科干了十多年,工作表现,有目共睹。然而,企业改制的时候,他依然成了下岗对象。方平的妻子早几年就已买断工龄,因为有一位年迈多病的老母需要人照料,加上工作难找,所以一直待在家中。方平下岗后,和妻子商量了一下,决定到省城去投奔一位首长。...
滑稽大观丨错误有价
一大早,达B留就跑到父母家,要求父母宣布一件事情:自己不是父母的亲生儿子,父母和他之间没有血缘关系。父亲说:“你神经了吧?吃错药了吧?”母亲说:“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不想要爹娘了?”达B留说:“如果你们不澄清这件事情,后果自负。我已经坚信,...
红尘情愫丨缤纷
男人和女人认识是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男人是在阿香面馆里认识女人的。当时男人去阿香面馆吃午饭,也就是手擀的炸酱面。那天男人来到面馆,先在一个有电扇的窗口坐下了。他和平时一样,要了一碗面,外带一块大酱肉。当服务员把面给他端上来时,女人过来了。...
红尘情愫丨味道
元旦,妻要来上海看望他。他赶紧阻止:“何必呢,来回路上就得跑两天,春节我就回家去了。”然而,阻止无效,妻说她已经上了火车。他开始收拾房间,一间房很快就收给完。他望望房间里那张旧床、床旁边的笨重衣柜、桌子上那盏昏暗的台灯以及房东留下来的那台旧...
红尘情愫丨稻香
有一个男孩儿,他不想结婚。阴差阳错,男孩还是和一个非常爱他的女孩结了婚。婚后没多久两人就离了婚。男孩不大爱说话,离婚后就更不爱说话了。好在男孩爱唱歌。他最喜欢唱周杰伦的歌。结婚前他喜欢唱周杰伦的《青花瓷》。离婚后,他喜欢唱周杰伦的《稻香》。...
红尘情愫丨一朵玫瑰花
他有个奇特的名字,叫刘溜溜。听说,这是他母亲取的。母亲在生他时,刚躺上产床,他就从娘胎里溜出来了,特别地顺利。做娘的,没受太多分娩的痛苦,就取了这个名。这名,表示了母亲祝孩子一生顺顺利利的心愿。刘溜溜从小爱画画,现在是某省美院附中三年级学生...
校园春秋丨拥有阳光
凯凯是个淘气的孩子,生活在中国四川,今年“5·12”地震中,他没有去上学,跑到山里放羊去了。其实他经常这样,好像天生就不喜欢学习似的。因此,垮塌的教学楼没有将他压在下面。后来,在政府的安排下,他从四川转入江苏上学,成了五星中学的一...
校园春秋丨一支钢笔
中午,我刚走进教室,班长就向我报告:“老师,我来的时候教室门已经开了,里面坐着好些学生。我问了,是张根先进来的。”又是张根!我的心情像干柴遇到烈火,“轰”地一下燃烧起来。“张根,你过来!”我大声说:“你又没拿钥匙,是怎么进的教室?”“我昨天...
黑色幽默丨瘾
蒋书记的目光离开了讲稿,扫一眼会场,发现会场上十有七八似睡非睡地坐着,剩下的二三低头在发信息。他停止了讲话,一时礼堂里鸦雀无声。意外的寂静引发了人们的好奇心。那些发短信的立刻停住了活儿不解地看着主席台,那些似睡非睡者反倒清醒了。有人懵懵懂懂...
黑色幽默丨张三家的狗
我和张三是邻居。张三爱养狗。当初,张三家养了一只小笨狗。那狗是张三花了3元钱从集市上买回来的。那时,张三还只是一个平头百姓。一天,张三家的狗病了,让学过几天兽医的我给他家的狗瞧病。经过一番望闻问切,我诊断出那狗是患了感冒,给狗吃了几剂药就康...
黑色幽默丨“诚信”
潘军是我的朋友,他心眼活,会吹会捧。潘军开了个家具厂,做生意当然要奉承人,说好听的。潘军可不是一般的能说会道,他有技巧,当他想让你有好感的时候,他会捏造点事实黏在你身上,然后有的放矢地捧你。说的时候,他绝不嬉皮笑脸,而是一脸严肃,丝毫看不出...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短小说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14.4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短小说

杂志价格:¥1.9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短小说

杂志价格:¥1.9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