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小说

短小说 (2008年11期)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短小说》讲述平凡百姓生活,发生在身边的小故事,小人物有小乐趣。本刊象一面多棱镜,把看似平淡的生活折射得五彩缤纷。市井传...     展开
原价:¥3.00   促销价:¥1.9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人间走记丨二叔的幸福时光
那是个雨天,19岁的二叔百无聊赖地坐在门口,两眼瞪着那条出山的小路,心里泛着莫名其妙的躁动。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一个“吧嗒吧嗒”的声音传来,二叔知道那是人在雨天的山路上行走的声音。他常听自己在路上踩出这种声音,是有人来了!他一下子站起来,就...
人间走记丨扫街女人李玲芳
李玲芳,一个很土气的名字,她想不通父亲为啥给她起了这名字,想得头疼。她半个屁股斜坐在三轮车上,就着大叶子泡出的茶水吃着两口一个的小包子,身子里面的热气丝丝缕缕地往外散发,浑身也就轻松了许多。凌晨4点钟,李玲芳开始清扫自己负责的路段来。橘黄色...
人间走记丨戒指
老太太是因剧烈的腹痛被她的邻居送到我们急诊科的,她的脸痛苦得扭成一团,像一朵伤残的老菊。邻居告诉我们,老太太有两个儿子,都在本地,不跟老太太住一起,有事请和他们联系,说完就急匆匆地走了。值班医生给老太太用了一些止痛解痉的药物,嘱咐我赶紧与老...
人间走记丨父与子
地震的阴影笼罩在上空,小城就没了白天黑夜。仿佛一夜之间,城市脚下被置了一只偌大的皮球,一不留神,满城房屋就会翻到地下。不知是第几次晃动了,每次居民们都惊惶呼喊着奔向郊外的农田……楼房又开始晃动,国从七楼阳台看见下面有人奔跑,就箭步冲进客厅,...
短篇展台丨梅花劫
陆墨涵是洛城的丹青高手,擅长花草,又以梅花为最佳,是书画界公认的一绝。其笔下梅花典雅清丽,风韵隽朴秀雅,凝练简洁,别具一格。更奇的是枝干挺劲而富有骨感,与梅花一刚一柔,相映成趣。在技法上,他博采众家之长,参以自己的古拙书风,形成瘦如饥鹤、清...
天下故事丨智胜
涞阳西关吴家,为诗礼世族,连着几辈出了几十个举人和秀才。这辈的吴家掌门人叫吴海集,满腹经纶,中过秀才,但轮到考举人的时候,科举制废除了,失去了继续进取的机会。吴海集不仅学问好,而且还是一位颇有声望的书法大家,行、草、隶、篆俱精。笔法跌宕自然...
天下故事丨我们不是小偷
塔山脚下六公司建筑二队的二O三工地连续发生两起卡扣被盗事件,队长许文彬指派专人秘密查访。偌大一个城市要找出这么个小偷来可不容易。六公司二队承揽的是土木建筑工程,用人量很大,公司招了不少农民工。大家在一起劳动,一起吃饭,时间一长全都熟悉了。阿...
天下故事丨飞鸟入林
大货车过了塔湾镇,何满枝心里再次慌乱起来。过了塔湾镇就是李集,过了李集就到了县城,李集到县城有七十多里路,这七十里路全是山路,中间没有一个村镇。何满枝后悔上车时听了大胡子的话,坐到了司机和大胡子中间。谁能想到光天化日之下,大胡子和司机竟然起...
天下故事丨信念
一听说陈小宝成了我们科室的帮扶对象,办公室立马炸开了锅,尤其是“直肠子”李吼,更是顿足捶胸口无遮拦:刘科长啊刘科长,你这不是害我们吗?你知道那陈小宝是何许人?我怕把事情闹大,连忙朝李吼使眼色,李吼不但没有闭上嘴巴,反而加大了分贝。说起来也难...
笔记小说丨瞎侃
瞎侃姓袁,辈份长,人称侃爷。年轻时候,他当过国民党的兵,被炸瞎了双目,成了残废。当初回到地方时,镇公所每年还给他些照顾。冬天送身棉衣,夏天送身汗衩。他自己也以功臣自居,每天讨集。所谓讨集,就是逢集市上来时,挨摊儿要。他身背一个钱褡子,见什么...
往事回眸丨十几岁时的一次逃跑
确切的年龄我已经记不清楚了,记得那年我和大姑到姑奶奶家走亲戚。姑奶奶一家对于我们的到来异常高兴,也非常热情,但不知为什么,我在姑奶奶家待了一天就烦躁不安。“你带他到钓鱼寺玩玩吧,听说那里新来个小尼姑挺漂亮!”姑奶奶忙不迭地对大姑说,但大姑更...
况味人生丨兰花凋谢
“马小明,你真他妈的不是个东西,你混账!”马小明左右开弓狠狠刮了自己几巴掌。脸上生疼,心在滴血。兰花走了,这回是真的走了。马小明不肯见兰花最后一面,不肯听她的解释,现在是想听她说句话也不行了。兰花让马小明永怀愧疚。马小明兜里还放着兰花托人带...
况味人生丨求求您表扬我
认识老王纯属偶然。那次局长与我们一道外出开会,方便起见,委托旅游公司安排住行,而老王正是旅游公司从汽车公司找来的司机。老王年约五十,面色清瘦。他不苟言笑,整个行程说话不足两位数。老王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的眉心,他的眉心始终结在一起,似乎有很重...
况味人生丨愿做女儿家的那条狗
乍暖还寒,虽说立春已经有些日子了,但早晨起床时仍觉得很冷,推门一看,院子里铺了一层雪,风像小蛇似地向衣服里边钻。想去厕所,最后还是算了,等不去不行时再去吧。要是在小梅那儿住着多好,想什么时候上厕所就什么时候上厕所。她们家的暖气热得人穿着单衣...
况味人生丨天堂的礼炮
大地震即将降临的那个晌午,有条看家护院的土狗,一身纯黄毛,唯独尾巴尖上有两个白圈儿,所以主人叫它二花。二花忽见天地昏暗,轰声如雷,随即山动地摇,泥石流倾泻而下。二花拔腿就跑。它跑呀跑呀,一口气跑到对门的豹子岭,再回头一看:妈呀,主人家的小木...
乡间风情丨牛
牛不是耕田耙地的牛,牛是苏村坝的第一个光棍。牛也有大名,叫牛天宝。牛的大名只在读一年级时叫过。牛的脑瓜子不好使,喝墨水水喝不进去,一年级没上完就退学回屋割草放牛。从此爹娘姐敞开叫他牛,所有人都叫他牛。牛不只是脑瓜子不好使,牛的脑瓜子有毛病。...
乡间风情丨萤火虫
新月如舟,蝉儿低唱。闪烁的萤光连同小河里的倒影,和天上的星星紧密相连,让天和地融为一体。村边的小桥上,成依栏而坐,琴半躺半倚。忽然,一对萤火虫从他们前面飞舞而过。“你知道前面的那只为什么特别亮吗?”成拉了一下琴,指着眼前的萤火虫问。“这里面...
乡间风情丨镰刀王
今年回乡下老家收麦,我遇见了镰刀王。镰刀王就是我们村里的王有福。孩提时我就认识他。他不但卖镰,而且修镰、磨镰的手艺也叫得响。村里的孩子们只要去他家玩,他就给孩子们拿好吃的好喝的,孩子们都喜欢喊他镰刀叔。那个时候,镰刀是三夏大忙时节最主要的农...
千奇百怪丨中风的父亲
早在三年前,父亲就因为中风,意识模糊,半身不遂了。但他看上去与健康时无异,依然是眉慈目善,长髯飘飘,一副得道高僧的模样。父亲常年教书,现在他嘴里常说的是“好、不错、对”这几个他以前经常表扬学生的短句。母亲早逝,我们兄妹三人也都成家了。由于都...
千奇百怪丨沙尘暴
那天中午,刮起了沙尘暴,遮天蔽日,餐厅的灯全都亮了。还有一刻钟就要进车间,他洗完了碗筷,突然睡意袭来,他想到了家里的那张席梦思床。他睡觉非得睡固定的床,而且是在家里,而且是在夜里。他的妻子则是白天睡觉。A城规定,夜间上班的白天睡觉。白天上班...
市井百相丨立夏
那个大胡子导演说话声音真大,手拿着瓷罐,叫了一声:“好东西!”陈老汉被大胡子导演的叫声吓一跳,身子抖了一下。“这……是啥好东西?”陈老汉问得小心翼翼。大胡子导演又仔细端详一阵,点着头,说:“没错,这不是个普通的瓷罐。它真的是古董,应该是元代...
市井百相丨角力(外三篇)
换届在即,五十五岁的Q局长继续连任还是退居二线,仍是一个谜。再干一届吧,未尝不可。退下来,让年富力强的副局长顶上去,也很正常。那天,Q局长的司机在一次醉酒后言之凿凿地向人透露,老局长要退下来了。消息不胫而走,单位里窃议纷纷,将信将疑。办公室...
芸芸众生丨神捕黄
神捕黄金盆洗手还不到40岁,好多人都为他惋惜。出生在黄河滩的神捕黄,自小聪慧机灵,很受滩上的人宠爱。春天捉蝴蝶,夏天粘知了,秋天摸鱼虾,冬天网飞鸟,都是他的拿手好戏,常常招引好多小伙伴尾随在他的屁股后面转。有年冬天下大雪,他在谷场围上网,在...
芸芸众生丨狗剩
狗剩生下来的时候,娘就难产死了。这娃,命苦哩。你说也怪,人家娃投生,都是头冲下出来。可他不,他是斜着身子、手脚卡着,死活都生不出来。狗剩娘足足折腾了一天一夜,眼看大人孩子都保不住了,最后硬生生把那块儿给撕开了,狗剩这才蔫巴巴被人拽出來。落草...
芸芸众生丨爱的是诗人
珊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长得亭亭玉立,尤其是那双眼睛,更是水灵灵的,特别迷人。珊的父亲是一家私营企业的老总,资产过亿,是小县城里的富翁。珊大学毕业后,按照父亲的安排,回家帮父亲打理企业。珊在大学学的是财务管理,可心里想的却是文学,尤其喜欢诗...
红尘情愫丨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男孩漫步在淮海中路,耳边飘来熟悉的声音,望着街边的大屏幕,一个魂系梦牵的身影映入眼帘,禁不住泪流满面。再续前缘的梦,半年来,作了一遍又一遍,午夜醒来,寂寞孤单,遥望北斗七星,哪里是岸?反省自己的不应该,后悔没有能够把你挽留...
红尘情愫丨古典邂逅
十年过去了,她从来没有回过自己的大学校园。如果不是出差,她不会刻意来到这里停留一晚。慢慢走进小楼。四周很安静,和她的心境很吻合,这是当年的她想象不出的。“302房间有人住吗?”离开10年,那个房间号码依然清晰,她感到自己怦怦的心跳,也感到声...
校园春秋丨木瓜树下
“叮——”下课铃响了,孩子们三五成群叽叽喳喳地走过小木身边,小木低着头慢悠悠地揉着书角,等大家都走了,她才拖着书包走出教室。来了已经半年多了,她总觉得自己还是不能融入这个班级。她每天佯装并不在乎的背后,却是无人知晓的心上的泪痕……其余的孩子...
校园春秋丨意外
老乔是我的好朋友,咱俩同在大营小学教书。老乔脑子灵活,老师们遇到什么难办的事都要找老乔讨主意,说他是“主意罐子”,但有一件事却把老乔难倒了。老乔家在城关村,从他家到学校十八、九里,八年来老乔天天骑自行车来上班,风雨无阻。到了冬天,老婆得起早...
黑色幽默丨熊的帮忙
去年夏天,我的内兄及其夫人大老远地从长沙来我们这里玩。内兄在长沙一所高校教授马列主义。几处名胜古迹看过之后,内兄自己提出,想到杨靖宇将军纪念馆去看一看。我一听内兄这样子说,忙道,哎呀,应该的应该的,这个地方确实值得一看。在现代,我们这里基本...
黑色幽默丨一个村庄的“革命”
寒夜,借宿山城,突然接到一个陌生人的电话。对方说,明天县里有爆炸性的新闻发生:他们全村人将到县政府集体上访。然后,他略带挑衅地问:“你敢不敢来采访?”问清事由,原来,这个村的干部们有严重的经济问题,这么多年来,村民们到多个部门反映,可是这些...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短小说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14.4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短小说

杂志价格:¥1.9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短小说

杂志价格:¥1.9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