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诗

散文诗 (2020年06期) 电子版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散文诗》由邹岳汉创刊于1985年底,湖南益阳市文联主办,至今已走过了20年的历程,是我国当代首家也是目前唯一国内外公开...     展开
原价:¥5.00   促销价:¥3.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第一文本丨甘肃:史与事
黄河古象 远古时期,人们驯养大象耕地,谓之象耕。想象一下几头大象同时耕地的场面,可谓壮观。 屈原《天问》有句:“一蛇吞象,厥大何如?”《山海经》则说,巴蛇长八百尺,能吃象,三年才排出骨头。 试想,能吃大象的蛇应该有多大?“人心不足蛇吞象”—...
第一文本丨如何在诗学中重塑地域历史与文明
之前读阳飏的作品,我看出他喜在诗中钩沉历史,这是一种古典爱好,也是诗人的美学。历史是理性的,我们似應更多地以寻求真相的目的来切入其内核,当然,这是历史学家的专业。对于文学来说,历史也是可演绎的,小说是运用最多的体裁,而散文诗如何对接历史,还...
在现场丨倾诉
废墟上的一个词 一个词,失落于杂草间。满身污垢,面目难辨。我把它小心拾起,透过微光,屏住气息,谛听废墟里隐隐传来的求生的声音。 这个词,我曾使用多次。如今,失而复得,就像我丢失的许多美好的事物—— 此刻,伤痛挂上琴弦,太阳挂在石榴树上。我要...
在现场丨塔影(外一章)
一条河生活在别处; 一条河在拐弯处醒来。 静水流深。一条大河倒映着塔、落日和蜿蜒的群山…… 星辉点点,大地 是无人的辽阔。谁安排了这个夜晚的莅临? 多少有点儿意外,不在这,不在那—— 在光阴深处,塔影打开经卷 江山与湖海。塔影 像一片树叶落...
在现场丨月光下的投影
涛声 停下来吧!请停下来,我所凝视的一切! 日光湍急,山谷燃起篝火,这高尚的雪成为涉禽的异类,这里有木质的海,岸上人字形大脚是她不死的碑文。在黄金季节,人头攒动即是濯洗花草树木的无数双巧手,渐次推开海浪扑打的笨重的门。 花香四溢。我愿我美好...
在现场丨理想主义的荷,或鸟儿问答
一朵理想主义的荷 荷花是有态度的。 这一池,明显有点理想主义。 借着一架无人航拍器,从300米的高处俯冲而下,8000亩的韩家荡,俨然一片平躺着的巨大的荷叶。莲叶靠着莲叶,荷茎挨着荷茎,荷风追着荷风。那从“连天无穷碧”的绿色中伸出来的一朵又...
在现场丨飞翔赋
天鹅 我没见过天鹅。 听说它们有优雅的翅膀,有绝对相信蓝天白云的信念。它们还有它们的子女,一代一代给了我高远的想法。我这个没有见过世面的人,如今在谈论高不可攀的美。 我渴望美。你看,偶尔有风吹过的水稻叶子,摇晃着;村里的炊烟也摇晃着,远远看...
在现场丨喧嚣与孤独
墙上的火铳 冷峻的青砖,一根铁钉的进入异常艰难。 一管火铳悬挂在铁钉上,兽皮带子绷得很直。 三十年的光阴,一万多个日日夜夜,时光的箭镞穿过太阳的光芒和无痕的月华,把五彩的日历装订成一本猎手的《史记》。 三十年前的一个黄昏,太阳歇在一株栎树上...
在现场丨病房手记
疼 疼痛让人纯粹。你被逼着,退回最孤独的状态。人与人的联结全部被斩断,你变成一座孤岛。唯一的拯救者不是胸口佩戴十字架的基督,而是脖子上挂着听诊器的医生。 当疼痛海浪般袭来,你龇牙咧嘴,弓着背,竖起全身的汗毛试图抵挡,肾上腺素携带铺天盖地的冷...
在现场丨梦想的造型者
草药 许多东西人不了典籍,有的连名字,也只会流落在民间。 但它们身价高,对付病痛,有它们特殊的手段。 它们不需要栽培、施肥、浇水,也许一阵风就能将它们的籽粒吹落,落在哪里,它们就把那里当作家园,或在石缝中求生,或在杂草中繁衍。 它们迎合不了...
交叉地带丨儿时的游戏
蔡旭 广东电白人,现居珠海。退休报人,不退休散文诗人。出版散文诗集《蔡旭散文诗五十年选》《蔡旭寓言散文诗选》《爷爷在婴国》等32本,散文集、短论集9本。 老鹰捉小鸡 “我要当老鹰!”“我要当老鹰!” 一听老师说要做老鹰捉小鸡的游戏。一只只小...
交叉地带丨大清永村志
北野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北承德人。在《人民文学》《诗刊》《中国作家》《十月》《青年文学》《民族文学》《北京文学》《散文》等刊物发表诗歌、散文、评论。出版诗集《普通的幸福》《身体史》《分身术》《读唇术》《燕山上》《我的北国》等多部。获“孙犁...
交叉地带丨甘南草原
王小忠 藏族,甘肃甘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有诗集《甘南草原》等两部;散文集《黄河源笔记》《浮生九记》等四部。曾获得甘肃省少数民族文学奖、首届《红豆》年度文学小说奖、《莽原》年度“非虚构”文学奖等奖项。 狼群 坐在阳光下,有小孩和他聊天...
青春书丨地铁
地铁 地铁上,很多人挤进来,然而很少人下车。如果把此刻比喻成沙丁鱼罐头,那么这首诗就是失败的。一片海里面只有水,一个夜晚里面只有黑色。你身处其中,一整节车厢也只有你一个。你是一只气球,被不断吹胀,渐渐可以触摸到车厢的任何一个角落。没有人知道...
青春书丨在夜幕之下
1 太阳下班的时候,路灯就自动接手。 作为光明的正副使节,它们一直坚持着两班倒,以确保校园里有足够的温暖和光亮,调解明暗之间的矛盾。 其实,一盏长明灯,就是一轮红日。白天,它们把一缕缕阳光细细嚼碎,然后吞进自己的胃里。夜间,每一丝光亮都是一...
青春书丨水在天边
……广袤的草原是山水流浪的途径。 从雪山到人间,唱着歌,流成梦,淌成诗。 水在天边,无源于野。 流经沙滩、荒地、石头,流经家乡——河西走廊,留下文化和粮食。 水在天边,流出高原简史,流出大河篇章。 水在天边,藏住风雪,藏住踪迹,藏住狼群与绵...
银河系丨我的诗有时是绿色的(外二章)
没有终极的归宿。 星月片刻犹豫之后,就放走了一生的欢情。 我多么希望有一只红嘴鸟从多雨的南方捎来一支神奇而曼妙的歌谣,从流水飘过的点点寒意里传过来,飞进我的窗口。 家中跃动着春的旋律,显然带着迷醉的状态,在一纸古铜色的线条里,喃喃自语,不时...
银河系丨七月之尾(外三章)
不曾想到,流言依然四起。起于春草萋萋之时,终于黄叶坠地之际。南方草木,仍然葳蕤,推窗的风,盈满一屋的香,我不谙花语,只得痴望。记得那年花市,人流如织,你在花香中穿行,手捧一盆水仙,如失傳的琴曲。 地铁途经塘尾,入夜时分,多雨多梦的城,雨中落...
银河系丨我与春天的约定
我喜欢的小筋骨 花一定会绽放。 前面的坡地故意留出了一小塊空白。我知道那里肯定是风和阳光一定要去爱的地方。 一切都热闹起来了。我曾置身其间,我也曾历数其繁。我仅仅是没有呼应地微弱与单薄。 一切都好,我一一经过,一一见证。 草丛里窸窣作响,多...
银河系丨愿万物各有所安(外三章)
一个满怀慈悲的人,在一场战事里强忍泪水。她不会再等姹紫嫣红的往事,不再祈求活着只为词语的旅行。昏暗的天空,厚重的黄土,正待返青的沙柳,擦肩而过的春天,奔赴的信念,爱之后的爱,皆无法平复奥麦斯式的风暴。 彻骨的寒意让一首诗卡在喉结。漫无止境的...
银河系丨非规范的记录
低处的人间站着羊 羊汤馆门前,一只站着的羊,低头看着那口外置的大锅,热气腾腾,滚沸的水,汩汩冒着一串串向上伸展的杀气。 霍霍的磨刀声,迫近。它唯一的命运开始吃紧,戛然而止的,是绵软的叫声,喉咙处血流不止。一旁的食客咽下欲望的口水。 喷溅的血...
银河系丨写情书的卖梦人
梦之语 远处是一座古城,埋葬了无尽的岁月。恍如隔世的城堡还在风暴中伫立,曾经的繁华盛世,已尽成黄土。 古老的钟鼓楼,沉睡在时间的河流中。艳丽的女子在跳舞。强悍的男子在喝酒。风暴从千仞之高的空中卷席而来,黑夜暗藏玄机,城堡在搖晃。男子赤裸的胸...
银河系丨在草原
在草原,奔跑的马蹄声是节奏清晰的秒针 在草原,奔跑的马蹄声使人联想到节奏清晰的秒针,哒哒哒哒,哒哒哒哒……空灵辽阔。邈远易逝。 草原这巨大的表盘,供秒针不停地走动;邈远中,一颗颗流星划过苍穹,不留一丝痕跡,只有回音被远山传递。 我眼里的花蕾...
银河系丨一朵云(外一章)
一朵云说话了——它说,它拥有自己广阔的天空,但是,却陷入了孤漠的矜持与怅惘。 那種单调的独自,那种疏懒的卑微,经过蓝天的撩拨,俨然成了一个美妙的约定,将自己缥缈的时光,扮靓:唱响万里晴空,像一只鸟,渲染诗意和童趣。 还是以阳光的暖意,将圆满...
诗话丨世界散文诗:在思想的隐喻里展开或释放(十)
再读兰波《美的存在》,就有纷至沓来的思绪,像一道澜流冲荡内心的堤岸。那些被撞碎了的浪花,洗刷了岸畔的污泥,也把水珠挂在了草尖上,飞成小小彩虹,氤氲成朦胧的水雾: 死亡的呼哨,低沉的音乐涟漪,使这具可人的身躯鬼魂般升起,扩展,颤动。鲜丽的肌肤...
译介丨伦德奎斯特作品
动物园的猫 在动物园,你注意到一些猫:它们是自发前往那里的访客,没被关进笼子,它们随心所欲地来来往往,很可能是无家可归的猫,大胆而很有事业心,而不是那种腐化堕落的野猫,它们不允许人类的手来爱抚或捕捉自己,它们相互之间好像并不会打架,而是避开...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散文诗
订阅全年后,您可享受以下权益
①该本杂志即日起至未来1年内所有更新电子版杂志的使用权限;
②赠送该杂志的所有往期的杂志的使用权限,有效期1年。

全年订购价格: ¥36.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散文诗

杂志价格:¥3.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散文诗

杂志价格:¥3.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