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选刊·下半月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9年04期)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散文选刊》1984年10月创刊,河南省文联主办。是中国国内创刊较早的专门选发全国报刊散文精品的文学期刊,展示中国散文创...     展开
原价:¥10.00   促销价:¥6.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卷首语丨像蚂蚁一样爬动
确切说,那是亮晃晃汹涌着的水光,神情十分镇定的水——你把脑袋缓慢着探出了水面。 光,立马像一把利剑刺向你,你吓得闭上眼睛,然后睁开。你看见了花花绿绿的世界,泥沙挟裹着被摧残掉了的枝叶和动物排泄物毛发甚至白花花的几具尸体,厚厚地漂浮过来,一圈...
原创精品丨狼迹
1950年的冬天是黄土高原上所有村庄最为萧条和寒冷的时候,没人说得清,狼是哪一天混进村庄的。 白天,狼偷偷地潜藏在雨水常年冲刷形成的山洞里,一到晚上,潜进村庄,开始是咬死了羊、猪或者鸡。村庄人怎么也想不到这是狼干的。以至于后来,有一些村庄的...
原创精品丨冷
冷风吹着,昏黄的电灯下,对面的街头有人在卖酱鸭脖,也是那种暗紫红色,上面的筋络与肉质收得紧紧的,得一条一条往下撕,让人吃着吃着更感到冷。 深更半夜,躺在床上,楼下工地,吭啷、吭啷也不知敲打着什么,声音听起来是清钢的,再直伸向远方,伴着一声汽...
原创精品丨夜半枪声
1976年底,我铁道兵第49团13连在青海湖边刚察县火车站负责修建的青藏线北段西宁至格尔木刚察段的20公里铁路已基本完工,进入维护保养阶段。为保障铁路的行车安全,负责武装巡逻的15班16名战士夜间两人一组,每天来回巡逻在20公里长的铁轨中间...
原创精品丨喜鹊藏粮
那年秋天,父亲坐在门前的场上看粮食。他坐在自己多年前置下的颜色黄亮的藤椅上,手边放一根细竹竿,竹竿头上绑一根红布条。头年,父亲忽然中风了,彻底放慢了他几十年行走如风的脚步。 晾晒的秋庄稼有大片金黄的稻谷和小片麻黄的花生。稻子的敌人是鸡,一群...
原创精品丨相亲往事
距今40年的相亲往事一直难忘。 我那时是知青,插队在偏远贫困山区,所在的祁峰村,光棍成群。 插队那年冬天,家里为我添置了一件新棉袄,普通棉布做的,军绿色,里外一模一样,正反两面都可以穿,很合身,平时舍不得,只有农闲时偶尔穿在身上。村里年轻人...
生活随笔丨父亲的中医梦
表弟五六岁那年在院子里和孩子们一起玩,一个孩子拿着水枪朝表弟飙射,混战中表弟“哎呀”一声“中弹”倒下。一群孩子一边奔跑,一边嬉笑,都当表弟是故意表演。片刻,表弟开始抽搐,口吐白沫。射击的孩子吓坏了,举枪投降,表弟仍然弯曲身子,表情痛苦。 胆...
生活随笔丨鸟亦无语
那晚,上五年级的儿子打来电话,声音有些不对:“爸爸,你以后不用为打扫小鸟的卫生烦恼了。”我急问:“怎么啦?”儿子哭了:“二黑死了。” 二黑是一只八哥的名字。上一年春天,我家养过一只叫黑土的八哥,因我不慎,让它啄食鸡蛋壳,被卡死了,害得一家人...
生活随笔丨碎虎
那天,我们一行人去碎虎家时,他不在。 这次,是我第几次去碎虎家,已记不清了。对他家,我并不感到陌生,因为以前下乡时,我们常去他家嘘寒问暖、慰问、走访调查。但由于工作的关系,我也有近一年没去他家了。这次到他家,他家完全变了,变得不仅让我感到眼...
生活随笔丨父亲的财运
过日子,中国人都喜欢讲究运气。一直以来,我的父亲就是个财运极差的人。 记得小时候,做木匠的他仗着木匠这个在农村很吃香的行业,带着我们一家人省吃俭用,也勉强存了一些钱。有一年,盖了一个假楼房(因为经费问题,第二层的房子没有全部做齐),我们五个...
生活随笔丨隐藏的父爱
母亲急匆匆地打来电话:“快……快回家,你父亲又犯病了……”电话里传来母亲急促的声音。 我丢下钢笔,一路疯跑。 等赶到医院,父亲已经从抢救室出来了。大夫告诉我,父亲是急性心肌梗塞发作,已经度过了危险期。 看着病床上干瘪皱巴、鼻上插着氧气、身上...
生活随笔丨在阳光下起止
如若一个人的一生,不过是一个或大或小的圆,都只是从起点回到终点,那么,我是否可以奢望,在那个点上总有暖日照耀,得以让生命在阳光下起止——这样想时,我三十八岁、一米七高、七十公斤的身躯正陷在南窗下的竹藤椅中,兀自啜饮一杯满五年的福鼎寿眉白茶,...
生活随笔丨山上有棵爱情树
从湖河走村道往返到吉河,都要经过毛家山。 毛家山的名字好记,总会让人把这山和伟人联想在一起,不过,这个山只是一个名字而已,山上没有姓毛的人家,也许最初的时候有姓毛的人户,不知何年何月搬走了。 每次车过山顶,我对同行的人说:“这儿有棵爱情树,...
生活随笔丨随父进城
小时候,只听说温州城底好。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家乡至温州的交通运输主要依靠温瑞塘河。塘河上来来往往的船只很多,各种各样长长短短、大大小小的客船、货船都有。家乡的砖瓦运往温州,一次性量不是很多的话,一般用“河箱”(仙岩方言,一种木船)和水泥船...
生活随笔丨悠悠虎头帽
小妹戴着一顶虎头帽来了,从山里来了。来时大年刚过,寒气犹存,有这帽子保暖,小脸红扑扑的,一张漂亮的小脸蛋儿,让这虎头帽衬托得更可爱。那时候,这样的帽子,我们从来没有见过。 那虎头帽,枣红色,灯芯绒做的,两只耳朵竖起,额前大大的“王”字,用黄...
生活随笔丨无法偿还的“情债”
我翻开一本旧杂志,是1996年第3期《青春岁月》,其中一页最下面两行,发表了我的一句青春寄语:“面对已往无返的多情季节,我无怨无悔,但不等于无憾无伤。曾经这样想,在那些孤独的日子里,被一个人深深地爱着,是多么的幸福……” 我已回忆不到那两行...
生活随笔丨长在回忆里的树
生活在小城镇里,总是常常想起记忆中的那些树。 树,应是村庄的灵魂吧。房前屋后,沟畔塘边,一棵棵、一排排、一片片,绿意盎然地屹立着。春来繁花满树,秋至硕果累累,有了它们的点缀,贫穷的村庄才显得如此美丽和温馨。 枣树是一个谦谦君子,不张扬,不喧...
生活随笔丨不曾老去的饭盒
饭盒是我早年间的老朋友,原以为它早已归于历史的陈腐,却不承想它仍然活跃在校园里,只是换了件马甲。 女儿读高三了,平日里衣食起居都是妻子在操持着。这天,我一时心血来潮,自告奋勇去接女儿回家吃午饭。因路上堵车,当我气喘吁吁跑到教室门口时,已是十...
生活随笔丨到田野去
昨晚,田野踏着带露的青草,携着金灿灿的稻子走进我的梦中,我奔跑着,地平线浑厚而漫长,闪烁着淡淡的白光,很快,我奔跑的姿态被田野的那片高粱慢慢融化…… 虽然梦中能感受到自己渐渐在被田野吞没,但我依然伸开着双臂,拥抱着路边的向日葵和摇曳的草木,...
生活随笔丨四月,迎接一场花事
四月,能让我刻骨铭心惦记着故乡的,除了埋葬在老家大圩上故去的亲人们,应该就是大圩上那漫野的油菜花了。 说它野,是那种泼剌剌的生长姿态,就像我家隔壁的琴儿丫头:大大咧咧的,嗓门杠杠的,辫子粗粗的,手脚壮壮的,走路“咚咚”作响,毫不掩饰。那油菜...
生活随笔丨薯忆
20天外出,回到家,发现白瓷碗里的红薯已经干死了。 它可以靠自己的养分生长的。当初,随手把它放在一个白瓷碗里,添了点儿水,搁在墙角,终日忙碌,再注意到的时候,已是一个月后,它的叶子已是郁郁葱葱了。这次出行,忘记将它搬到阴凉处,它,历经冬春大...
生活随笔丨只能陪你到这里
我是极不愿意去车站送别的,受不了那离别的气氛,如秋风吹落叶,簌簌,荒凉寂寥,好像随时催发泪腺。然而,弟弟客居他乡,中秋短暂的相聚之后面临着长久的分别,不得不送弟弟到车站。 一路无语,从反光镜中看,弟弟脸色凝重,母亲伤感的叹息沉重冗长,就连一...
生活随笔丨过冬
窝在床上,听北方呼啸,感觉终于有了个完整的冬天,尽管今年的雪下得大,化得也快,终究是齐全了。豌豆苗切碎用面粉和好,再加入个鸡蛋,水磨的糯米粉就如乡下自家舂的面粉,不那么黏手了。搓成团,压成饼,在平底锅烙至两边起脆,就唇齿留香了。冬天的慈姑粉...
生活随笔丨那笛
我10岁那年,学校新来个女老师。 女老师长得很漂亮,有一次,村里来了电影放映队,我们一群孩子好奇地围着那个年轻的男放映员看他摆弄放映机。他问我们,你们学校新来的女老师姓啥?我纳闷,他问那个女老师姓啥干啥呢? 女老师教我们音乐,我觉得她教的音...
生活随笔丨撞进童年记忆的那条大鱼
有条大鱼,不小心撞进童年的记忆里,随着时间的推移,印象越来越深,时常令人想起,一切都是那样的清晰和富有诗意。 那是四十多年前的事了,当时的我大约十岁,故事就发生在老屋后面的那条小河里,那是一条清澈而美丽的生命之河,因其发源于原平定乡境内,故...
生活随笔丨藏葡萄
小时候,老家院子的西边有一片空地,父亲在空地的北头栽了一株葡萄树。据说这是从农科所要来的葡萄新品种,叫什么“戛纳”。父亲对这株葡萄树很尽心,春天搭架,栽立柱,架横梁,夏天施肥浇水剪枝,冬天放倒葡萄藤挖土深埋。葡萄树长得非常快也特别好,父亲的...
生活随笔丨汪建华与吴梅丽的生死恋歌
“我自以为已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反而异常平静,因为害怕是多余的。你可能会在鲜花丛中散步,在绿湖中游泳,总之,你会得到平静和美丽。”几年前,汪建华在他那本《把心捂热——一个“渐冻人”的生命日记》的书里曾经这样写道。他用一种极其优雅的平和坦然面对...
生活随笔丨认识子夜
你认识子夜吗? 这仅仅是一个时间概念。半夜三更,夜里十一点钟到一点钟,不过一个时辰罢了。可子夜是复杂的,它要在这不长的时间里完成一天与一天的交替。我忽然想到万物生灵经过子夜的各种状态以及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状态的变化。那是一些心理上的变化。我...
生活随笔丨话说铁耙
说起铁耙,这一农作工具功不可没。它是我国农耕文化中的典型代表之一,有着浓郁的传统历史,它与土地缘深,农民视同自己的左右双臂一样,十分护惜。 早些年,尽管农村推行了机械化生产,拖拉机犁地几乎替代了耕牛。农民见了“铁牛”,大开眼界,其翻田效率与...
生活随笔丨泗阳膘鸡
上世纪70年代初,迫于生计,父母带着我们姐妹三人北上,去投奔远在黑龙江的表姑妈一家。 东北地大物博,在黑土地的滋养下,我们的家庭成员在不断壮大,生活条件也日渐改善。虽然那时黑龙江的经济条件要比江苏好,但父母还是念念不忘苏北老家,乡音更是未曾...
生活随笔丨老师,我出彩了吗
教了十八年的中学,突然面对三年级的学生,每天课堂吵闹得像一群小麻雀,真让人束手无策。 刚来三小,记得第一天走进教室,小朋友们见我面善,各自玩耍自己的玩具,根本不把老师放在眼里。 下课了,李东从后面一大步跨过来,跳在背上要我背他出去。恰巧这时...
生活随笔丨你不薄它,它就厚你
上世纪70年代中期,我上小学。那时,书包里、家里,甚至同学家,除了学校统一发的课本外,几乎见不到有字的纸。 那时的作业本,纸页多是灰色的,偶尔还会看到手指头肚长或一韭菜叶宽、闪着微光的麦秸秆嵌在纸里,突兀着。行笔到此,要么搁笔,要么笔尖“嗖...
生活随笔丨姥姥的村庄
童年是什么?是姥姥绑的秋千架,种的黑悠悠秧,是姥姥讲的那些怎么听也听不够的老故事,是姥姥烀的茄子、腌的糖蒜、下的酱——那是我心里最温暖的地方,是属于我跟姥姥的那个村庄。 回忆穿越漫长的时光,我们几个孩子追逐着跑向仲夏的水塘,水塘我万万不敢靠...
生活随笔丨挚爱如初
那年,我22岁,经村里的邻居介绍,认识了现在的老婆。 那天早上起来,我妈告诉我:“你大娘说,今天下午为你介绍的那个小女孩和她妈要来,让你去看看。” 吃完早饭,我到衣箱里翻腾着,想找一件好一点的合身的衣服。那时,家里还不是很富裕,没有一件像样...
生活随笔丨病痛中的邂逅
桂林到南宁的列车。软座车厢。 我发了一夜低烧,起了一个大早,早早来到车站,早早走进车厢,坐在靠近车窗的沙发上,泡上一杯花茶,静静地等待发车。趁此空闲,我掏出随身携带的药片,用白开水吞服了几粒。此次出差,是应广西接力出版社之邀,去南宁参加在国...
生活随笔丨永远的洋芋
记事时,洋芋便是老家的主产,也是一家人的主要经济来源,曾经是全家“一日三餐”的主粮。如今,五十多年过去了,吃着父母曾经种植洋芋的土地生产的“细粮”,当年被人称为“粗粮”的洋芋,依旧是自己和家人不离不弃的依赖。 在老家,点种洋芋,是一件重要的...
静观山水丨漫步大明宫
我用脚步,也是用一颗心,好多次地丈量过,我居住的小区,距离大明宫1968步。 沉甸甸的初冬,傍晚去大明宫散步,是我必修的功课,我并不觉得枯燥和单调,我反而觉得,婉转的鸟鸣,树叶的低语,自己的足音,以及不可破解的天籁,衬托出的浓厚的静寂,使大...
静观山水丨山川待赋兰亭集
炫耀了一天的太阳,似乎觉得无趣而疲乏了,懒懒地依于西山之巅,随意洒落余晖,染红了暮云,染红了江水。 我,踏着夕阳,登上龟山。仰山亭里读碑记,集贤廊中赏楹联,双宝塔下听风中檐铃叮当。伫立山巅,俯瞰澄波古木,益觉人闲景幽,恍若置身于尘埃之外。 ...
静观山水丨遗世的村庄不老的树
这棵老树,遗世独立。方圆几十里,一说到老树,几乎没有不知道的,就像外地人眼中的百脈泉,不用详说就知道在章丘一样,成了一个村庄的地标。 树叫梭罗树,属被子植物门、双子叶植物纲、锦葵目,是梧桐科的常绿木本乔木,生长在神秘的高海拔南方。十多年前,...
静观山水丨水西听雨
水西在冷雨中落寞得不见人影。 雨,是从昨夜就下的。二十多年没有回故乡黔西,留在记忆中熟悉的县城,烙印我童年足迹的街巷,已在岁月中悄然不见踪影,犹如当年离开我们的外婆,任我们泪流满面,却无动于衷地冷漠我们。故乡变了,变得不是我闭着眼睛也能找着...
静观山水丨东非大裂谷下的“两滴眼泪”
到肯尼亚的第一天,我们就在从内罗毕到纳库鲁的途中看到了东非大裂谷,远远望去,草原广袤,野草青青,山峦起伏,林木葱郁,也有荒凉的沙漠,沙漠中隐隐可看到湖泊点点,阳光下闪着晶莹的波光。 那些湖泊,就像滑落下来的眼泪…… 博戈里亚湖 这是东非大裂...
精短美文丨布谷声里
40年前的夏天,我第二次参加高考。至今还记得,那天早上,母亲将四个鸡蛋、四个粽子装在我书包里的情景,她是祝愿我事事如意,考上大学。母亲的爱感动着我,高考后,我写了一篇短文投给报社,希望能发表,感谢父母的养育恩情。 高考的间是7月的7、8、9...
精短美文丨爱心咸蛋黄
小时候,我的父亲不爱吃咸蛋黄,总吃我和弟弟吃剩下的蛋白。长大后,才知道父亲是舍不得吃,因為孩子爱吃。 结婚后,跟丈夫生活在一起,他也不吃咸蛋黄,他说,他不爱吃。跟爱我的父亲一样,每次都把咸蛋黄掏给我,我也曾怀疑过,他是不是舍不得吃?他坚决说...
精短美文丨谁人识得桃花巷
一提到哈尔滨的桃花巷,多数人以为是烟柳之地,就连网上也是这么说。 其实不然。作家唐飚的长篇小说《桃花巷》里介绍,闯关东的人们怀有思乡之情,便把桃树移植到松花江畔,家家门前都种,尽管桃子又小又硬,却形成一条街的桃林。“桃花巷”因而得名。 清朝...
精短美文丨晨曦下的秋影
深秋霜临,秋风嘶鸣,晨起卯时。 走出楼门,风迎面扑来,浑身不禁打了个寒噤。 移阶而下,瞥见门前左右,一地的凤尾杨落叶,似黄似白似灰,随风簌簌蠕动,搅动了寂静的秋晨初曦。 叶声落如雨,曦色白似霜。 院内水泥路两侧,凤尾杨树在秋风中扮演着主角,...
精短美文丨周日的午后
周日的午后,我与爱人行走在城北水库的坝埂上。 走着走着,天色忽然暗了下来。摸摸揣在裤子口袋里的雨伞,我会心一笑。常言说:“饱带干粮,晴带雨伞。”看来,爱人的叮嘱不算多余。 走到坝埂的尽头转身北望,一汪碧水展现在我们面前。这片水域我印象深刻:...
精短美文丨小满
小满节到了,我竟然没有察觉。昨天的一场大雨把我从琐事中拽起,让我走出了家门到田野去。 走出村庄,放眼望去,到处是干净的:马路像是用刷子洗过,每个细小的缝隙里已没有一点灰尘。昨天的大雨让小麦着实痛快地喝了个饱,也让庄稼人省了许多财力。我虽几年...
精短美文丨板肚
博山,鲁菜的发祥地。素有“吃了博山饭,围着天下转”的民谚。博山菜不论在家常菜还是宴席菜上都下足了功夫,尤其“年下菜”更为丰盛讲究。 小时候,每到腊月二十九,父亲一早就去取回提前预订好的猪肚子。先用清水泡洗干净,再用盐、醋反复搓洗去腥。大锅加...
精短美文丨新桥早市
一個初秋的早晨,我偶然路过新桥,缘于故地情结,情不自禁地下车瞧瞧。走到村头,看到满垄满町的蔬菜和菜农们可掬的笑容,非常欣慰。村民老谭挑了一担满满的果蔬去赶早市,招呼着对我说:“凌主席,如今我们新桥瓜菜遍地、四季飘香,物阜民丰,多亏了当年的你...
精短美文丨秋日后园
九月的一个早晨,我似往日那般倦怠地坐在后院门口的藤椅上,漫不经心地看着我的后园。那本是一块辍耕的农田,大约是被征用过的,但却没有用,肥肥地长满了野草。一个月,两个月……原先的主人看着心痛,便又来锄耕了,栽上了时节性的蔬菜。因正对着我的后院门...
精短美文丨砍柴
那时候家穷。 家穷了什么都稀欠,连烧炕的柴火也少之极少。没有柴火,睡干硬的土炕就会挨冻。偌大的土炕上,铺着残缺不全的竹席,竹席上赤条条地躺着一家老小,身上盖着几片破破碎碎的床单,入睡后,你拉我扯,盖住了你,那我就得裸在外面受冷。唯有将土炕煨...
精短美文丨石头城
雪原 凌晨,有雪,悄无声息,昨日的星辰飘落在另一个世纪,只有故乡的麦田和月光生动在一个个旧梦里。那一年的雪好大,庄稼又是大丰收,雪纷纷扬扬洒落大地,我站立窗前,倾听季节的苍茫,那暖暖的火炉上煮着红薯,火苗嗞嗞地响着,满屋缭绕的烟和浓浓的香。...
精短美文丨吃瓜趣事
我们村素有“西瓜村”之美誉,家家户户大面积种西瓜,西瓜产量高,质量好,远销国内外市场。二哥也是种瓜的好把式,曾到外村承包土地种西瓜。瓜熟蒂落的时节,我像跟屁虫似的,黏在二哥屁股后面,当然,我的终极目的是吃西瓜。当时的条件,种瓜人未必都有瓜吃...
精短美文丨“穿”越40年的变迁
我出生在上世纪60年代湘南的一个小山村,那时人们穿的衣服,大多是灰、蓝白三色,人们的日常生活用品都是按计划供应,每人每年只发定量的布票。 我家有五兄弟,我是老满,上面有四个哥哥。那个年代,几乎是老大穿过的衣服给老二穿,老二嫌小了又给老三穿。...
精短美文丨梦回故乡
故乡,对于游子来说,无疑有着不同一般的分量。 “一壶好茶一壶月,只愿月圆勿再缺,万里乡情满腔爱,今夜伴月回……”每次听到这首潮语歌,我就仿佛回到了家里,和父亲坐在一起,喝着功夫茶,聊着不着边际的话题……人生如茶,茶如人生。心情好的时候,泡一...
精短美文丨一元纸币
暑假的一天,火辣辣的太阳照着大地,我从县城艺术学校接学舞蹈的孙女回来,她要吃米粉,我把电车停在上蔡縣北大公学门口一个卖炒米粉的小摊前。 由两个简易方形圆锥顶遮阳篷搭成的饭摊,一边摆放着几张桌凳,一边是做炒米粉的锅灶设备。这时,小摊里没有吃饭...
精短美文丨怀念二婶
印象中的二婶,是在广丰县越剧团工作,那时的她年轻漂亮,笑起来便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儿,是纯粹的江南美女。 后来我年长更事,才知道能歌善舞的二婶陈云娟来自中国越剧之乡嵊县。曾有一段时间,中国戏台上很流行越剧,于是各地都组建了越剧团,从浙江招聘演...
精短美文丨乡村歌者
满天的繁星,你甚至能清楚地分辨出它们是蓝色还是紫色。 小村庄变成了一个个黑影,显得特别安静。村中的一小片空地上,全村的老少爷们儿或蹲或坐,烟火一闪一闪的。他们正在享受着自己的艺术。这是一些古老而简单的说唱艺术:云南花灯,或者山歌。关于它们的...
精短美文丨瘦之烦恼
上世纪90年代,家庭电子秤还很少见,称体重、身高要专门到大街边摆摊经营的摊档才有,收费一块钱。我由于太瘦,不敢在众人面前示丑,怕人笑话,每次称体重时,都要等人员稀少时才去称,而且还要环顾左右,确定没人注意我,才跳上摆在地上的秤盘上面去,而且...
精短美文丨笛声悠悠
我童年时的伙伴三毛音乐感颇强。自从我们一起踏进学校大门时,他就能用笛子演奏当时流行的许多歌曲,像《火车向着韶山跑》《我爱北京天安门》《在北京的金山上》《翻身农奴把歌唱》等曲目,他在班级组织的各种文娱活动中都要上台演奏,随着他那手指娴熟的起落...
精短美文丨老叔
我是听着父亲讲老叔的故事长大的。 父亲大老叔三岁,并非亲兄弟,上溯七八代都没有血缘关系。他们是同一辈分,早失怙恃,同病相怜。夜里,结伴睡在阴暗潮湿的破烂矮屋里,冬天,北风挟着雪花侵入屋里,他们蜷缩在墙角,相互拥抱,用体温温暖着对方,等待天亮...
精短美文丨炒咸菜
上世纪80年代初,我和二哥、三哥都在15公里外的中学求学。 我们每周六回家,周日带上足够一周的煎饼再回到学校。那时,学校虽有食堂,但只是在生病或带的饭不够的情况下才到食堂“犒劳”一下,因此,每期末除了烙好必備的煎饼外,准备好五六天的下饭菜对...
精短美文丨烹一壶茶,看菊花开
菊花我见过的有数十种,名贵的,养在别人的深闺的,只能远观,不能近亵,常常是知其美,而不知其名讳;铺满路边的,野蛮生长,任芳香天涯,芸芸众菊,繁花乱目,也无从知晓姓甚名谁,也没必要,好看就是了,美好就是了。因此,无论高贵的还是平凡的,浓香的还...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散文选刊·下半月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72.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散文选刊·下半月

杂志价格:¥6.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散文选刊·下半月

杂志价格:¥6.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