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选刊·下半月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8年03期)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散文选刊》1984年10月创刊,河南省文联主办。是中国国内创刊较早的专门选发全国报刊散文精品的文学期刊,展示中国散文创...     展开
原价:¥10.00   促销价:¥6.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卷首语丨风中的马灯
记忆中的秋天,总是和马灯有关。 每年,父亲都要亲手制作几盏比较粗陋的马灯。马灯的制作工艺看似简单,其实很复杂,一旦把握不好,就会将制作马灯的材料报废。父亲先选好一个用薄薄的木片锯成的圆形灯座,在灯座的四周用刀子刻出一圈槽子,直径大小要跟选用...
原创精品丨汉森
自从炮儿不幸中暑夭亡后,身边就剩下一条比尔了。每天它孤零零跟着我,一直很想再给它找个伴。在各种狗里,我最喜欢黑背。因为军犬里这种狗最多。它们以聪明、善战、勇敢和忠诚著称。我是个军品迷,对黑背情有独钟。 兵团战友蔡小珍知道我的想法后,就跟她的...
原创精品丨留在夏牧场岩石上
晚秋时节,一个雨后的下午。五点刚过,库齐肯和孩子们整理完一切——她们准备第二天出发,转场迁往冬牧场。从昨天收拾家当开始,她的嘴就是紧抿着的。她时不时放下手中的东西,站到高一些的土堆上,把手搭在额头前,向着远处张望。她这么做了许多次,有三四十...
原创精品丨借母亲
我做梦也没想到,二十多年后,我还能再遇见她。同时,遇见的还有一位站在她身边微胖的中年女人,她的婆婆,不过,她管她叫“母亲”。本来,这是一句算得上亲切的昵称,我听起来却无比揪心的痛,竟然泪流满面。我仿佛看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打开时光的阀门,回到...
原创精品丨我成仙成魔的网络游戏
在一段凄风苦雨的迷茫日子里,我进入了网络游戏《完美世界》。 一开始,什么也不懂。善儿问我,选个什么角色?我问,有什么角色?他告诉我,有老虎兽兽,有武侠勇士,有妖精妹妹,有法师灵灵,有羽芒弓箭手,有羽灵医生。因着羽灵医生这个角色天生有翅膀,且...
原创精品丨乳娘们
那时候,这个坐落在灞渭三角洲上的小村不算太大,也就七八十户人家。 我比较特殊,从小体弱多病不说,就在刚满周岁时,母亲因积劳成疾而撒手人寰,任由嗷嗷待哺的我挤着眼睛、蹬着双腿、喊破喉咙地嚎哭,她再也不会亲吻我、嫌弃我再也不会为我换尿布擦屁股了...
原创精品丨我的农民二哥
二哥做了一辈子农民,在临近花甲之年,开始了写作。白天在田地里劳动,晚上在电脑前码字,修改,投稿,不亦乐乎。 二哥长我十岁。孩提时代,二哥一直是我敬重的人。我上小学和初中阶段,二哥差不多是我的榜样,每次看着家中厅堂前方满墙壁贴着的二哥的奖状,...
生活随笔丨捡拾岁月的一粒粒种子
近些天来心有点闹,闹的不仅是眼前的事,还有岁月落下来的一粒粒种子,连同春天一起发芽了。我还很惊诧:“枝头春意闹”,时间尚早了些吧。 第一粒 刚背起书包的年纪真是对学习向往得很,当然,向往的还有那一支稀罕的钢笔。刚开始,我连握笔都不会,只能学...
生活随笔丨离别
人的一生,究竟要经历多少长长短短的离别? 我与父母的相聚相别,早在小学毕业,考入合肥读初中、高中就开始了。只是那时太年轻,不懂事,没有把父母相送当回事,有时父母跟在身后,目送自己离开,自己却头也不回地转身就走了。 在我的记忆深处,印象最深的...
生活随笔丨杜鹃为什么这样红
过了三月,春风就开始为小兴安岭送暖,一点一点地化去树下的冰雪,一点一点地拂醒冬眠的树枝,于是,就有了报春的杜鹃花盛开满山了。 是啊,这片土地曾经历过历史的寒冬,有一条红色的河流奔腾在白山黑水之间,那么悲壮不屈,气壮山河。 记得,龙门石寨是抗...
生活随笔丨阿姨请假
上海的很多家庭,都习惯称钟点工为阿姨。 我家的阿姨是上海郊外的乡下人,矮个子,黑皮肤,花白的短发下,露出一张圆圆的脸,两只细眯眯的眼睛总是向下耷拉着。她没读过书,不知是不是口头表达难以尽意的原因,平日里总不太多说话,似乎总是慢人一拍。但是,...
生活随笔丨认可
那一年我在空军驻闽某部任职。 一天上午,邓政委跟我说,老领导张牛科病得很重,你代表指挥所党委去慰问看望老人家吧。 张牛科,抗美援朝时任空军某团副大队长,是著名战斗英雄韩德彩的长机,当年与韩生死与共搏击长空,那次击落美国双料王牌飞行员哈罗德&...
生活随笔丨一本书,四十年的纠结
1978年10月,我接到了鄂西北一所师范院校中文高师班的录取通知书。于是,一只箱子,一卷铺盖,一张半价火车票,我就踏上了改变命运的求学之路。 在师范学院,老师上课基本上是照本宣科。我最感兴趣的课程是古典文学。全班四十五个同学,只有六个女生。...
生活随笔丨问道都江堰
我怀着朝圣的心态靠近都江堰。 登上长城的时候,没有这种心态;走进故宫的时候,没有这种心态;面对秦始皇兵马俑的时候,同样没有这种心态。唯有面对都江堰,我真切感受到了这份虔诚。 一对父子,离去两千年之后依旧让无数后来人缅怀追忆;一个居于西南一隅...
生活随笔丨我家的年夜饭
大年除夕,按照我家的传统,饭前献饭是必不可少的程序,一边献饭一边烧纸,在桌上点上一对蜡烛。做好了饭菜,先把饭菜都摆好,杯子里面倒上酒,碗里盛上饭,筷子放在碗上,一边说:“请得到请不到的老祖人些,请你们来请饭了!”叨念着祖先们和过世亲人的名字...
生活随笔丨杀年猪
快过年了,家家户户陆陆续续的杀起了年猪。 猪好吃,但不好养。在春天就要抓紧选猪羔子。这是个眼力活,首选要注意二椅子(性别),母猪当然不行,选公猪,公猪肉嘎香。还要选品种好,四肢粗壮,猪匹子长,身体匀称的猪羔子。这样的猪长得大,出肉多。当然,...
生活随笔丨豆腐脑
黎明时分,睡意正浓,突然被一声“豆腐脑”的叫卖声惊醒。懵懵懂懂摸过手机,刚刚5点,心中不悦。妻也醒了,不是不悦,而是恼怒:“缺德,这么早就咋呼,让人活不?” “是有点不像话。”我附和着。 妻睡眠很差,这我知道。或许是当护士的习惯吧,有点风吹...
生活随笔丨牵手
读过不少文学作品,想象牵手的内容应该是一个风姿绰约的少女或丰满貌美的少妇牵着风烛残年老母亲的手,在淅沥的细雨中打着花折伞,或在骄阳似火的烈日下打着一把亭亭的遮阳伞, 牵着年迈、步履蹒跚的母亲在路上风雨兼程。然而在现实生活中,不惑之年的我牵着...
生活随笔丨老石磨
前几日回老屋,居然发现老石磨不在堂屋里了,老石磨原来稳居的那个角落,空无一物。 我便问父亲:“我们家的那盘老石磨哪里去了?” 父亲说:“这么多年没有用,一直摆在堂屋里。上前年你外婆去世的时候,你幺舅家抬石磨去开路出煞,应该就在这房团房转哪个...
生活随笔丨看得见的幸福
年底,有个在政法部门工作的朋友被医生确诊为肺癌。 他说,整个人都蒙了,头脑一片空白。他不知道是怎样回到家的,但他知道家是最想待的地方,并且那一刻还强烈地渴望待一辈子。一辈子是什么概念?至少五六十年,甚至八九十年,而不是开始做残酷且短暂的倒计...
生活随笔丨牛的眼泪
那是“文革”期间,我的父母亲被打成“走资派”,被抓到牛棚里改造去了。那年我10岁,弟弟8岁,没有成年,自己照顾不了自己,便有亲戚把我们送回农村姑妈家。 姑妈家的那头大水牛,养了十多年了,全身皮毛乌黑,极通人性。我们刚到姑妈家不久的一天早上,...
生活随笔丨穿行在冰凉的空气里
气温低的时候,感觉曾经温软的空气便僵硬了身子,变得如冰一样的硬,如冰一样的凉了。 脚下是雪,满眼是雪,心里也是雪,这洁白的世界让我惊诧。冰凉的雪花落在头发上,落在大衣上,它们从天际而来,就是为了告诉我冬天的消息吗?像终于寻找到了母亲的小鸟,...
生活随笔丨近距离的一次仰视
九年前,我赴京参加散文年会,不意间的一个偶然,与著名作家刘绍棠先生的家乡来个零距离接触,感觉十分幸运。 年会的住宿地是在北京通州一个叫太子府小村附近的“运河人家”别墅区。 别墅区位于老京津公路南行的一处路边,从川流不息的主路拐进一条小路,从...
生活随笔丨光雕的盆景
“小松未盈尺,心爱手自移。苍然涧底色,云湿烟霏霏。栽植我年晚,长成君性迟。如何过四十,种此数寸枝。”这是唐代大诗人白居易对种了几十年的葱茏突兀的松树盆景的吟颂,也是对自己颠沛流离、广种薄收一生的感慨。关于盆景,从前于我除了感觉到造型奇特外,...
生活随笔丨托着双腮的男人
当我框定了这个题目,思维准备往里纵深拓展时,心竟莫名地踯躅起来。唯恐运笔之轻,难以承载主题之重。 7月中旬,我应邀参加一个文学交流会,会间有幸邂逅知名作家梁晓声。他留给我最深的印象就是在与我们交流期间,每当要酝酿一个话题时都会双手托起脸腮,...
生活随笔丨张望邻省
上世纪90年代,从学校转入社会,在等待人才入库、等待职业分配的日子里,我被我的闺蜜靖妮引介到邻省宁夏吴忠市扁担沟小学任教。靖妮已从榆林师范毕业,并追随她的师范同学并爱人,到吴忠市陈木闸小学任教。 在我决定去吴忠扁担沟小学做临时教员的时候,遭...
生活随笔丨穿过黑夜的恐惧
从未问过父亲,他是否知道,10多岁的女孩子一个人在夜里看瓜会不会害怕。 爸爸是村里远近闻名的瓜把式,在实行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之后,我们家拥有了一块属于自己的田地,父亲在其中一块田地上种了西瓜。我们这儿的西瓜,个大、瓤红、甘甜,属于地方特产。...
生活随笔丨最美的城堡
我的女儿,请你原谅我,你的到来最初是我私心的结果,想着要让你的哥哥在这个世上有一个血脉至亲的亲人,你们是彼此的手足,当有一天我和你的爸爸归隐大地时,你们还能相互依偎、相互温暖,所以,才有了你。 38岁,已经错过孕育生命的最佳年龄。强烈的妊娠...
生活随笔丨回家吃饭
婆婆又在催我早回了,她经常这样,已不是第一次了。原因很简单,她迷上了广场舞,天天催着我早点回家看孩子,她好出去扭几下。可工作上总会有难以避免的应酬,所以我也经常让她失望,这一次也不例外。 晚上十点半,我才回到家。一打开门一室的寂静与昏暗“扑...
生活随笔丨家中的热炕
我小时候,家里很穷,父母供我们念书的费用每年都得向别人借,用于其他方面的花销那是能省则省,根本不敢乱花。每年冬季的取暖材料也由煤为主变成了以柴为主,每年冬季有钱的人家一入冬就生起了火炉,我家没钱,买不起多少煤,相应地也把“供暖期”推后了。但...
静观山水丨鲁家村里的“幸福列车”
我将车子发动了,但我的脑子里还不知道今天往哪儿去“游山玩水”。 只因浙江安吉美丽乡村“绿水青山”游的地方多,事先就不需要特意去思索和安排了。 安吉有许许多多的地方,还是美丽乡村的精品村,适合孩子们玩乐的地方也是许许多多。 往前的不远处,我们...
静观山水丨在埃及的尼罗河畔
埃及90%以上的人口均分布在尼罗河下游沿岸平原和入海口三角洲地区,因而尼罗河既是古埃及文明的摇篮,更是人类文明穿行在沙漠中的生命线,孕育了卢克索的拉姆西斯神殿、帝王谷,开罗的胡夫大金字塔、狮身人面像等等代表着勤劳、勇敢和智慧的人类奇迹,所以...
静观山水丨花开泸沽湖
走上泸沽湖观景台上那惊鸿一瞥,我全然没了午后的倦意,而是被陽光直射泸沽湖的明丽和浩渺画面融化了。 早闻泸沽湖畔的摩梭人保留着“男不婚女不嫁”的“走婚”习俗,并且这种独特的女儿国也为泸沽湖平添了很多神秘色彩。为此,环泸沽湖有着许多“女神”“情...
静观山水丨驴行飞水寨
听说帐篷节在“理学名城”汝城举行,我和户外驴友欣然前往。 车子直接开到飞水寨景区大门口,签到领票,到热水河边拍照,与红军松留影,在山水缘餐厅就餐。然后,一路车观垄下手工纸坊、卧龙潭红军桥,过雷公山。一路青山绿水,满眼苍翠,红叶点缀,像电影似...
静观山水丨爱上抚仙湖
抚仙湖的美,没有到过的人,是绝对也想不到的。 当我亲近的时候,它正在醒来。微微晃动的湖面,如春风拂过三月的杨柳。湖岸没有人,静得只听见碧波的娇喘。初升的太阳,在湖里洗面,红红的脸蛋像是长在湖面的一颗朱砂。白鹭贴着水面飞过,照见自己缓缓的影子...
静观山水丨坝上听雪
在乌兰布通的草原上,南井是一个边远的小村。早上五点半,天还未亮,我们的越野车已走进了漫无边际的雪野中。 车,循着雪地上留下的车辙小心地行驶着,炫目的灯光把前方的雪地照得一片惨白,萧索的雪花在挡风玻璃上轻扬。司机老程说,在草原的雪地上行走,车...
静观山水丨玉照旅游
我与远在南方的倩并不认识。 但倩给我来过许多信,而每一封信我不知看了多少次。那充满生活情韵和生活哲理的话语总叫人铭记不忘。 倩是怎么知道我的,到现在我也不清楚。 当初,倩给我来信时,语言大大落落,豪豪爽爽,字里行间没有给人一种腼腆羞涩的女孩...
静观山水丨净峰那片相思林
从没有过这样的景致让我如此情绪激昂。站在净峰的大竹岛巅峰,看那海,碧得这么清澈;那天,蓝得如此彻底;还有那朵朵云,白得那么的极致,像棉花似的,飘在海与天的接壤处变幻出种种形状,忽而迷离、忽而整片游来将天蔽住,忽而又于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像...
精短美文丨最是日常动人处
不经意间,就立冬了。花园里的葡萄和桃树也要过冬了,万物收藏,规避寒冷。 早晨把葡萄深深埋于土下。花园里的这些薄土还很松软、潮湿。我也像是一个农人,把土疙瘩架在桃树的树枝上,觉得有些失笑,又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做,随后百度一下,找出些塑料布,缠...
精短美文丨《望春风》的故事
1933年,24岁的李临秋将一首歌词交给27岁的邓雨贤谱曲,谁也未曾料到,两个二十几岁的台湾青年首度合作,就创作出了传唱八十余年、成为台湾早期四大名曲之一的《望春风》。 上世紀二十年代,处于日本殖民统治下的一批台湾知识精英们发起过新文化运动...
精短美文丨野性文秀岭
我不卖弄修辞,也不乱做比喻。我只知道,文秀岭有野花,也有野菜绿树,主人甫哥舍戎从农,专注一树一草一花,养山羊成群。那鬼针草,可根除高血压,那凹草苋,还有龙葵,解毒利尿见效快。 这野得自然的野趣,游荡着一群黑山羊白山羊,也长出了一片次生的荔枝...
精短美文丨书架
书架成为我书籍唯一的分享者。之所以能分享,是因为它能与我平和相处。我需要的书,它能主動献出;我不需要的书,它能妥善收藏。 书架是一颗恒星,它有着永不枯竭的光能和热量。它的光热在内部不断循环、置换、发散、凝聚,不断形成新的发光体和发热体。书架...
精短美文丨诗有盈盈腰
清代人褚人获《坚瓠集》载:一天晚上,云淡风轻,对月赏梅,苏小妹、苏东坡、黄庭坚三人论诗,小妹言:“‘輕风细柳,澹月梅花’,若联作五言句,各于中间加腰,以何为妙?”东坡沉吟捋须,哦曰:“轻风摇细柳,澹月映梅花。”“不佳。”小妹笑云。黄庭坚思忖...
精短美文丨永远记得爱过的人
爱过的人,会永远记得,有一份爱曾经拥有过,又似乎从未拥有过。它像夜风,吹过我的身前,留下了一缕暗香。 想把你的味道,放在鼻子嗅一次。就像躺在爱人的胸膛,享受轻柔的月光。 用生命的虔诚等待爱的人,像灿烂的夏花,开在我午夜的衣襟,写上一首情诗,...
精短美文丨黑土、黄土和红土
土,是万物生长的根源,土地,是我们赖以生存的本。没有土地,就不会有枝的繁,叶的茂,花的香。 我出生在东北,一个长着好多好多叫做榆树的地方,那是全国有名产粮大县。那是一片广袤无垠的黑土地,那是一片富饶的土地,不知疲倦的拖拉机一直在这片厚土上奔...
精短美文丨遥远的打谷黄桶
打谷黄桶不比盛水的黄桶。 打谷黄桶四四方方,每个主柱长出一个木柄,木柄呈半月形,乡下叫“木耳朵”,方便捏拿得稳实又舒服。在一丘田里短距离移动时,前面两人各执一木柄,弯腰、弓背奋力前拖,那黄桶自然跟着你滑移到你想要的位置,它真乖。 用黄桶打谷...
精短美文丨我行我素
赵志刚的网上昵称叫“我行我素”,不知道是他自己起的,还是别人送的。 “我行我素”是句成语,出自西汉戴圣《礼记·中庸》:“君子素其位而行,不愿乎其外。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贱行乎贫贱,素夷狄行乎夷狄,素患难行乎患难,君子无入而不自得焉...
精短美文丨光环
他在央视做主持人时,因为成了著名主持人,红得发紫,每到一个地方,立即就被一大群粉丝包围,又是呼叫,又是拍照,場面异常火爆。 不知什么原因,他忽然离开央视,去了传媒大学,这时他连一个粉丝都没有了,无论走到哪里,来来往往的人不再瞅他一眼,更别说...
精短美文丨一篱秋色扁豆花
秋风起,豆花开。九月,是扁豆花的月令。 月色如水的夜晚,扁豆丛里秋虫浅唱低吟。明代王伯稠诗云:“豆花初放晚凉凄,碧叶荫中络纬啼”,扬州八怪之一的金农有咏:“昨夜庭前叶有声,篱豆花开蟋蟀鸣。”汪曾祺在《食豆饮水斋闲笔》中,也有“暑尽天凉,月色...
精短美文丨花草树木的幸福
昨天下班路上,忽遇大雨,被淋了个落汤鸡。 回家换了衣服,接着坐上餐桌,品尝热饭热菜,周身顿时就暖和起来。 吃饭的时候,窗外的雨声,仍然哗哗哗哗的,我突发奇想,故意问在我家读书的小侄女,你看,刮风下雨的时候,我们可以打伞,可以往家里跑,那些花...
精短美文丨善良的魅力
娘家的邻居们都特别喜欢我的父母,说老两口对邻里时常多有照顾,拿着邻人当是自己家人一样热心帮助,是一对难得的和蔼可亲的老人。连带着我每次回娘家,都能看见邻居们发自内心地对我微笑着打招呼,其实我知道这是沾了父母的光,像我这种不喜欢主动跟别人打招...
精短美文丨想象的回忆
儿子练习了一周的《致爱丽丝》,今天终于可以弹奏得很流畅了。我坐在钢琴旁边陪着他。今天正好看到《寻常威尼斯》这一篇。此刻,耳畔边是我最爱的曲子,那一刹那,我游离了。 曾有那么一个午后,我推开了一家咖啡厅的门,没有人招呼着我,略显狭小的店内,坐...
精短美文丨兄弟缘分
人们常说:“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我对此深有体会。 丁酉年三伏最高温的那些天,结识了一位本家同行。那是我到临沂参加为期一周的培训学习,在某天去现场教学点的途中,我俩正好相邻而坐,有机会长时间个别交流。通过交谈得知,我们老家都在山...
精短美文丨父亲的土地情
父亲心里,装着他的土地,然后才是母亲和我们。 土地,之于父亲究竟是什么?春天来了,种地前要先翻地,父亲收拾好了歇了一冬天的犁铧,然后把犁铧放到家里一个小木车上,牛拉着车上的犁铧前往要翻的土地!我坐在我家的木车上,一路跟着父亲,享受坐木车的感...
精短美文丨老城墙根多妩媚
我们是从司里街小区进入的。一道有着雕花砖窗的围墙在我身后落下,将城市的喧嚣挡在后面,进入另一番天地。一群永远上涌的泉池,一段历经沧桑的城墙,一群享受生活的居民,他们在一条清清亮亮的河流周围生长。 这是济南的护城河,古称泺水。它是众多的泉眼手...
精短美文丨棉鞋
一个风雪严寒的夜晚,山脚边上的一处砖瓦平房里,寒气袭人。虽然书桌下摇摆着一个电动火扇,仍不能抵御寒气,双脚冻得阵阵麻木。 “咚咚、咚咚……”几声很有节奏且不失礼节的敲门声,中断了我的写作思路。谁在这么冷的夜晚登门?莫非是乡村好友置办喜事需要...
精短美文丨母亲的乳汁
我的母亲,十八岁结婚,生了七个孩子。每个孩子吃两年奶,断了。接着,母亲怀了下一个,隔三年生一个。二十多年里,母亲从一个如花似玉的少女,不断地怀孩子,生孩子,奶孩子。生到我的时候,已是四十岁的中年妇女了。我吃母乳,吃到三周岁,断奶的时候,都有...
精短美文丨年饭桌上四福星
在安徽桐怀,把鸡、鱼、肉、圆子当成四大福星,供奉在除夕的桌上,已成定俗。 鸡,是吉祥“吉”的谐音,代表财源和运气。公鸡的打鸣,叫雄鸡鸣晓,预示着新的美好一天开始了。天天有鸡鸣,年年有好运。母鸡抱蛋,其寓意是生意兴隆,财源如鸡下蛋般,滚滚而来...
精短美文丨野菜情怀
大姐说,野菜醒来早。 想起小时候挖野菜,如果找不到野菜“聚居”的地方,只能提个篮子瞎晃荡;如果找到了一个野菜“扎堆”的地方,仿佛有了属于自己的宝库一样,年年春天,你就知道到哪里挖野菜了,有能分享给别人的“秘密宝库”了。 记得一次放学回来,看...
精短美文丨胭脂河
又一个脂粉气十足的名字。背后,一定有故事。 胭脂河是明朝朱元璋为沟通江浙漕运而开凿的一条人工运河,南通石臼湖,北连秦淮河,全长7.5公里。沿岸奇峰倒挂,怪石高悬,有“江南小三峡”之美誉。无独有偶,中国人民,乃至世界人民似乎总是在统治者的意志...
精短美文丨喝茶
前几天,接着朋友一个电话,邀去喝茶。本来还有别的事情,时间紧张,去到朋友就忙不迭地热水冲茶,犹如嫁女般的喜滋滋地奉上:“尝尝,尝尝!” 新茶酽酽,茶香怡人,轻嘬一口,唇齿之间顿生清香。而茶气袅袅腾腾,在指尖鼻翼萦绕。两口下去,气荡神逸。最好...
精短美文丨庭院
怀念的胶片,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把自己所有的故事看透。 在柳堡,天井里果然有一口自言自语的井。和苔藓一样光滑的声音,飘荡在浅蓝色的空气中,打水的桶里盛满银子似的月光。允许有一种笑声抚摸着桂花,镂空的木窗泄漏爱的余韵。 或者倚门听雨。屋后的小...
精短美文丨灵魂在高处
生活中任何东西都不会静止停留,等待。曾經那蔚蓝的天空,白白的云朵已被这灰蒙蒙的阴霾遮掩了。曾经一度地认为定要活得轻松愉快,开心自在,可是生命里的痛苦忧愁总会不期而至。 命运是好是坏,是苦是甜,是泪是欢,冥冥中似乎上天注定。人生不能卷土重来也...
精短美文丨冬至饺子
冬至,天下大雪。 母亲把米缸里最后半瓢白面挖出来,又在里面掺加了些地瓜面粉,总算包上了一顿看似有滋有味的冬至饺子。至于饺子馅料,白菜榨碎后里面掺点豆腐及粉条,就相当于肉了。 当热腾腾的饺子准备从锅里盛出来时,一个乞讨的老妪走进家门。她像往常...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散文选刊·下半月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72.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散文选刊·下半月

杂志价格:¥6.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散文选刊·下半月

杂志价格:¥6.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