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

长城 (2020年03期) 电子版

类型:双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长城》是老牌大型文学期刊,全国中文核心期刊。1979年6月创刊,是全国较早创刊的几个大型文学双月刊之一。以办一流刊物为...     展开
原价:¥15.00   促销价:¥9.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中篇小说丨那些花儿
一 王飞云在金陵大学副校长位置上干了五年,退休年龄就在眼前,倘若能升职,尚可以延缓几年。王飞云内心里不是没有这个期待,可老伴说,你算了吧,你的心思已经撒野了,既不在官场也不在学问上,你扳着手指算一算,这一年没过半,你都回固城六趟了。固城是王...
中篇小说丨无病
1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后来的事情,都是从这个傍晚开始的。 那天我一推开房门,满屋子都是烟气,直冲人的肺管。我捂着鼻孔,不由得干咳起来。通向前阳台的晒得发黄的木门虚掩着,晾衣架上搭着的蓝色条纹床单,似在微微摆晃,床单旁边,是一条印有“囍”字的...
短篇小说丨演唱会
1 沈阳的冬天是真正东北的冷,拿一瓶纯净水往街上倒,瓶口是水,到地面是一截一截的冰块。武晓倩来自辽宁最靠西南的那座城市,不过一个多小时的高铁路程,冬天的冷却有明显不同,拿一瓶纯净水往街上倒,你怎么放慢速度,倒出的也只是连绵不断的水。 站街上...
短篇小说丨罗马钟
一 铁街附近一大片是闹市区,大街小巷横七竖八。各条街巷的名字,都是依照街上最初的作坊和铺面主要经营的行当起的:筷子巷、带子巷、胡琴街、嫁妆街、棉花市街、香烛市街、钟表路、珠宝路,也有拿老板的姓氏做名字的,比如卖河鲜的薛家塘,制售糕饼的杨家厂...
短篇小说丨火磨街
我下岗那年在火磨街开饭店。没挣到钱,赔了不少。饭店干不下去,就转掉了。我不想回矿区,就身上揣着转店的钱,在市里混。我想再找个挣钱的事干,也想再试着碰碰运气。那时年轻气盛,总觉得手里抓着大把的日子可以挥霍,屁股底下也像坐着火炉子,人无法安稳下...
短篇小说丨最后一棵苹果树
李家圪卜的男人差不多都叫“住”或“柱”。村支书解锁住、大队会记白拴住,赵家有赵玉柱、赵金柱、赵铁柱,贾家有贾挨住、贾拦住、贾圈住等等。只有李家例外,他们原本不稀罕扎这堆儿。李家有家谱,一辈一辈的名儿跟着“仁义礼智信”来,到解放这会儿,又转回...
疫情之下丨我不想当英雄
一 1月19日的早晨,天阴沉得可怕。还有几天就过大年了,可却不见一点过年的气息。 黄铁斌熬好小米粥,盛了一碗,放入汤勺,端到床头,递到妻子于晓雯手上:“我跟晓强说了,他马上开车过来,陪你去医院做透析。” 倚靠床头的于晓雯从被窝中伸出瘦削的双...
新锐丨蜂巢
1 事情要从一个梦说起。梦里,风声呼啸过耳畔,蒋元的身体失去重心,如同飞机上累赘的压舱物,被人从半空中往下抛。蒋元扯开嗓子呼号,风撕开了四肢和脸部的皮肤,外套鼓胀如船帆。再一晃,“噗”的一声,他发现自己的躯体和一团硬物撞到一起,背部塌陷下去...
新锐丨林培源的叙事空缺
在《蜂巢》中,林培源好像讲述了一个完整而清楚的故事。九十年代的中文系毕业生蒋元如今已年过不惑,在一家媒体任文化记者,看似做着和专业所长相近的工作,其实每天沉陷于机械性的报道,离文学越来越远。而家庭的负累,体力的衰退,都令他逐渐步入中年危机。...
新锐丨鱼大知水
立平弯下腰,抱起一根木头放在锯木厂的切割平台上,顺势往前推,一不留神把左手的中指切掉一截。本能甩开的时候他还没有感觉到疼,而后才体会到了锥心的痛楚。 当时工友们手忙脚乱凑过来,看热闹一样围着不动,直到工头过来,指挥着他们包扎止血,关掉机器,...
新锐丨遇见陌生人
你知道么,他曾想象过他们在一起的生活,就像他曾想着如果当时实习结束能转正——当然,这两个想象之间还是有些差距的——但自始至终他也知道,两者的结果最后大概都会无疾而终。 此时,顾耒回忆着那些已经不知发生在何时的想象,记忆寥寥又一直与其他旧事混...
文学品质丨不戴头巾的男子汉
我生下来的时候有多小,母亲说得最形象,她说可以装在我父亲的鞋子里。出生的时候我只有三斤多,最后怎么活下来了,估计更多是靠的运气——“此乃天意,天不灭曹”。及长至五岁,就跟着两个哥哥去上学了。 我觉得那时候我是个最悲催的学生,说是跟着两个哥哥...
文情关注丨黄河故道、草原风情与市井烟火
拿到《雾行者》(上海三联书店2020年1月版),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腰封上“路内超越所有期待全新长篇,一部‘不可能’的小说”这句醒目的推荐话语。在当下这样一个特别注重于“抢眼球”的市场经济时代,书籍腰封上那些夸大其词的推荐语,在很多时候都是不...
短篇的艺术丨短篇小说的“饶舌”
一 毫无疑问,李洱是一位天才的小说家。最早读到他的短篇小说时,我就已经意识到了。我与李洱认识十七八年了,很早就注意到他文本中体现出的与众不同的、独特的叙述语气,以及这种独特的话语方式所生成的独特的文本语境。我曾说,他以自己特有的语言风格、他...
小说的可能性丨“荒诞”的可能性
如果接受比喻,文学,在我看来是一面放置于我们身侧的镜子,它透过里面的镜像向我们言说它所感受、领悟的喜怒哀乐以及它们的复杂纠结,它对于世界、生活的认知,同时呈现作家“个人的缪斯的独特的面部表情”——是的,它依然是“反映论”的,只不过在这里我愿...
散文随笔丨胡适与郭沫若
一 胡适与郭沫若的恩怨,私下存在时间或许要长一些,可公开诉诸文字,还是由郁达夫的一篇文章引发。 一九二一年五月,那部一举名满天下的小说集《沉沦》尚未出版,郁达夫用相当激愤的语言,对世事、文坛进行了严厉指责和举证批判:“我们中国的新闻杂志界的...
散文随笔丨迁徙的家园
“问我祖先来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在家乡,这句话妇孺皆知。可是,我们真的都是从山西洪洞大槐树来的吗? 一 “三月辛巳,与盛庸遇于夹河,谭渊战死。朱能、张武殊死斗,庸军少却。会日暮,各敛兵入营……是日复战,自辰至未,两军相胜负,东北风忽起,...
散文随笔丨心灵的呼喊
午 孩 他是一个孤独的、沉默的、可怜的、忧郁的孩子。他可能八岁,也可能九岁,但肯定不会超过十岁。他没有自己的名字,这是最令他伤心的一件事情。当他懂事以后,他知道从天空中飞过的鸟儿有自己的名字,在春风中摇曳生长的花朵有自己的名字,匍匐在地上的...
散文随笔丨年少读书时
上世纪七十年代,“文革”中后期,我上了初中,精力旺盛,求知欲也日渐强烈,身心渴望有更多精神食粮的滋养,但是却苦于无书可读。确切地说,是没有感兴趣的好书可读,这种好书,在我,就是一些文学作品。当时除了课本,供人阅读的东西少之又少,即使是小人书...
散文随笔丨乾隆出生地之疑及其他
记得一位史学家曾说过,三百年的大清政权是中国封建社会历代王朝中相对腐败的一个朝代,也正因为它的腐败,给后来的文艺作品提供了取之不尽的创作源泉和故事背景。 乾隆生于承德? 关于乾隆的出生地,一直是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经过仔细的研究、论证、分析...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长城
订阅全年后,您可享受以下权益
①该本杂志即日起至未来1年内所有更新电子版杂志的使用权限;
②赠送该杂志的所有往期的杂志的使用权限,有效期1年。

全年订购价格: ¥54.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长城

杂志价格:¥9.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长城

杂志价格:¥9.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