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型小说选刊

微型小说选刊 (2018年15期)

类型:半月刊  类别:文摘文萃
近年来,在文学类期刊普遍滑坡的情况下,《微型小说选刊》坚持正确的办刊方向,准确定位,以鲜明的特色和个性赢得了广大读者,迅...     展开
原价:¥5.00   促销价:¥2.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超级想象丨帕尔姆最后的杰作
在西罗王国,眼镜匠帕尔姆是个异类,他一直将自己制作的眼镜称为作品,而不是如其他匠人那样称为货品。异类是要受到嘲讽的,帕尔姆成了很多人口中的笑料。但在极少数人眼里,帕尔姆制作的眼镜更应该称为杰作、神作。他们是这些眼镜的佩戴者,除了帕尔姆,只有...
微型小说读写讲堂丨情节的“折叠跳移”与创意的“斜升反转”
申平的《记忆力》是一篇被《小说选刊》等多家刊物选载,在各种评奖中多次上榜的微型小说经典。它的故事内核是:陈大福参加毕业50周年的同学聚会,但所有男女同学都不认识他了,只有当同学们想起了他“50年前偷农民的地瓜被抓住游街”这样的丑事后,同学们...
社会大千丨采访江秀琴
这条路,走了多少回了?让我算算,这前前后后,应该是七回了吧。 每往返一次,我的心,都如尖刀划过…… 虽然那场巨大的灾难离我们远去,已经快一年了,但留在心底的伤痛、呈现在眼前的现实,是无法与时间同步,慢慢消去的。 前往汶川的路上,我不止一次地...
社会大千丨我不认识他
我在这座城市上大学,女友却在几百公里外的另一所大学里,因此,每个月的最后一个周末,我都要乘坐火车去看那个美丽的女孩。为了在一起的时间长一些,我选择了夜间上车、凌晨到站的那趟车,硬座的票价也适合穷酸的我。 今天,我看了看车票,根据经验,应该是...
社会大千丨蓝花碗
他是搞摄影的,但更痴迷民间收藏。他去过很多地方,读过很多古籍,也结交了许多的业内人士,对收藏很有一番见地。 这天他在大山里采风,口渴得要命,看见青翠掩映下一个小村,村头有个小茶棚。他疾步向前,要了一碗茶,正欲喝时,忽然看见茶嫂一手端着一只碗...
社会大千丨门卫
吴有财当门卫已有一年了。 吴有财此刻闷坐在传达室里,灯也不敢开,大气也不敢出,他想他今天怎么就这么倒霉呢?要不是天热,要不是停电,要不是不放心去检查一下厂办大楼,要不是刚走到办公室的窗口偏偏电就来了,一切的一切就不会发生,就在灯一亮的瞬间,...
人与自然丨狼虫
翻开《词典》,我没有找到“狼虫”这词儿。然而在我们关东大地上,听老人说,在大帮狼群中确实有狼虫存在。 七叔就亲眼见过一次狼虫。按照他的说法,狼虫很像狈。“狈”的注解:传说它是一种兽,前腿短,后腿长,走路时得趴在狼的身上,不然就不能行动。有一...
人与自然丨鸟屎
李光与鸟的较量是从一泡鸟屎开始的。 当时,李光还是个刚背起书包上学的孩子。学校整天批这斗那,老师也不正儿八经上课,书读着便无趣。 无聊中,李光发现了一片老树林,就壮着胆子走了进去。 树林里有好多鸟。起初,鸟儿并没因李光贸然地闯入感到惧怕,依...
成长足迹丨线穗奶奶
那是个春日,线穗奶奶在一派丽日的院子里,咔哒咔哒摇着打车打线。这时,五六个孩子跑进院子,麻雀争食一样嚷嚷:奶奶,二孩儿胳膊掉了。 她停了打线的当儿,邻居梅朵抱着四五岁哇哇大哭的儿子跑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对她说,二孩儿胳膊脱臼了…… 乖,甭哭...
成长足迹丨定钢锤
小时候,但凡遇到拿不准的事情,我们往往会采取定钢锤的办法来解决。眼睛紧盯着对手,嘴里大声喊:“定钢—锤!定钢—锤!”铿铿地跺脚,再将藏于背后的手猛地伸出来:石头、剪刀或布,一般三局两胜,输赢立见分晓。 我又一次败给了王三旦,只好乖乖去背坐在...
人海瞭望丨火眼金睛
大高是河洛地区远近闻名的杂技演员。一般杂技演员都有绝招,否则,难以在这个行当里混,一招鲜,吃遍天嘛。可能大家都看过“口中喷火”的杂技,演员嘴里能喷出长长的火龙,或一团一团的火球。大高早就不玩这个了。按他的说法,这个是初级的,他玩的是眼中喷火...
人海瞭望丨酒神
王福面有异相。凡是见过他的人,都不会忘记他的形象。 王福的头滚圆滚圆的,像极了春秋时期的酒樽,眼睛、鼻子、嘴巴也是大孔的,刚好成了酒樽出酒的几个孔,咧开嘴一笑,就是出酒的前兆了。 王福的父亲是建筑工人,父亲下班回来,他乐颠颠地跑上去递上酒壶...
人海瞭望丨回家
今年的同学聚会,我们决定去成都。我负责和范高联系,可是,他的手机关机了。我知道范高很忙,他是一家房产公司的老板,身家过亿。我一般不和他联系,免得人家以为我想沾他什么光。我还是去年同学聚会时打过他的电话。比起他来,我是穷人,“穷且益坚,不坠青...
人海瞭望丨沉船
老吴发现了一条沉船。他是在摇着自己那条从父亲手里接过来的爷爷在世时使用的船,去远海打鱼时发现的。老吴的这条船可是有年头的老船了。别的不说,船身上的锔子多得数不清。可就是这样一条快要散架了的船,老吴硬是坚持摇到了他四十八岁。老吴想,再过两年就...
职场商场丨买梨
中秋节到了,张山跟老婆的单位都发了两箱梨,晚上小舅子又送来一箱,家里每个角落都有了梨的味道。 要下班时,组长对张山说,副主任一个亲戚今年梨园大丰收,他想请大家帮帮忙买一些。张山一听,直摇头:“我家里已经有好几箱了,再带两箱回去不被老婆骂死才...
情爱探幽丨请帮我拿个主意
小君是我大学时的同学,曾经为了一位叫小丽的女生喝醉过,把一个橘子连皮吃下去。毕业后我们天各一方,为着生存和发展少有联系。前不久他突然要来深圳找我,说有重要的事情请我帮他拿个主意。 再次见面,小君已不是十多年前我印象中消瘦精神的小君了,他变胖...
情爱探幽丨茶楼
阿月在古镇上开着茶楼,茶楼是父亲买下的。阿月的父亲喜欢去茶楼喝茶,泡一壶好茶,清茶的香气在身边缭绕着,听周围的人谈古论今,谈东道西,其乐无穷。 茶楼是二层的小楼,木格子窗户,旧木桌子,旧木凳子,还有旧竹子藤椅。阿月负责送茶,客人一落座,阿月...
军营内外丨恋石
原想着屋里要比屋外暖和些,进到屋里,乍地一寒。 但是,眼前蓝蓝的地板又让我心头一暖,仿佛进入了一片海。 她在用电水壶烧水,她扭头对我说,冷不冷?我屋里没空调也没取暖器。 我摇摇头,快速打量起她的屋子。除了这蓝蓝的地板,屋里还有各种奇形怪状的...
军营内外丨你见到我爸爸了吗
孩子的爸爸在岛上当兵,孩子跟妈妈去过一次。在岛上,孩子看见爸爸了。孩子觉得穿着军装的爸爸很好看,也很威武。那几天,孩子的爸爸总是抱着孩子在岛上玩,孩子看见岛上有很长的海滩,海滩上栽着很多椰子树,孩子爸爸摇一摇椰子树,就有椰子掉下来。海上还有...
家庭内外丨骗娘
春节过后,娘给李东家里打了个电话。李东在上班,电话是媳妇邱月接的。娘的声音很着急。 娘说,抽屉里的钱,不见了!你和李东拿过吗?邱月说,娘,什么钱?娘说,就是那一千块钱啊,我放房间里的第一个抽屉,一本厚厚的《金光大道》书压着呢。现在不见了!这...
家庭内外丨老婆是所好学校
女人不爱说话,尤其是男人发脾气的时候,女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好像男人不在身边。等男人的火气消了,女人才开始和男人讲道理。男人往往后悔,涎着脸嘿嘿笑,讨好女人。 好像女人单位的事儿不多,每天都是女人先回来做饭。饭做好了,男人也到家了。有一次...
人间沧桑丨金山
接到材叔的电话,洪老板心急火燎从香港往惠州赶。 材叔在電话里说,你妈妈今天主动说要让你回来,看样子她想认你了。他一听,眼泪马上就下来了。哦,妈妈呀,你四十年不肯认儿,这回终于松口了!是不是你听说儿真的要把鸡公山变成金山银山了? 从香港到母亲...
人间沧桑丨献地户
斗地主,分田地、分房产,能分的大都分了,下中农也分到了土地啥的,有的地主被掃地出门。斗地主成为一时话题,批斗会上有把地主揍毁的。 佃户上台诉苦,控诉地主恶霸剥削、欺压百姓,霸占民女的罪行,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有个苦大仇深的,猛从腰里拽出根擀...
人间沧桑丨寻访私奔的祖母
那一年,我打算去看望我的亲奶奶。 我没有见过我的亲奶奶。我现在叫的这个奶奶,是我父亲的后娘,也就是我祖父后讨的老婆。我祖父这个人,脾气暴躁,动不动就骂人打人。好在我的后奶奶身材高大,也是个大嗓门,她在前村骂,后村的人都能听见。他们年轻的时候...
乡野风情丨借钱
翠芹婶说,姐,你就让我干一会儿吧。你家这么大的事,我一点忙帮不上,心里难受。 年幼时在乡下,生活中总也绕不过去的一个字,那就是“借”。借什么呢?借钱。我八岁时父亲去世,母亲一个人拉扯我和大我三岁的哥哥,土里刨食,一分钱掰成两半花,即便是掰成...
乡野风情丨温锅
黑王寨的人,不是老门老户的,很少有人知道温锅是咋回事。 老门老户的,年纪四十以下的,知道温锅是咋回事的人,也不多。 陈六是个例外,四十岁以前就晓得温锅是咋回事,还经常温锅来着,不管你是老门老户,还是外地落户到黑王寨的。这跟他的身份有关,他是...
乡野风情丨寿碗
正月初十,天不亮,春英就起了床。老公问:“不多睡一会儿?” 春英说:“我睡不着。” 老公劝:“楼下有二万他们安排,不用你操心。今天是你生日,你尽管休息。” 女儿也醒了,大声喊:“妈,过来一下。” 女儿给妈买了生日礼物,一件浅灰色的羽绒服、一...
今古传奇丨家规
时长天有两大嗜好,其一,武术,人称“武痴子”;其二,喝酒,人称“时长喝”。 他最忘我的境界是喝到七八成后,开始打醉拳。打累了,或醉意上来了,就随地而卧,鼾声如雷。 时长天有个拳友叫过山云,打形意拳的,他除了拳,他也喜欢喝一盅,两人对了脾性,...
今古传奇丨派饭记
萧三爷救的秀才,有是土匪的嫌疑,这让管家心里很不安。 萧家冲是雪峰山腹地一个村庄。萧三爷有良田百亩,是村里的大户人家。他乐善好施,修桥铺路、赈灾救民,乐此不疲。人送绰号:萧大善人。 那一天,是个风雪夜,管家在巡查院落时,发现一个人倒卧在大门...
今古传奇丨怪人老
老何年轻时曾留学国外,追随孙中山加入同盟会,是辛亥元老,民国后在江南某省任民政厅长。 当时全国开展新生活运动,省主席积极响应。这天在省政府大会上,省主席口若悬河,大讲特讲树新风,勤政廉政,同时提到了民政厅。“民政关乎国民生活,一定要做表率,...
外国微型小说欣赏丨作家要寻找自己的一间小屋
我曾将长篇小说里蕴含的微型小说称之为“一幢楼里的一个房间”。南非作家库切的长篇小说《男孩》(又译《童年》)里,我拎出过一篇微型小说《自行车》。 现在,我从美国作家桑德拉·希斯内罗丝的长篇小说《芒果街上的小屋》里,提取了一篇微型小说...
锦溪故事丨偶遇
半夜,乔敏忙完手上的事,想着第二天要开车出趟远门,便急急到镇外加油站去加油。 加油站外小路转角,明亮的灯光处停着一辆银灰色外地牌照的宝马小车,小车旁站着一位年轻女子。女子拦了一下乔敏的车。 乔敏犹豫一下,停下车,放下车窗玻璃。 女子轻声说,...
锦溪故事丨对手
锦溪镇芙蓉路上开有两家风格迥异、口味相左的面馆,两店间隔一条马路,一侧是本地人做的红汤奥灶面,另一侧则是外地人新开的羊肉面馆。 锦溪不大,之前镇上的早点小吃也很少,故而那独家经营的奥灶面,独占鳌头,生意十分火爆,上午六七点钟,时常出现排队吃...
创作园地丨许愿
看看她的手。猫眼说。 于是她们把我的手翻过来翻过去,好像在找什么东西一样。 她很特别。 是的,她会去很远的地方。 是的,是的,嗯。 許个愿吧。 许愿? 是的,许个愿。你想要什么? 什么都可以?我问。 是的,为什么不是? 我闭上了眼睛。 你许...
创作园地丨一把手
舒被免职,胡最高兴了,他终于成了单位一把手。 舒和胡都是局长,不过舒是正的,胡是副的。虽然只是一字之差,实际却是天壤之别。舒是一把手,很注重个人威信,甚至有些专权,全局上下对他都唯唯诺诺,唯有胡例外。胡虽然是副局长,但他觉得自己能力更胜一筹...
创作园地丨痴呆鼓手
母亲早已入殓,闹丧的围鼓队还有一人未到,鼓、钹、锣等五件响器只得沉默着;而灵堂里早已挤满了亲友和看热闹的人。我在长沙打工,今晨才赶回。 父亲疲惫地躺在竹睡椅上,紧闭双眼,一动不动。母亲从发病到去世历时三年,父亲里外操劳,眼前与相濡以沫的老伴...
创作园地丨老林的高考
每年高考的时候,我就会想起他。 1994年,我拿着艺考的专业过关证找到了我们县重点中学的校长,想试试能否在那儿学习文化课。 校长一看专业过关证,二话没说,就把我留下了。 我先到教室看了看位置,然后就抱着被褥去了宿舍。 当时正是午休的时候,但...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微型小说选刊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45.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微型小说选刊

杂志价格:¥2.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微型小说选刊

杂志价格:¥2.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