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型小说选刊

微型小说选刊 (2018年14期)

类型:半月刊  类别:文摘文萃
近年来,在文学类期刊普遍滑坡的情况下,《微型小说选刊》坚持正确的办刊方向,准确定位,以鲜明的特色和个性赢得了广大读者,迅...     展开
原价:¥5.00   促销价:¥2.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微型小说读写讲堂丨核心细节的双线式结构
当我们用特有的微型小说感知方式发现了一个微故事内核,并通过想象与虚构、折叠与跳移,完整完善地把这个微故事内核提炼成一个微型小说的核心细节时,微型小说的构思和创作,就需要推进下列工作了:你的这个核心细节将置放在微型小说的哪个情节环节上?定位后...
人与自然丨花狗
庄户人家养狗,多为看家护院。 所以当大黄狗老死后,父亲就一直寻思着再抱条狗回家养。腊月里,张铁匠家的大狼狗下了一窝崽,个个憨态可掬。父亲假装到张铁匠家串门,回来后,对我们说,你們每人少吃两个鸡蛋,等过完年,我用十个鸡蛋给你们换条小狼狗回来。...
人与自然丨我不告诉你
朋友许大明喜欢旅行,每年的大部分时间他都是独自一人在山水间游荡。 大明回到老街休整,几个凉菜,一瓶杜康,就会勾起他肚子里道不完的故事。 这次是真的遇险,差点見不到哥们儿了。许大明醇酒微醺,红扑扑的脸膛绽着笑容。 原本就是找个原始森林走一走,...
社会大千丨走光的驴子
驴子不懂什么是走光。驴子也不知道,自己的形象会一夜间让整个城市的人津津乐道。 其实,驴子只是一头驴子,一头能拉车的驴子。只不过,这次驴子很荣幸地跟主人逛了一回城。 驴子的主人叫满梁,满梁拉了满满一车西瓜进城。从凌晨两点多出发,驴子拉着满梁,...
社会大千丨高楼坠物 高楼坠物
七月流火,暑热渐消。但台风却接二连三,且一个比一个嚣张、暴虐,“天一”台风在太平洋生成后,从三级台风,发展到四级台风,再发展到五级台风,最后以每小时150英里的速度在海面狂飙突进。这可是近年最强的一次台风,而且速度极快,路线诡异,它在海上莫...
社会大千丨医闹
男人跑了。 跑得比承诺与誓言落地的速度还快。 男人是前脚承诺,立下誓言,后脚跟跑掉的,应了那句古话,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搁谁谁不飞呢? 久病床前,把谁搁这儿都得飞,这是林巧和小姑娘们多次讨论后得出的结果,虽是一面之词,倒费了不...
社会大千丨街坊
老街的小巷窄窄的,长长的,廊檐接着廊檐。家家院落,起起伏伏,错落有致。 巷子的深处有这么两户人家,一家是胖婶,一家是老焉。 胖婶在巷子口东侧搭个帘篷,铁桶煨个火炉,置办了一个烧饼铺,做起了烧饼。胖婶做出来的烧饼,又薄又脆,焦香爽口,小巷的老...
社会大千丨归去来兮
踏进三月,陆家喜事接踵而来。今天又迎来了一家之主的50大寿。 相对于其他新移民来说,陆嘉良是幸运的。20年前全家从香港移民到多伦多后,他两周之内就找到了专业对口的工作。他们马上在名校区安家置业,还买了车。嘉良从《城市日报》小编辑慢慢爬到总编...
时代音符丨抉择
烟一支接着一支,饭却是一筷未动。 知夫莫若妻,见雷峻这样,洪茹就知道他遇到难事了。 她深知丈夫的脾气,不便过问,只是内心难免纳闷儿。 作为新淮县纪委书记,雷峻是个响当当的人物。为政多年,脚稳身正,名声颇佳。工作上他坚持原则,雷厉风行,堪称黑...
战争岁月丨根叶谣
二喜8岁时就跟娘去逃荒。路过黄家村时,娘病倒了,被一户人家接济。娘对她说,这方水土虽贫瘠些,但扎下根苗也会长出枝叶,留下当童养媳吧,或许能捡条活命。黄家二老老来得子,取名祥生,刚满两岁,图日后有个照应,就答应了娘。娘在黄家躺了半个月,病未见...
情爱探幽丨乌庄
去乌庄,钱雨知道一定会有艳遇。乌庄戏剧节,会聚集许多追求浪漫的人。他在整理行囊时,先放进去一盒他最先想到的东西,觉得可能不够,又放了一盒。不过盖不上盖子,取出来一盒。仍然盖不上,就都拿出来了—乌庄会缺这个吗,干吗要带?还显得挺那个的……出发...
情爱探幽丨女人如玉
女人和男人的相遇可以说是天意。 女人算不得漂亮,但是知性和优雅,平添了女人的美。 女人身边不乏追求者,但是女人清澈的微笑,让所有追求者止步。不过女人内心深处终究是孤独的,因此选择了一次旅行。 男人看见女人,眼睛亮了。 看见男人眼睛里的钦慕,...
人海瞭望丨桂花树
局里让老袁把桂花树挪走。局里的人说,给你一百块钱吧,自己找人挪,想挪哪儿就挪哪儿。局里的人又说,本来我们是想把树砍了的,考虑到当年是你栽的树,所以,和你打个招呼。你要以局里的大局利益为重,局里要扩建,这棵树必须挪走。 老袁一言不发。一百块钱...
人海瞭望丨纪奎护矿
纪奎一米八五的个头,长年剃个光头,满脸的络腮胡子,让人看着就觉得有些生猛。纪奎刚到矿上参加工作,由于长得几分恶相,又不识几个大字,就被分到了井下装矿班。 纪奎一身的蛮力,干起活来有股拼劲,很快就当上了班长。开始班里的矿工都还喜欢他这股不服输...
人海瞭望丨贵人韦阿发小传
韦阿发乃阳安镇人氏,他的贵人头衔不是自封的,是他救过四条人命才被公认的,前回有个小孩在水井边玩耍不幸落水死了,于是人们就说如果韦阿发在场那小孩肯定不死,可见韦阿发的光辉事迹何等深入人心。韦阿发其实是个石匠,最初为人修石磨,那时还没有碾米机,...
人海瞭望丨变成一朵花
女孩子都喜欢花儿,小草也不例外。 我说,又在看什么花? 小草跳起来,扭过头,说,六六,你要吓死我啦! 我吃吃地笑着,想,我要是变成一朵花就好了! 我有十只羊,羊儿在吃草,我在找花,等我发现一朵好看的花,一准又是在羊儿的嘴下。我骂羊,我说这花...
人海瞭望丨三爷
在广山片,三爷的热情好客是有口皆碑的。 不管是谁到他家来,三爷都会吩咐三娘:“摆桌子,上酒。”三娘的能干在广山片也是家喻户晓的。三娘就会笑吟吟地把客人招呼到饭桌前坐下,然后,摆上碗筷,打上一壶酒,从坛子里掏出一碗酸菜,端上一碟辣豆腐,对三爷...
打工世界丨我以前住在这里
一天晚上,我在书房看书,忽然,我听到窗外有哭声,准确地说,是抽泣声。我把窗子打开,果然,是一个女孩在我窗外抽泣着,我问:“谁呀?” 女孩说:“我,李红。” 我问:“你怎么啦?” 李红说:“我以前住在这里,但现在,这儿全变样了。” 我说:“不...
打工世界丨归队
雨夹雪,下了两天一夜,又刚过完春节,大留和二屋急着回油田,一连去了三趟车站,都说没车。他们懊丧地往回走,柳树上满是树挂,银雕玉琢一般;路面上结着一层冰,稍不留意就会摔倒。 大留说:咋办? 二屋说:再耽搁不得了,三年合同这就期满,是走是留还不...
家庭内外丨习惯
这一趟,张树安从新疆温宿返回浙江浦江对接工作。援疆干部对时间记得十分清晰、准确(而且时不时换算两地时差),这天是3月8日。他在温宿生活已过一年了。 这天早晨,张树安竖起两个指头,郑重向妻子宣布:回家这三天,第一,重操旧业,烧饭炒菜由他承包,...
家庭内外丨跟踪
海浮山公园是朐城最大的广场,不等夜幕降临,这里就聚集了太多的男男女女。 我坐在凉亭的一角,眼睛死死盯着一对跳交谊舞的男女。男的魁梧高大,女的风姿绰约,像极了一对夫妻,每一个动作都那么默契,他们此时正配合着音响的咆哮而翩翩起舞,优美的舞姿不时...
家庭内外丨锦衣
张三告诉妈,自己在十月一日结婚。 这个消息来得太突然,张三妈几乎从床上滚落下来,趿拉一只鞋,跑到院子里,抬头看颜色发白的太阳。一只喜鹊站在枝头上,嘎嘎地叫着。 张三妈说,那是啥时候的事儿? 张三妈说的事儿,是指张三跟即将结婚的媳妇啥时候相识...
成长足迹丨纯净的天空
向小磊,不报此仇我誓不为人!我常常对着向小磊那瘦长的身影咬牙切齿。向小磊却浑然不知,依然像一只混进鸡群的黄鼠狼,大摇大摆,我行我素。 最初结下梁子,是因为张子默。张子默是我同桌,我厚厚的几本日记里,凝聚着一个十七岁女孩最初的情愫,那就是张子...
成长足迹丨突然大哭
阴历小年过后,四玖像变了个人样。天刚泛白,就起床了。往时,这样的时候,爷爷奶奶也不知要喊多少遍,甚至威胁说,再不起床,上学就迟了,四玖才懒懒地爬起来。 四玖匆匆吃了饭出门。 外面飘着雪花。 爷爷喊:“不是放假了吗?” 奶奶喊:“放假了还出去...
乡野风情丨失衡
在黑王寨,最喜欢穷讲究的人,莫过于四姑婆。 这点上大家都理解,并报以极大的尊重,毕竟,四姑婆是身上通神的人,神不讲究,凡夫俗子眼里就少了尊重。可你大老吳捡破烂讨口饭吃,穷讲究个啥。 这个穷讲究,是从村主任陈六嘴里传出来的。 四姑婆没有亲见,...
乡野风情丨斗酒
陈墩镇是个酒乡。以前,每年初冬时节几乎家家酿点酒。到了春节,每家都会拿出自家酿的酒招待亲朋好友。 陈墩镇的酒,其实每家都是不同的,叫法也不同,然大体分为三大类。一是白酒,有的称之为老白酒。直接用乡下产的新米酿制,白白的如米汤,醇醇的,微甜。...
乡野风情丨麦
我家有十亩地。北地五亩,东地也是五亩。 十亩地,一亩种了油菜,九亩种了麦子。薅了东地的油菜,拖磙碾好晒场,又要收麦了。先收北地的麦子。边割边拉,四把镰刀忙碌一天,收的麦子不到两亩。其实,说是四把镰刀,我十二岁,妹妹十岁,两个孩子能出多少力。...
人间沧桑丨荷花, 荷花
秦二奶奶是我们黄龙镇的名人。 秦二奶奶是一名乡村教师,她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了黄龙镇的教育事业,桃李满天下。每年2月8日秦二奶奶生日这天,都是黄龙镇最热闹的日子,她的学生会从四面八方赶回来为她贺寿。据说秦二奶奶的学生中,职位最高的已是某省副...
人间沧桑丨万大清
万大清是个土匪。有人说,他只抢富人不抢穷人,是个义匪。 这话我不赞成。既是匪,又何来义。即便是一些艺术作品里那些先抢杀百姓,后来去打小日本成为英雄的土匪,也该功过分明,不能将功抵过。更何况万大清与英雄还毫不沾边。 万大清真人真名。有关他的传...
历史观园丨我是阿和,不是阿斗
我是三国刘玄德的长子刘禅,我出生的晚上一只白鹤飞到屋上,高鸣四十余声,向西飞去。“鹤”者,和也,我本来就是为和平而生,不知道父亲当年为什么就偏偏不知道这个玄机,也怪他的名字叫玄德,不叫玄机,换成玄机就知道了吧。 父亲不为我取名阿和却偏偏给我...
辛辣酒家丨饭局
异域人终于来到了帝豪大酒店。但见酒店大门巍峨,豪气冲天,自动玻璃门,时髦洋气,大厅富丽堂皇,很是气派。在服务生的引导下,异域人往666包厢走去。 半个多小时前,异域人刚想吃晚饭,手机响了,朋友叫他即刻去帝豪大酒店666包厢,有饭局。 喧闹声...
辛辣酒家丨廉政局长
潘局被评为年度廉政局长。潘局捧着获奖证书走出会议中心,很多领导都向他祝贺,问他要不要坐车,顺带捎一程,潘局脸上似笑非笑地挥手说,我走走,环保,还锻炼身体。潘局没有私家车,局里的车也让几个副局长用,他上下班要么挤公交,要么步行。走走,环保,还...
评论丨选择“闪光点”
在很多年以前,著名作家王愿坚就提出,写短篇小说,要有一个“黄金点”。可惜。没有多少人注意。这是一个至理名言!一篇小说,一定要有一个让读者动心甚至看了震颤,看了忘不了,读了挥之不去的东西。我们称它为“闪光点”。微小说更需要如此:因为它太短了,...
创作园地丨捉迷藏
杨国正不吭不哈地突然造访寒舍着实吓了我一跳。 杨国正一屁股坐进松软的沙发里,扫视一眼我家的大客厅,轻声说:“我今天来,你应该明白咋回事吧?” 我分明闻出杨国正声音里有悲哀有愤懑的味道。 我知道,他悲哀,是悲哀我俩同村同学;他愤懑,是愤懑我在...
创作园地丨剑
段佥刃轻轻地抄了一把清水,洗去剑身上的磨石污渍。用棉纱拭去残水,又用干净的麂皮小心翼翼地通体擦了一遍。玄灵剑顿时透出一股冷莹莹的光,寒气逼人。他习惯性地用大拇指去戗试刃口,嗞的一下,结着厚茧的大拇指已然被划破,迸出血珠。那血珠沿着刃口倏地滑...
创作园地丨花絮
我和老康他们顺着湿青的石道向丛林的深处走着,远处传来幽幽的水声。林间酝酿着湿热的空气,我耷拉着舌头有气无力地跟在老康腿边,真不知道他们节目组扛着一台笨重的摄像机是怎么过来的。 补给不足,目标未定,这期的节目很有可能砸掉,所以大家一路上谁都没...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微型小说选刊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45.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微型小说选刊

杂志价格:¥2.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微型小说选刊

杂志价格:¥2.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