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型小说选刊

微型小说选刊 (2018年13期)

类型:半月刊  类别:文摘文萃
近年来,在文学类期刊普遍滑坡的情况下,《微型小说选刊》坚持正确的办刊方向,准确定位,以鲜明的特色和个性赢得了广大读者,迅...     展开
原价:¥5.00   促销价:¥2.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微型小说丨核心细节的文学性裂变
刘国芳创作微型小说《风铃》时,把一个微型小说的核心细节做了精致精美的“文学性艺术裂变”,熔铸了一个独特的、诗化了的文学情节,用一个包蕴着人性善和爱情美的隐喻细节,成功地塑造了一个忠于爱情、挑战世俗的令人敬佩的“兵哥”形象。这其中,用“动作性...
名家新作丨李婶做屋
李婶是大路李家人,但早几年,李婶就进城了。那年李婶的老伴在砖窑出事,人掉进了砖窑,把一双腿烧了。当时李婶家两个孩子还没长大,李婶为了生计,只好自己到城里来找事做,但年纪那么大,在城里找不到事。没法,李婶只好在城里卖东西,夏天卖仙年糕(凉粉的...
爱海泛舟丨关门
叶慧最近总是睡不好觉。夜里失眠,白天精力自然跟不上,整日哈欠连天的,一看书眼睛就发花,让她痛苦不堪。 事情的起因竟缘于关门。 叶慧的父母分别在棉纺厂和手套厂工作,两人都上夜班。不过,一个是夜里12点,另一个却是凌晨两点的班。问题就出在这儿,...
爱海泛舟丨花开的声音
路的两边是山,山的两边是崖。沿着细长而崎岖的山路,她牵着孩子的小手,向山下走去,步履沉重而缓慢。 “妈妈,我听到花开的声音了!”孩子扬起小脸,满脸兴奋地说。 她向路旁看去,漫山遍野的野花开了,开得正盛,一簇簇、一片片,像一张张盛开的笑脸。一...
人与自然丨老山参
说不懂你就是不懂,一个“山”字,就考你个蒙。 两个人一同在山上走了一天,一个说:“一天也不见个人影儿。”那个说:“有人呀,有三个人,在咱们前后走着。” 这咋回事儿?那就得说说山里的规矩。红绿灯、斑马线,大马路上的条条道道,其实,深山老林子也...
人与自然丨刺狼
那年,我随电建队伍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进行施工建设。 当时草原上野狼很多,晚上我们睡在房子里,经常听到围墙外有狼群在嚎叫着。庆幸的是,作为那个年代很知名的国营单位,国家为我们配备了几支老旧的步枪,一是为了维护治安,二是为了防止草原上的野兽袭...
社会大千丨温暖的夜晚
十几个高中同学聚会,酒至半酣,有人提议说一件自己难忘的事。 轮到秦渊海时,他沉默了一小会儿才说。上世纪80年代初,我刚十来岁,和父亲到县城买年货,结果和父亲走散了。当时我很害怕,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走啊走,一边走一边流泪。太阳快落山时,我又冷...
社会大千丨稻香
李群忙完应酬,从亿丰商厦出来时已是晚上八点。他驱车走在繁华的街道上,心里并不平静。刚才酒桌上同行的话还响在耳边:这些年,市县里只要有人进了省城站稳脚跟,你就无法摆脱市县来人的烦扰或者纠缠。你帮他把事办了,孝敬菩萨的话也会说;可要是帮砸了事,...
社会大千丨债单
小车飞驰,车外不断变幻的世界看起来新奇而刺激。 “老婆,你还怕吗?”宋富瞥了眼坐在后座一直抱着行李箱的女人。 “不……不怕。”女人激動地说,粗大的双手紧紧搂着行李箱中一大沓一大沓的百元大钞,似要将大钞融入身体里去。 “我们发财了,我们终于发...
社会大千丨行为艺术的自行车
“唧唧啾啾、唧唧啾啾……” 小区门前那棵大榕树下常有鸟鸣,那是一辆自行车在欢歌。 一天,榕树下来了一位姓周的理發师傅。周师傅那辆自行车上挂满了竹篾编织的各色鸟儿,铃铛发出的声音是鸟鸣。小区的老头老太太每天带着牙牙学语的小孩儿驻扎在这里,悠闲...
哲理佳品丨阳光蛛
小蜘蛛出生在阴暗的家族,祖祖辈辈生活在农家墙门角落、床底、家具脚,以及柴房、猪栏和茅坑的四周;总之,遗传基因和家族传授的经验让它们世代守在阴暗恶臭的地方,幸福地度过或长或短的一生。在蛛族,雄性短命,最多活两三年;而雌性长寿,能活十到二十年。...
广西作家小辑丨60岁生日
12月5日。 天刚拂晓,夫人交给他一张卡,说今天放假,你想去哪里去哪里,你想怎么过怎么过,你想跟谁过跟谁过,24小时有效,密码是551205。 申君扶了扶眼镜,鼓着金鱼一样的眼睛,看着夫人,不说一句话。 夫人说,不相信?我是真诚的,这些年太...
广西作家小辑丨捕蛇者
我爸死了!电话那头,堂妹在哭泣。声音凄凄楚楚的。 二叔死了?我愣怔着,不敢相信。 二叔是我爸同父异母的兄弟,也就是堂妹的父亲,今年才58岁。身体很是健朗。二叔人长得英岸魁梧,在全村,算是数一数二的人才。二叔让人仰羡的,不是他的外表,而是他那...
广西作家小辑丨双喜临门
从村头到村尾,从磨坊到肉店,吉祥好几回偶遇连旺。 吉祥正眼也没瞧他,扭头走到另一条巷里。 吉祥,吉祥……他在后面连喊几声,吉祥当作没听到。 风很大!要是他下回质问为啥不理他,她就这么回应。其实,也完全没必要回应他,他算她什么?除了跟他有过一...
广西作家小辑丨思想汇报
海沙镇党委李书记走进办公室,电话就“铃铃……”地响了。 “喂,哪位?” “我是老牛啊!有关你们镇教办主任老陈……” 接连几天,李书记在家,在办公室,类似内容的电话就接到了好几个。打电话的,都是镇里不好得罪的人物,市局个别头头。现在,就连前任...
广西作家小辑丨赵一眼
赵小雅被人冠上“走了眼”的别号后,买卖说不上一落千丈,却也是大不如前。 赵小雅正是铜州城鼎鼎有名的古董店德宝坊的掌门人兼首席鉴宝师,德宝坊到赵小雅手上时,已是第十二代传人了。那块古朴典雅的德宝坊招牌,见证了几百年来铜州城的荣衰。如今的繁荣兴...
广西作家小辑丨“神算”王顺口
小时候,在我们镇上时常碰到一个长年戴一副墨镜,肩上挎一个扁长的铁皮盒,腰带上托一个琴筒底座,一边不紧不慢地走,一边拉胡琴的盲孩子。这人八成是王顺口。 王顺口比我大七八岁,据说婴幼儿时期视力很正常,长到四五岁,眼睛突然不舒服,就用小手使劲揉,...
人海瞭望丨崔振基
崔振基曾是镇上响当当的人物,尤其在西医还没有普及之前,可谓妇孺皆知。 崔振基的中药铺在小镇的南头,房子临街,没有门匾,营业时一只“悬壶济世”的葫芦挂在门外。经过的人总是先闻到浓烈的草药味儿,再看见药铺门口那随风摇曳的葫芦。 我小的时候让他看...
人海瞭望丨木匠张
说起木匠张,方圆几十里没有人不知道的,提到他的本名,怕是知道的人没有几个,故此,本文也不再提及。 行内的人都晓得,木匠有圆木匠和方木匠之分。圆木匠,指专门制作圆形木桶的木作,就是人们常说的箍桶匠;方木匠,就是制作桌子、柜子等方形的木作。木匠...
职场商场丨两个男人
刚忙完江总的后事,从墓地回来,就有人给汪旭递话,下一步耿总可能有大动作。领导上台都有大动作,这是规律。只是这次这个姓耿的大动作会不会拿他汪旭开头刀?汪旭禁不住在心里喊,老江你他妈的死得也太不是时候了,你死了一了百了,我手头的事怎么办?汪旭手...
职场商场丨旺铺
老张和老邓都是包子铺老板,店面相对而开,中间隔着一条街。 这几年,两家的生意都不太好,不知道是卖包子的多了,还是吃包子的少了,反正是没挣到钱,幸亏房子是自家的,也没雇工,否则肯定要亏本。 两个月前,一个卖炸油条的大姐推着三轮车来到老张的包子...
家庭内外丨兄弟
秋风凉了。两个老人牵着手,在街头漫步。他们走得很慢,不时有一两片落叶划过苍老的面颊。 瞎子喘着气,说:“哥,走不动了。” 大奎说:“哥也累了,那就歇会儿。” 路边的长椅上,覆盖着枯叶和灰尘。大奎拿袖子抹了几个来回,又俯下身吹了吹,扶瞎子坐下...
家庭内外丨迷失
孙涛常常想不通,蒋芳在想什么。 比如说,早上起床。蒋芳明明醒了,孙涛去了趟卫生间,洗脸刷牙,又到外面跑了一大圈。蒋芳还没起床。蒋芳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大大的眼睛看着白白的天花板。孙涛出去时,蒋芳的眼睛这样睁着,他回来了,还是这样。 这不是第一...
战士足迹丨李干事蹲点
李干事即将结束在九连的蹲点。回机关后还要交一份帮带报告,他抓耳挠腮一下午,没什么进展,于是在院子里走一走,找找灵感。 再回连队时,看见连值班员孙排长正伏在桌子上写什么,表情极其认真。李干事心想,这个连的干部责任心强,这一点要着重写写。 天要...
战士足迹丨老兵
老兵最引以为自豪的就是他曾经当过五年兵。无论别人打听不打听,只要你与他搭上话,不出三五句,他准会将话题转到他当兵的经历上去,只要你耐心听,他便会滔滔不绝地一直讲下去。坐着变成站着,轻声细语会变得慷慨激昂,手舞足蹈的老兵仿佛又回到了枪林弹雨、...
山乡异闻丨村里有情况
一天,贺聋子溜达到村支部附近,他看到村支部院内停了几台轿车,还集聚了一些人。贺聋子一抬头,又看到村支部房顶的烟筒呼呼地冒着烟。贺聋子的心咯噔一下子:“这村食堂怎么又活了过来?” 贺聋子耳朵聋,和他说话得比画着大声喊,可他有时也听不准。人们说...
山乡异闻丨精准发财
老王贼精。前些年政府倡导退耕还林,很多农民还舍不得那一亩三分地时,他一口气把自家的二十亩泥沼田退了。他拿着政府给的补贴买了辆三轮摩托在县城搞运输,三年换柳微,又三年换成了后八轮。 当村民都感觉城里的钱好挣,纷纷往城里跑时,老王却把自己的后八...
人间沧桑丨等鱼断气
清明时节有微雨,不知怎么就想起了父亲。 大概是1969年前后,母亲因肝病导致脸部浮肿。肝病,向有“女怕脸肿,男怕脚肿”的说法,当时求诊于龙华医院王寿生,王寿老见状即授一消肿利水的奇方—鲫鱼汤,他认为,患者急需补充优质蛋白,既是优质蛋白又能消...
人间沧桑丨琴师
我们小的时候,住在县剧团里,父亲是团里的琴师。 父亲喜欢喝点小酒。微醺时,有时会拉一曲,背对着那棵扭扭曲曲的歪脖子树。母亲高兴了,会说,你爹以前可是省剧团的呢。不耐烦时,骂骂咧咧道,拉什么拉,像丧门星一样。 因为父亲喜欢拉那种若断若续的调子...
今古传奇丨道德
邓州,最早是邓国。有国必有王。 王有王的乐趣。闲得无聊,常去打猎。那时候,八百里伏牛山余脉犊牯山深处可猎之物众多,狼虫虎豹都有。 王箭法不错,嗖一箭出去,便有只小鹿应声倒地。“王,好箭法!”一干人齐赞。王得意,哈哈,哈哈,仰望天空,大笑。笑...
今古传奇丨飞石
闽西七月,色彩斑斓,山谷间层层梯田,“八月粘”一片金黄。 初九,宜出行、纳采、沐浴、订盟,忌动土。 申时,红日西斜。达德看到,稻田上空清新而透明,悬浮着百十只飞翔的红蜻蜓。 达德是俺家族人物。《武邑志》载:“光绪二十八年,乡试中式。” 此时...
外国微型丨小说欣赏怎么写不出场的人物
人物不出场、不露面,我们却能看到那个人物“在场”,那个人物的形象。教科书里,是指侧面描写的手法。但是,侧面描写这个概念包含了对“在场”人物。刚才,有人提出了,我认为,还是暂时抛开预定的概念,我们的注意力还是集中在怎么写不出场的人物。再缩小范...
创作园地丨头疼
最近我得了头疼的毛病,平时头不疼,每当我和领导出差时头就疼。 以前我是愿意跟随领导出差的。和领导出差吃得好,住得好,全国各地飞来飞去的,出差实报实销不说,每次领导买纪念品时也带我一份呢。 可自从中央的八項规定出台后,情况就有了变化。飞机不让...
创作园地丨面子
初中毕业那年,我没考上高中,初恋梅子也毅然弃我而去。好面子的我一气之下,跑到广州打工,一别家乡就是三十年。始终和读书时一样,一瓶不满半瓶晃荡,干什么都出不了彩。最后八九年才选了一个相对稳定的工作,累是累了点,技术含量不高,最关键的是,管我的...
创作园地丨优秀的云朵
近日,有女子,着汉服,从云中而来。 半山之畔,即将举办神仙会,测试每个人的内心世界。获得优秀者,将获得时光针一枚,赐淑女名匾,着汉家霓裳,环球周游一圈。 来人是婕妤,我的远房妹妹,虽然早生多年,芳邻有一千九百八十,但她听说这等时尚好事后,那...
创作园地丨预演
我们是老同学,那时我们俩并排坐在最后一排课桌。当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的时候,我们常在一起冲着他的后背做鬼脸儿。我们还一起参加期末补考。 这是十五年前的事了。十五年来我们一直没有见过面。今天,我终于怀着激动的心情登上了四层楼…… 不知道他是否...
创作园地丨风铃
兵回家探亲时,小琪抱一个孩子来看他,兵屋里一屋子人,很热闹,小琪进来,把一屋子的热闹熄灭了。 旋即,众人离去。 一屋子只剩下兵和小琪,还有那个抱在小琪手里的孩子。相对无言。 良久,小琪开口说话了:“我对不起你。” 兵无言。 小琪说:“是母亲...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微型小说选刊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45.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微型小说选刊

杂志价格:¥2.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微型小说选刊

杂志价格:¥2.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