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港

文学港 (2020年11期) 电子版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一本创刊历史悠久、影响深远的文学期刊。创刊三十多年来,《文学港》杂志不仅团结国内文学力量,在广大读者和作家群体中产生了重...     展开
原价:¥12.80   促销价:¥7.69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本刊视点丨不一样的记忆
雷默直接发给我一篇作品,是马叙的《走在前面的人仿佛消失在去往远方的山路上》。他经常推荐一些好小说给我读。我以为又是一篇小说,读完后便给雷默发了一条微信:“感觉这是用散文思维写的小说。”雷默的回话几乎让我崩溃,他说:“这是一篇散文。”但反过来...
本刊视点丨作为入口的身体
一 马叙的散文《走在前面的人仿佛消失在去往远方的山路上》有一个不同凡响的开头。它不是从介绍开始(例如“某某年,我多少岁,我在某某地”),也不是从喟叹开始(例如“如今回想起来……”),而是从物开始:两块牌子(场牌),“一块写‘浙江省泰顺县地方...
本刊视点丨走在前面的人仿佛消失在去往远方的山路上
一 林场有两块场牌,一块写“浙江省泰顺县地方国营红星林场”,一块写“浙江省泰顺县地方国营上佛垟林场”。原本挂的是“上佛垟林场”的牌子。后来上佛垟林场改名为红星林场。当场部改挂“红星林场”这块牌子时,原先那块“上佛垟林场”的牌子就被存放在了仓...
本刊视点丨底色,及有限真实(创作谈)
在散文写作中,我想到的首先不是散文本身,而是生活本身。构成我生活的有三个原始支点,一是林场,二是部队,三是工厂。尽管自工厂之后还经历了许多次生活变迁,但是前三者是构成我最基本也最有力量的生活及人格基石,它们就像人生底座的金三角,赋予我最底层...
小说速递丨斗蹔蝍
蛮多年前,那时没“上海动物园”这名字,同样地方挂的是“西郊公园”牌子。 人人晓得西郊公园有老虎有大象有狮子有狗熊,几乎人人也都去过一回了,没啥大稀奇了。稀奇的倒是西郊公园不到一点那地方,横着过来有条虹梅路,虹梅路两侧是大片毛豆地。 夏天过路...
小说速递丨大风起兮
王远途卖花贩树有三宝:破布、喷壶、老树头。 老版《西游记》正火那阵子,他说我这破布,就好比唐僧的锦斓袈裟,花木往里边一兜,哪怕路远山遥,寒暑不惧;手里的喷壶,跟观音菩萨的净瓶一样,哪棵树的叶子蔫了,喷一喷,洒一洒,保准精神焕发;老树头是硬件...
小说速递丨相见欢
有个叫“相见欢”的人加我微信,在验证栏里写着我的名字,外加个问号。我以为是推荐股票,或者帮你理财、贷款之类的公司机构人员。我炒过股,还炒过几天原油,最后赔得只剩下一副剁了也卖不出去的身体。成为炒“货”之后,我经常接到来自全国各地的电话。开始...
小说速递丨日子如水
一 许良车一瞥,发现柴雪芬烹饪时竟然直接使用自來水。 两人便吵了起来。柴雪芬说难道我不吃的,就毒死你一人?不干了!说罢把锅铲狠命一摔,那锅铲是硅胶的,弹了起来,落地后又走了个小步跳,拓印出一小片油渍。 他俩生活的这个准三线城市,印染与制革业...
幻文学丨我们的祖先
我们的祖先,是创造者,是毁灭者,是不灭的神。神灵不死,崇拜永恒。 本档案保密级别:绝密! 寻根工程备忘录第一卷 计划目的:寻找与我们相似的生命形式,通过与对方的接触,探寻我们的祖先可能的形态及灭亡原因,如果他们已经灭亡的话。 计划内容:目前...
诗歌前沿丨祈祷(组诗)
祈 祷 祈祷是令人羞怯的 需求太过累赘 甚至有些 青菜萝卜化 但需求那么重要 神却常常一无所知 祈祷吧!从指甲上那束晨光 开始 再到蚂蚁的愤怒 以及露滴滚落前的缄默及爱 请将历史从文字中剔除 请忽略四面八方传递的多种暗斑 让血正常化漫流 而...
诗歌前沿丨秋的沉凝(组诗)
秋 沿着往北的路行走 六千公里过去 到了从没标注的地方 暮色渐浓 双脚踩上默默枯叶 涌流从体内升起 溺于自身 在喘息的一秒钟里 在池塘边歇息 水的波纹和路上人影同在 在相似的潮汐中朝着一致的方向移动 被远方目的地所指引 那里 躲入野草的风景...
诗歌前沿丨有了墓碑,我就不老了(组诗)
落 日 一碰到落日我就想攀爬 古人的爬法很简单 一句诗,就把长河 给落日了 圆圆的落日可以到处跑 下山岭,躲树梢,过峡谷 困了的时候 回到屋内当灯泡 故 宫 作揖的位置 在广场上,中轴线上 用红墙锁定 你在里头,我在外头 依旧是一个朝代,像...
诗歌前沿丨恒爱(组诗)
这么晚了 你该睡了 我想你时你便来了 今天冷清清的 我的笔 看见你进来了 我的信 我们的信 在你的目光下游走 我想你时你便来了 这么晚了你该睡了 我等你上床之后再写 明天我想你时你再来 我枕上有你的头发 那是我想你 你脱落的丝 我把它寄给你...
诗歌前沿丨春风又绿(组诗)
春风又绿 春风又绿,我与草木 随即清醒、舒展了,我敏感到 此前有过一阵隐忍的痛楚 从肺部,到关节、肌肤 甚至当着大庭中为数不多的人 难以清晰直接的言说 听任口罩反反复复警示—— 对将要光临的狂蜂浪蝶 也要退让,惯于拈花惹草的手 必须插入稳妥...
诗歌前沿丨时光的尽头(组诗)
包容那些哀愁的事物 包容那些哀愁的事物 像天空,像大海 乌云里的手甘愿被光灼伤 浪花碎了,桃花爬上岸 一棵许久未曾结果的柿子树 让我想起一位可怜的母亲 落叶纷纷安慰土地 那些被风吹散的良知 找到了各自归属 它们不是弱者,不需要同情 而时间那...
散文在线丨故乡的人
牙郞公 一 住在我家隔壁的阿公,是个牙郎,我叫他牙郎公。 他在我的脑海里开始留下印象,已经六十多岁了。个子瘦高,五官端正,眼睛终日眯着看人,嘴角叼着一根石竹做的烟筒头,下巴留一撮山羊胡,着青衫,缚拦腰。他很少上山下地,也很少在家,不管晴天落...
散文在线丨我所思兮在南方
在南方游历时,我时常想起丹麦作家卡伦·布里克森的《走出非洲》,此书《羚羊鲁鲁》篇章中有这么一句话:“把古老的林木砍倒换种桉树,是一件令人悲伤的事。” 为何悲伤呢,卡伦没有明说,字里行间却始终弥漫这种情绪。非洲是建立在非洲景观上的非...
散文在线丨有一种慢,叫乌镇(外一题)
1 一转瞬,春天就快过完了。 城市匆忙的脚步,难得一个下午静下来。读到了木心的《从前慢》,忍不住登上了去江南的列车。我不断在心里谋划乌镇是什么样子的。那种期待难以言说,似乎列车轮子总没有心快,一晃而过的风景也是无精打采的, 乌镇,为什么叫这...
散文在线丨万年青
乔二奶奶住在烟台庄。烟台庄是个拢共才三四十户人家的小庄子,一条清澈的河流橫贯整个村子。村民们依河而居,河上架着一座简易的木头桥,风吹日晒多年,桥身已然黑乎乎了。人只要一踏上桥面,脚底板下免不了一阵吱吱呀呀的颤动,但大伙儿早习以为常了。河南边...
散文在线丨还有什么留在春天里(外一篇)
过了清明、惊蛰、小暑,在这个盛大又热燥的夏季里,我把自己从时间的序列里拔出来,又望向春天。我的目光停留在那里——我14岁之前居住的老房子,我的家。 一间老房子是我在故乡童年的全部记忆,我出生时它已经存在很多年,给我岁月的恩惠,给我家庭的安定...
散文在线丨星夜
1 小姨说,“你出生时就这么点儿大”,她两只手伸出食指在胸前一比,“像只兔儿一样,我们都以为养不活呢,准备用竹篓子提出去丢了……”她不止一次这样说,想提醒我活下来的侥幸,却从来没有顾及我听到这话时眼睛里的恐惧,一个生命险些被遗弃的恐惧,仿佛...
散文在线丨随意
满架秋风 霜降那天早上,我走在村里,路边的草木霜如雪落,忍冬树上的叶子率先落得光光,空留鲜红的果子挂在树上。有时路过,也会想想如若树上长的是橘子,会怎样?作如此想,皆是因为正在一遍遍看王羲之的《奉橘帖》,短短几个字,看了一遍就能记下的:奉橘...
散文在线丨牲口的记忆(外一题)
牲口,是对牛、马、骡、驴等家畜的总称。现在我们的视野中很少见到牲口了,但在我的少儿时代,河湟农村随时随地都可见到牲口。牲口是河湟农人亲密的伙伴,拉犁拖耱耕田,拖石磙碾场,秋后翻茬耙地,冬季运肥驮粪,走亲戚时人骑驮东西……样样活儿都离不开牲口...
宁波市文学内刊优秀作品选丨回家(小说)
庚子年的春节有点与众不同,从江城迅速扩散的新型冠状肺炎病毒疫情像无形的手,按下了暂停键,中止了春节的快乐。原本热闹的聚餐都取消了,难得的亲友相聚成了泡影。而追加的延迟春节消息还没来得及消化,方川接到了“提前到岗”的命令。 远处的山林隐隐透出...
宁波市文学内刊优秀作品选丨旧时光(散文)
一 都说人一上了年纪,便容易怀旧。昨日读到月月《旧时光里寻往昔》,淡淡的笔触淡淡的情怀,如她飘舞在春风中的裙裾,淡淡的、素雅的,那些旧时光,便隐匿于细细碎碎的折痕里,令人无端怅然。 那时的豆蔻年少,我们唱着谁的歌谣?那时的青葱岁月,我们为谁...
宁波市文学内刊优秀作品选丨许家山游记(散文)
或许,是久违的乡愁,我们趁着周末选择了春游许家山。出城区,穿花山隧道和项莲山隧道,经西林水库,右转弯就到了许家山的盘山公路。黑色柏油路两旁,满目春色,各种野山花竞相开放。车在景中游,景在车外飘,转眼就到了游客集散中心的停车场。 碧空如洗,天...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文学港
订阅全年后,您可享受以下权益
①该本杂志即日起至未来1年内所有更新电子版杂志的使用权限;
②赠送该杂志的所有往期的杂志的使用权限,有效期1年。

全年订购价格: ¥92.28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文学港

杂志价格:¥7.69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文学港

杂志价格:¥7.69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