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文选刊

小品文选刊 (2019年05期)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一本精选全国报刊佳作,荟萃时代精美短文的综合性文摘半月刊,具有思想性、文学性、趣味性。一刊在手,遍览全国报刊精萃小品。
原价:¥4.00   促销价:¥4.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卷首语丨握紧春天的手
大自然真是个了不起的画家,春天便是她的得意之作!她在大地这幅宽大的宣纸上,姿意地挥洒着心中的豪情。于是,河里流动着蓬勃的生机,山上孕动着绿色的生命,处处都滚动着渐长的生气…… 感谢大自然的神来之笔,让沉寂冷清了一冬的大地一下子抖擞精神,引领...
品行丨苍碧如蓝
在我生命的地理图里,总是流淌着一条河。起初是浏阳河,然后是洣水河,再就是湘江了,江水映照过美好年华,带走了很多望着它发呆的日子。那些年,湘江在我家门前窗下流过,辽阔的水面上,往来各种船只,从罗霄山脉放下来的竹排、木排,大大咧咧地招摇而过,在...
品行丨在那人信物丰的地方
沿着赣江溯流,我仿佛找到了血脉中的另一条河流,那是贯穿于中华伦理的儒家“五常”之一的“信”。字圣许慎在《说文》说:“信,诚也。”而明代王阳明在任南赣巡抚时作《训蒙大意示教读》,应是颁发给赣南各社学蒙师的教学条规。他开头便写道:“古之教者,教...
品行丨随意的美
多年以后,会记起这行程,只是一个破碎的瞬间,宛如左右我们,使生活突变的那一个个瞬间。在痛苦的时候,我会记起火车,那无助的漂泊感。总在夜间,黯淡的灯光下疲惫的面孔,眼睛闭着,不安的睡梦中,那些脸上显现挣扎,在倦极的无意识中失却尊严:斜歪的头,...
品行丨渴望的旅途
我没有见过海市蜃楼,但我见过沙海蜃景。我认为两者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就像沙海蜃景,那是一种奇异的自然景观,在人迹罕至的洪荒大野,给人以美丽而致命的诱惑。就是这样,沙海蜃景就像一个绝地舞蹈的女妖,那是一种虚妄或幻觉,那是永远无法兑现的一张...
品行丨时间照进西沱古镇
阳光沿着一级一级的条石街往上爬,野草见缝插针地找寻它的天堂,西沱古镇的碑铭就静静卧在街口。它被列为中国历史文化名镇是有原因的,早在秦汉时期,川东盐业兴起,“川盐销楚”,西沱就成为川东南地区的商业重镇。至清朝乾隆时期,这里已是“水陆贸易、烟火...
品相丨快乐的共鸣
我们的每一天都要靠自己去涂上彩色,否则,它就可能是一片空白。 这彩色就是生活的内容。当你度过了充实、活跃而有成绩的一天,到了晚上,才觉得日子没有白过,而人生也就因此而有乐趣。. 朋友A从国外回来,带来了许多漂亮的彩色纸、绸、纱和毛料。还带来...
品相丨被讨厌的勇气
我想很多人都非常害怕“被讨厌”。正是这样的恐惧,让另外一条广为人知的人生座右铭———“做自己”———成为空中楼阁。于是众人皆是,我亦是;众人皆非,我亦非。 近日阅读一本叫《被讨厌的勇气》的书,作者之一岸见一郎是奥地利心理学家阿尔弗雷德...
品相丨陪伴孩子的忧伤
一 朋友在微信上发了一张照片,是他上小学的女儿写的《浪淘沙令》。 风吹花落尽,溪水淙淙。杨柳随望千秋。不知何人思乡情,玉笛宛(婉)转。 书香散满堂,明月当空。可惜知音皆天涯,此恨谁知。 其中有一个错别字,下阙还少了一句,但这份“此恨谁知”由...
品相丨弱德之美
“弱德之美”的命题,由叶嘉莹先生拈出。在论述词的美感特质时,她认为这一命题最初以表现女性的柔弱与愁苦为主,并申述在感情压抑中的坚持,多有一种“幽约怨悱”之美。虽“弱”,却蕴有“德”之操守。从文学欣赏到人格省察,“弱德之美”亦堪标举。 叶嘉莹...
品相丨失弓的境界
《孔子家语·好生》中记载,楚王打猎时丢失一张弓,但他阻止下属去寻找,他说:“我失弓,得弓的也是楚国人,何必去寻?”楚王能有“王民合一”的境界,值得称赞。但孔子却认为楚王的境界尚不够大,他说:“失弓的是人,得弓的也是人,何必计较是不...
品相丨在人间赶路
我的祖父曾經告诉我,他一辈子的确经历过很多不幸,其中最大的一桩,就是直到晚年才迎来真正的五谷丰登,相比年轻时的兵荒马乱,来日无多的人间光阴才是最要命的东西。我大致理解他:在他的朋友中,有的是牙齿坏了才第一次吃上苹果,有的是眼睛看不见了儿孙才...
品相丨简单人间
午间,走上旧金山的9路巴士,所坐的位置正对后门,繁忙时段,上上下下的乘客目不暇接。属于市立公交系统的巴士,每一辆均有两道门———如買车票,须从靠近司机的前门进;如持卡而不必付现款,可走后门。绝大多数逃票者也走后门,原因是:尽管按照巴士司机工...
品味丨最美的设计
没有人想到,一个年轻的日本和尚,竟然碾压无数大牌设计师,获得2018年亚洲设计界的奥斯卡奖。他的“寺庙零食俱乐部”从严格意义上说,算不上一件产品,只是一个帮扶平台,但它却在4789件参赛作品中脱颖而出,让全世界为之点赞。 和尚的名字叫松岛靖...
品味丨春来糊饼香
糊(阴平声)饼,是种省时省力的饭食。 面中有菜,菜中有面,还有统摄味蕾的盐,热乎乎,一面黄脆,一面暄软,全家人就着素茶淡水,围桌而食,谈笑风生,简单,但并不单调。 在我的家乡,糊饼是“打”出来的。快晌午时,东邻隔墙问西邻:“她婶子,今儿吃什...
品味丨灰灰菜
灰条,常叫“灰灰菜”,它在我心里留有深深的印迹。 灰灰菜命旺,村院前后,田间荒野,见地就长,且一缕春风吹来,迎春花还在梦中,它就顶寒破土而出了。绿的芽儿却披着灰纱,在冷清的春雪里,哥拉着弟,姐陪着妹,遍地为家,很快长成灰绿的草,翠嫩的叶能碰...
品味丨月光白
在昆明闹市一隅难得的幽静里饮茶。一只弹叩有金石之声的紫陶杯,浅斟着名为“月光白”的普洱,汤色碧绿中透着柔黄,明澈清透,仿佛山林投向闹市的一瞥凝睇;它口感温润,回甘萦绕,香气初时飘飘渺渺似蜜香,继之则像清远的果香或是淡雅之花香……香气随着冲泡...
品味丨馅饼记俗
在北方,馅饼是一种家常小吃。那年我从南方初到北方,是馅饼留给我关于北方最初的印象。腊月凝冰,冷冽的风无孔不入,夜间街边行走,不免惶乱。恰好路旁一家小馆,灯火依稀,掀开沉重的棉布帘,扑面而来的是冒着油烟的一股热气。但见平底锅里满是热腾腾的冒着...
品物丨冬天与春天的界限是瓦解
那时,大地依然一派毫无松动的严冬景象,土地梆硬,树枝全抽搐着,害病似的打着冷颤;雀儿们晒太阳时,羽毛乍开好像绒球,紧挤一起,彼此借着体温。你呢,面颊和耳朵边儿像要冻裂那样的疼痛……然而,你那冻得通红的鼻尖,迎着冷冽的风,却忽然闻到了春天的气...
品物丨我的案头
說到书房,最值得一写的便是我的案头了。它只是乱,如果不乱也就不是我的案头了。每个月请阿姨来收拾家,我总是要告诉她一声,我的案头不许动,我的这个不许动,我的那个不许动,我自己会收拾的。那个阿姨就会笑,但除了案头别的地方她还是会细细擦拭。如果说...
品物丨寒枝栖麻雀
天寒地冻,看见麻雀在光溜溜的树枝上叽叽喳喳,跳上跳下,忍不住心生恻隐。喜欢它们在寒风中顽强的生命力,可是多少也为它们的生存环境担心。 我喜欢叫麻雀“小不点”。麻雀这种小生灵,入詩多,入画也不少,深得文人墨客之喜爱。宋人崔白有一幅《寒雀图》,...
品物丨落雨的夜
落雨的夜是最适合静坐的。 真正的静坐,可以让心灵无以丝毫的承受,极度的慵懒,极致的松软,甚至于躯体分离。这样的坐,比任何花样的运动都有益健康。 可是,我已好久不曾静坐。也许暑热来袭猛烈,也许琐事纷扰,致使不能庄重的静坐。前几日,与一位心理专...
品物丨以少为美
春天,在扬州个园游览,园中曲径通幽,翠竹摇曳,清幽宜人。原来主人喜爱竹,取名个园,“个”乃半个竹字,诗意幽幽,爱竹成痴的主人,懂得以少为佳。个园,也深谙东方文化的审美和意趣。 秋天的午后,看画家冯杰画作。单独一枝结子的莲蓬,墨色的,莲蓬结子...
品情丨生命
你看出了一条狗的寒冷,给它垫上温暖的棉絮,它躲在棉絮里以后会久久地看着你。它不能说话,只能用这种方式表达它的感激。 你看到一只鸟受伤了,将它从猫嘴里夺下来,用药水疗治它的伤口,给它食物,然后将它放飞林中。它飞到树梢上也会回头看你,同样不能说...
品情丨我的初恋
我在大学期间经历了初恋。 这次恋爱是我的初恋,把我害得相当惨,因为我爱上了他,他却没有爱上我。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世界上最惨痛的经历就是这种明珠暗投的经历。回忆中,那段生活不能叫作生活,只能叫煎熬。 当时我不知在哪里看到一句话:如果一个女人在...
品情丨给母亲梳头发
这一把用了多年的旧梳子,滑润无比,上面还深染着属于母亲的独特发香。我用它小心翼翼地给坐在前面的母亲梳头;小心谨慎,尽量让头发少掉落。 天气十分晴朗,阳光从七层楼的病房玻璃窗直射到床边的小几上。母亲的头顶上也耀着这初夏的阳光。她背对我坐着,花...
品情丨祖母的季节
黄昏时分,祖母身披落日的余晖从山上归来。绚丽的云霞在天边慢慢飘荡,暮春的燥热已渐渐褪去。 篮子里的忍冬花被倒进簸箕里。我从院子里飞奔过去,将忍冬花的身体摊平,不让它们因为相互挤压而发热。我顺手捞起一朵已经盛开的忍冬,轻轻地抽出细洁柔嫩的花蕊...
品情丨匆匆之缘
雨夜,在灯火阑珊处降临。淅淅沥沥的小雨轻落于皮肤上,仿佛是上天怜悯众生而滴落的温柔的泪。坐在车里,不去理会堵塞的路况,将书包扔在前座,双脚横搭在后座上,悠哉悠哉地倚着后门。透过窗户,看依附在窗上的水珠,或乖乖地像颗琉璃珠一样地爬在上面,或从...
品情丨中年的背影
人到中年,最注意什么? 开始我以为忧虑白发,到处都在染发啊;又觉得在乎皱纹,好多人都戴帽子、眼镜遮挡。后来发现,最注意的还是后背。看,大家时不时往后瞥,不是怕穿反毛衣后背凉飕飕,而是怕驼背。那无法掩饰,叫人自惭形秽。这是中年时候的清醒。 但...
品言丨放松和力度
学琴时,最大最致命的毛病是力度上不去。因此,声音立不起来。拉的是大提琴,发出的声音却与大提琴相去甚远,是一种什么也不是的声音,这实在有点可悲。我怨自己身体太弱,力气太小,而老师却说:没有力量是因为———不放松。 老师说,要将全身的力量蓄聚到...
品言丨成长是一件怎样的事
和许多人一样,小时候,我一直以为成长是因为年幼。我学习,我锻炼,我劳动,都是因为我还小,还得成长。而一旦长大,就不需要再付出任何努力。仿佛成长是一种储蓄,只要存够了一定的数额,就可以坐享其成,再无旁忧。 后来才明白,不是这样。 成长是一件最...
品言丨思考着的年华
一个人,一生会拿出多少时间来思考?这是一个问题。有的人,一辈子稀里糊涂地过去了,对人生大抵没有过思考。来到生活中的,就迎接和承受;消逝在视野内的,也不眷慕和挽留。生命,陷入一种迎来送往的习惯当中,不知道为什么,也懒得去问为什么。 于是,这样...
品言丨唤醒芬芳
“向西逐退残阳,向北唤醒芬芳”,是三毛的话。她说如果有来生,她想做一只鸟,怀着这样的情怀,飞越永恒。 这是我曾在《简朴情怀》一文中一笔提到过的。想想最初我看到三毛这句话时,是一个黄昏,彩霞正满天,绚烂,明媚,瑰丽,无尽的绯红,似火,若锦。 ...
品言丨轻启岁月的门扉
深冬,剪一片静暖时光,轻启岁月的门扉;每一年的明信片上,都写满爱的寄语,必然,用心收藏。那些熬得过岁月的美丽相伴,自己也懂得珍惜。 白雪沁凉的深冬时节,好在,自己是个表面凉薄内心从不缺少阳光与温度的人;拥有着一些不曾被伤害的情意,愿与之抱暖...
品言丨聆听生活的美好
午后,我坐在阳光浅照的石階上,望着天空中时舒时卷的白云,内心一片安宁。在冬日阳光普照的日子里,风也变得甚是温和与柔软,轻轻地拂过我的脸颊,轻扬起我的发丝,慢慢的,一丝丝,一缕缕,如母亲的手一般,亲切、温馨、温柔。我的手里执着龙应台的这本《孩...
品艺丨太阳很足的晌午
太阳很足的晌午,我步入美术馆。美术馆的大厅凉风习习,空旷中有一丝寂寥。 许是游人们都被很足的太阳晒蔫儿了,竟没有闲心来这里觅些雅趣,这使我突如其来的参观有了几分悠闲和静谧。 只有我一人的脚步踏响在光洁如镜的大厅,脚下的皮凉鞋“咯咯吱吱”凑趣...
品艺丨生命之始花开花谢
1953年,我出生在台湾南部乡下非常偏远的农村———旗山镇。 我的父母都是种田的农民,但在这一生中对我影响最大的是他们。 我父亲是一个豪放、潇洒、幽默的人。我的母亲细腻温柔,对美的事物有极好的感受力,我印象中从未听到她对别人大声讲话。 父母...
品艺丨花送秋凉
凉爽的风拂来的时候,秋天也像一位匆匆的过客,一脚踏进身边这个陌生的环境,望着眼前的变化,满眸的惊奇。对我来说,季节永远都是陌生的,陌生地看它花开花谢,从不重复。秋天和春天不同,总是让人感到时光匆匆,季节的书页翻过,一声低吟的“立秋”,天气立...
品艺丨雪落人间有清欢
衰草随风无力颤抖,刺猬滚成球蜷缩于草窠时,一场雪悄然降落,无声无息,深恐打搅了拥被酣眠的人儿。待到红日初照,捎来“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惊喜。 足履踩踏雪地发出“咯吱咯吱”声,老家屋檐下垂挂着晶莹剔透的冰凌,拿胡萝卜做雪人的鼻子...
品艺丨位置不同 风景不同
一阵微风吹来,刚才潭水中还层次分明的倒影,一下子模糊起来,没有了层次,剩下的只是乱影迷离。 目光自然投向了远处,远处的风景于雾霭的飘离中,有的清新如水洗,有的似隔着毛玻璃,有的在若隐若现中浮泛。这种亦静亦动的风景,让感觉有了分明的层次。因为...
品史丨冰心先生忆絮
猛抬头,看到我家正面墙上谢老(冰心)的照片,而旁边的挂历提醒我2月28日到来了,那是谢老逝世二十周年的忌日。 看到她慈祥的面孔,使我想起往事多多。我与谢老是忘年交,她说:“在民族大学的千家宿舍里,我只到两家串门:一是你家,另是费孝通家。” ...
品史丨鲁迅的吸烟与戒烟
鲁迅抽了一辈子烟。 他曾说过自己一天的三件事,“仰卧—抽烟—写文章”,其实他终其一生,也是这三件事。只有56岁的生命,吸烟史竟有33年。《鲁迅日记》是从1912年5月5日记起,“上午十一时舟抵天津”云云,是由蔡元培推荐去北京中华民国教育部任...
品史丨沈周与白石翁精神
北宋著名文学家、书画家苏轼对文人诗画有着“诗画本一律”的赏评理论。这一诗画理论,对后世文人的文化修养,对中国诗画,尤其是文人诗画的发展,有着重要影响。吴门画派的开创者沈周,便是在这种影响下学习、发展、升华,最终自成一家,成为明代画坛的领袖人...
品史丨顾炎武“拜师”
顾炎武是明末清初著名的思想家和语言学家,其学问渊博,于国家典制、天文仪象等方面都颇有研究。不过,顾炎武虽然满腹经纶,但为人却谦逊低调。在其年近50时,还曾拜乡间的句读师为师,可谓活到老学到老的典范。 顺治十四年(1657年),年近半百的顾炎...
品史丨施耐庵的狗
在蜈蚣岭,打扮成行者的武松,看见一座坟庵中有个道士搂着个妇女在调笑赏月。他的道德感油然而生,清洁世道的使命感使得他“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何况他自从嫂子潘金莲之后,根本见不得男女亲热。于是,他不管三七二十一,便去腰里掣出张青送给他的刀来...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小品文选刊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48.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小品文选刊

杂志价格:¥4.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小品文选刊

杂志价格:¥4.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