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电动车的中国战场

很难有国家或市场像中国这样,涌现出如此多的造车新势力。

这些造车的初创公司,大多在还没有产品前就靠概念车甚至PPT融得巨资,数额通常超过20亿元人民币。他们基本都有着显赫的背景,创始人莫不是传统车企高管,或者互联网圈的“弄潮儿”。

造车很烧钱,建造工厂成本至少10亿元,开发新的汽车平台和模型会再花10亿元。可汽车市场前景诱人,来自互联网巨头、投资机构以及传统车企纷纷入局,谁都不愿意也不能够错过浪潮。

毕福康(Dr. Carsten Breitfeld)作为少见的外籍创业者,是新势力中的特殊一员。在成为拜腾(BYTON)汽车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之前,毕福康是宝马集团副总裁、i8项目总负责人。i8是一款插电式混合动力跑车,在动力性能、材料科技、研发效率等方面均超越了传统产品,树立了汽车工业的新标杆。

《21CBR》记者在葡萄牙里斯本的互联网峰会(Web Summit)上见到毕福康时,他正准备当天飞回中国,参加乌镇互联网大会。穿梭不同的国家对于毕福康来说是家常便饭,因为拜腾从一开始就是全球化的公司——全球运营总部、智能制造基地及研发中心位于南京,负责智能汽车用户体验、自动驾驶等前沿技术开发的科技中心位于美国硅谷,设计中心位于德国慕尼黑。拜腾的定位偏中高端,定价为30万元人民币起。

在接受《21CBR》记者专访时,毕福康数次强调,拜腾是一家中国公司,扎根中国,产品面向全球。

21CBR:拜腾是如何创立的?

未来中国绝对是拜腾最重要和最大的市场。只有做一个真正本土化的公司,才能在中国成功。

毕福康:我们的发起人是马化腾、郭台铭与冯长革。他们三个先有了创建拜腾的想法,并且创立了“和谐富腾”基金。冯长革先代表三人来欧洲见了我,随后我在香港地区和台北地区,分别见了马化腾和郭台铭。我可以也很愿意做这件事,但我有短板,就是不懂中国、不会说中文。

然后我们找到了戴雷博士(Dr. Daniel Kirchert,拜腾总裁兼联合创始人),因为他擅长汽车的市场营销和销售,而且会说中文,对中国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他的加入是一个互补组合。

21CBR:其他地方有没有像中国有这么多的造车新势力?

毕福康:完全没有,因为中国的条件非常好。首先,中国拥有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每年销售近3000万辆。第二,中国的发展快。第三,中国有很多资本愿意为市场前景、梦想或者暂时没有太多产品的创业团队投资。基于产品概念设计和图案段,我们就获得了A轮2.4亿美元的融资。第四,中国政府对未来有清晰规划与政策,我们可以快速决策和执行。上述四点,让中国拥有肥沃的创业土壤,是一个完美的创业地。

21CBR:为什么没有选择美国作为总部?

毕福康:我们想成为中国的公司,未来中国绝对是拜腾最重要和最大的市场。只有做一个真正本土化的公司,才能在中国成功。而且我们只有在中国生产和寻找供应链,才能实现30万元人民币的产品定价。

在我们B轮融资中,中国一汽是主要领投方,让我们获得了积极的声誉,也帮助我们搭建供应链,提供丰富的产业资源。

21CBR:如何让全球的消费者接受中国制造的高端电动车?

畢福康:苹果手机是在加利福尼亚设计但在中国生产的,所有消费者都爱苹果手机。生产手机需要非常高质量且超大规模量产,中国能做到。汽车虽然更为复杂,基本路径是一致的。

我们的产品是在德国和加利福尼亚设计,有最先进的科技,会确保从南京工厂生产出来的产品完全符合高端标准。如果能交付一个有着好设计和好质量的产品,人们不会介意它在哪里生产。

21CBR:全球产品都会是一样的吗?你们的量产计划为何似乎比别人慢?

毕福康:不会完全一样,每个市场有不同需求,98%一样,因为是同一个工厂生产。南京工厂设计的产能是30万辆/年,我们会逐步提升到这个水平。

我不认为我们的速度比较慢,开始得晚但动作快,2019年年底,我们会在中国开始量产交付。2020年,我们会将汽车带去欧洲和美国,这与其他企业都不太一样,其他企业主要聚焦在中国。说实话,第一不是最重要的,最好的才是最重要的。不是第一个量产的企业,还可以从别人的经验中学到一些东西,不会重复错误。

21CBR:一些头部玩家正在遭遇困难,你觉得他们应该怎样走出当下困境?

毕福康:我只能说我们正在做的,是怎样让拜腾可持续发展。首先,我们的股权投资结构中没有主要投资人,管理团队可以独立运营整个公司。管理团队是唯一知道应该怎么做的人。第二,我们尽量保守一点,不过分承诺。我的风格是会稍微降低承诺,最后结果超出预期,不会反过来。第三,我们实现了每一个里程碑,这给了我们自信,也给了供应商和消费者信心。

特斯拉为电动汽车铺平了道路,他们在2018年三季度盈利了,对整个产业来说都是好消息。

21CBR:未来的汽车技术会越来越与互联网和数字技术融合,从你的角度看哪一个更重要?拜腾似乎对后者更重视?

毕福康:本质上,我们所做的还是汽车,不过是智能汽车,一个跑在四个轮子上的智能设备。拜腾的概念车有一个大屏幕,可以在自动驾驶时代里创造一个数字体验空间。出行时,可以同时放松休息或者娱乐。当人们进入车后,或许不会再用自己的智能手机了。

21CBR:BAT在中国很强大,最近都宣布了自己在汽车领域的计划,和他们是竞争对手还是合作伙伴?

拜腾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毕福康

毕福康:是合作伙伴,据我所知,他们并没有生产整车产品。比如我们已经和百度在语音识别等领域有了合作,我们也加入了阿波罗平台。我认为BAT都意识到汽车是世界上最后一个没有实现智能化的空间,他们还触及不到车内的用户。他们非常希望能成为智能汽车企业的合作伙伴,可以帮助他们把内容带到车上,这是很好的商业机会。

我们不会自己做太多技术,除非那些核心的。在未来,你会看到只有少数像拜腾这样的公司可以将很多技术整合在一起,然后设计整个产品。这需要高度的整合能力,门槛很高。

21CBR:共享出行和制造更多的汽车,你觉得这两件事情矛盾吗?

毕福康:共享出行会提高汽车的使用率,减少销量是肯定的。卖汽车利润率不高,卖出行服务的利润率会很高,所以更好的方式是将业务重心从销售汽车转向共享出行,减少汽车销售的比重,进入共享出行领域。

在这一方面,拜腾是毫不犹豫的,且很有信心。如果要在共享出行中获得真正的成功,那么你需要生产对的产品。拜腾的产品就是真正为共享出行打造的。

畅销排行榜
  • 阎连科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3年24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