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奚梦瑶:踩在刀尖上

皮肉之伤都藏在细微的、不被看到的地方。奚梦瑶曾一脚伸进一只看起来很正常的鞋子里,脚背立即被扎出一个血洞;有一年T台流行无眉妆,她的眉毛被漂掉了颜色,现在都还秃着一块;至于被设计师改衣服的大头针刮破皮,那都是模特的家常便饭。

奚梦瑶思考过做这一行的意义。答案是,“就是个工具。What?我就是个工具?”她曾对着媒体无奈地笑。

个人的意志成了最微末的部分,不能说不。设计师和品牌是最大的权威,模特只是衣架子,谁会问一个衣架子的意见?

除了永远的被选择,扛过保质期也是她必修的课程。时尚潮流一波接着一波,模特站在潮头,要凭借血肉之躯尽可能抵抗注定下落的命运。

T台下,奚梦瑶见过许多人被这样的行业生态“吃”掉。

2018年5月,她被品牌邀请去戛纳走秀。后台试装的时候,她看见同场正在等候面试的女孩里有自己的老朋友,一位1990年出生、曾排名世界第六的欧洲模特。而此刻,她没有经纪人,没有助理,只身一人在队伍里,等待面试结果。

奚梦瑶走过去叙旧。对方告诉她,已经在这里排了很久才面上,现在要走了。工作人员问奚梦瑶那女孩是谁,她戚戚地回答:“你知道吗?她是当年最红的模特,现在这么多年也没有走秀了。”

更多人连告别的机会都没有,就再也不见踪迹。奚梦瑶发现无论什么时候,自己都是被挑选的那个,哪怕已经到了很高的位置。“残酷,但是这是常态嘛。”

观众缘是一种天赋

2016年,奚梦瑶正式将事业重心放到国内,她已经是个老模特了。

面对记者,她不断以“不然呢”回应现在,以“这很正常啊”稀释曾经。再追问,她说,“我是一个不太爱记得的人。”“我讲不出来,你想我是可以一边痛哭一边吃薯条的 人。”

今年10月,她的体重降到98斤。以她178cm的身高来说,绝对是皮包骨。她再次叉腰,摆出那个曾经给她“招黑”的姿势,低头一看,侧腰上的肉依然挤了出来。

这些褶子曾让她陷入嘲笑,自觉羞耻。现在奚梦瑶终于明白了:原来观众对我的要求,是这么不现实。她将“观众缘”归结为一种天赋,就像人长得高不高,生得漂不漂亮一样,别人有那是别人的幸运。至于公不公平,“你不能把人的幸运说成不公平”。

曾经她是《VOGUE》女孩,但现在已经两年没有拍了。流量时代,时尚大刊的封面属于新一代鲜肉。她试图演戏,也不得不面临行业的偏见——模特,不过是花瓶。

但奚梦瑶还是觉得,比起模特,她开始HoldSomething。在2016年《人物》的采访里,她想起了21岁的自己。那是2010年,奚梦瑶参加春夏巴黎高级定制秀的纪梵希秀场——她职业生涯里意义最重大的一场秀。

一栋古老的法式楼房里,奚梦瑶和其他模特被要求在一个个房间中绕来绕去。现场工作人员很紧张,在一旁叮嘱:走快点,不要摔倒。轮到奚梦瑶,工作人员拍拍她,說了一句“Bestrong”。奚梦瑶明白,那是对方提醒自己,表情要酷一些。

那时候,她还不知道,未来自己脚下踩着的将会是什么。

摘自公众号:贵圈 有删改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