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共享单车在于折腾

“江主任”的网盘里至今保留着两张照片,那是2017年12月6日,他准备离开北京前,在星光影视园和义利门口留下的两组“猎人盾”照片。

这些照片为他“赢”得了一顿饭,“一盾换一顿”后来成了“猎人”圈子的共识。

“狩猎”违停的共享单车,将它们从小区、地库中解救出来;整理单车,让度更多城市公共空间。这是单车“猎人”们的游戏,广州002号“摩族猎人”江宇翔是其中的佼佼者,人送外号“江主任”。当然,这个称号的由来,更多是因为他自封“猎人游戏之猎人盾推广部主任”。

所谓的“猎人盾”,是民间群体“摩族猎人”的先锋试验,一列单车的车头统一倾斜45度,两辆车的前轮交错摆放,因其外形似盾牌而得名。江宇翔做过对比试验,摆放成“猎人盾”的共享单车不仅节省公共空间,而且防风防倒效果也好于普通的单车排列方式。

“猎人”们聚集民间力量通过游戏的方式尝试把需要秩序的世界一点点重新拼凑。抛弃最初的狂热,回归平淡,这是成为单车“猎人”的要义,也是共享单车行业的现状。

始于科技、盛于资本的共享单车,在历经补贴大战、疯狂投放后,最需要的恰恰是秩序。无论是纳入美团麾下的摩拜单车,还是滴滴的青桔、小蓝,抑或后来居上的哈啰单车,都在将“精细化运营”视为当下业务的重中之重。在这背后,需要应对的恰恰是摆脱无序和提高效率。

当资本抽身而去,渐趋“冷”掉的共享单车要面临的不是新的游戏法则,而是重回商业本质的起点。

退烧

工作日早上8点左右,北京地铁西二旗站迎来人流最为密集的时刻,进出地铁的人,摩肩接踵。李薇环顾地铁口发现,仅有一辆共享单车在停车位,她没有骑走它的打算。经验告诉她,早高峰的西二旗地铁口如果还有闲置的共享单车,这辆车大概率是坏的。

距离西二旗地铁站近一公里的距离就是中关村软件园,骑自行车只需要不到五分钟时间,对于赶时间的上班族来说共享单车是首选。然而,要在早高峰的西二旗地铁站找到一辆单车并不容易。

北京地铁集团曾经做过统计,西二旗站以每小时2.5万人次的出站量,成为早高峰最忙地铁站,中关村、国贸和望京紧随其后。同样忙碌的还有地铁站周边的共享单车运维人员,西二旗地铁站的单车通常等不到运維师傅们停放至停车位,就被人扫码骑走。

他们绝大部分是在附近软件园工作的互联网从业者,滴滴、百度、新浪、网易公司的总部扎堆于此,“码农”是西二旗的标签之一。很少有人知道,西二旗也是ofo走出校园的第一站。

近三年时间过去了,只要稍加留意就会发现,此前以摩拜和ofo为主的单车队伍,ofo单车数量在不断减少。一位ofo线下运维人员对《财经天下》周刊表示,去年一大批运维人员被ofo裁掉了,如今只留下小部分运维负责让“面儿”上不会太难看。

所谓的“面儿”是指,北京各个街道办与共享单车企业建立了微信群,但凡有工作人员发现所在片区内出现单车淤积、乱停乱放现象,就会拍下照片扔进微信群中。相应企业的单车运维人员就要立刻前往清理。

共享单车的诞生,催生了“单车运维”“单车协管员”等新兴职业的出现,巅峰时期整个行业曾为数万人提供就业机会。国家信息中心发布的《共享单车行业就业研究报告》显示,2017年共享单车行业共带动就业10万人。

尽管为各色的共享单车服务,但大部分运维人员的劳动关系并不属于单车公司,而是与第三方外包公司签订劳动合同。

在诸多城市对共享单车出台减量调控方案后,通过加大投放提高订单量变得愈发艰难,线下运维就成为单车运营的重要一环。简单来看,地铁站的几个出口中,并非每个出口都拥有巨大的人流量,通过线下人员的调度,将单车向人流量大的出口聚集,才能有效提高单车使用频次。

按此思路,运维人员的数量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单车日订单量。各家共享单车企业能够提供的薪水高低成为影响运维人员去留的因素,相比摩拜,小蓝单车成为ofo小黄车的运维人员更愿意考虑的“下家”。

一位运维服务商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北京地区的ofo运维人员绝大部分都去了小蓝单车。最多的时候,负责海淀某区的一支34人的ofo运维团队有30人去了小蓝单车。

除了小蓝单车大幅扩招可以提供足够多的岗位外,摩拜运维人员薪水偏低也是不受欢迎的重要原因。据一位摩拜运维人员介绍,去年小蓝单车急速扩张时期,运维人员薪水最高可以拿到5700元,今年则在5000元上下,最多不超过5200元;同样,摩拜和ofo今年能够提供的薪水也都在5000元以下。

上述服务商称,去年10月,ofo小黄车海淀区的一位运维队长,因为消极怠工被ofo开除,不仅自己“投奔”了小蓝单车,还带去了十几名在ofo的老部下。《财经天下》周刊多方了解到,2018年12月,ofo被曝出资金困难后,内部进行了一轮裁员,大量被“优化”的运维人员最终都进了小蓝单车的运维团队。

小蓝单车不仅“接收”了部分ofo的运维人员,更在以实际行动抢夺ofo的市场。据一位共享单车业内人士透露,ofo自去年以来已经退出多座城市,线下运维团队也不断缩编,仅剩的运维人员也只是维持着基本运营。

在北京多个人流量较大的地铁口,成排摆放的共享单车已经难到寻小黄车的踪影,仅有的几辆还大概率是故障车。因缺乏及时的维修和运维,ofo坏车、僵尸车增多,滴滴旗下的小蓝单车和青桔单车正在借机抢占市场。

商业层面的竞争并不在江宇翔以及其他单车猎人的考量范围之内。江宇翔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即使“摩拜”这个品牌不再,“摩族猎人”也不会因为摩拜单车改名字就改弦易辙。“摩族猎人”的前身是“摩拜猎人”,它由摩拜用户自发组成的微信群“摩拜一族”孵化而来。“猎人”们来自各行各业,有政协委员、艺术家,也有幼儿园老师、快递小哥,他们不求报酬,不受单车企业“招安”,以“打猎”游戏的方式,对违停单车自发寻找、报错和归位。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