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共享单车在于折腾

截至2018年12月底,青桔单车已经进驻全国60个城市,聂烈称,进驻的这些城市都有适应于每座城市特点的投放策略。“除了大数据之外,还会考虑人均GDP、具体城市路况。比如我们在考虑进入青岛时就会很慎重,因为青岛这座城市山路很多,并不适合骑行。这种情况也发生在重庆,重庆有山城之称,也不适合自行车出行。”

如果将共享单车创业看作是一场固定资产的运营,最大限度提高每一辆单车的使用频次,让单车“流动”起来,才是这笔生意的核心所在。但基于成本的考量,并非每一位有单车需求的用户都能被及时满足。

2018年12月,北京地区的摩拜、小蓝单车、哈啰单车用户相继收到一条内容类似的推送:单车运营区域调整至五环以内,凡是超出运营区域将产生扣费。业内人士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并非北京五环外不需要共享单车,而是五环外订单量少且不够集中,导致运维成本很高,收益与支出相差太大。“要把一辆单车从五环外找回来再运进市中心,成本至少是几十块钱,一辆车扣五块钱只是意思意思。”

自2017年8月起,包括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南京、杭州、成都在内的众多一、二线城市都禁止共享单车新增投放。在共享单车减量调控的整体基调下,无论是摩拜、ofo、小蓝单车还是哈啰,都无法增加新车投放。一位共享单车业内人士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哈啰单车的运营策略就是“少投放,多折腾”。

哈啰出行联合创始人李开逐此前对《财经天下》周刊表示,共享单车是重线下重投入的行业,相比毫无节制、粗放的大规模投放,这个行业能够持久性地健康地运行下去,必须加强精细化管理,提高成本控制能力。

在李开逐看来,哈啰能够后来居上,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持续通过技术手段提高共享单车的运营效率。比如自适应的蓝牙电子围栏,单车只要停放在蓝牙划定范围内才能锁上;针对车辆容易堆积但是有去无回的“城市黑洞”,哈啰通过AI算法和大数据,自动找出“黑洞”区域并设置为“禁停区”;哈啰还推出了预判车辆失联的方法,基于海量的车辆运营数据建立机器学习模型,提高用户报障的准确性,从而将运维人员从冗杂低效的排查工作中解放出来。

去年10月,哈啰还陆续投入使用了具备五重定位,自适应蓝牙组网、智能语音等功能的哈啰单车第五代智能锁,可以有效降低车辆的闲置率。

共享单车的运维服务商告诉《财经天下》周刊,限于政策规定哈啰单车在北京地区的投放总量是不占优势的,但为了提高每辆单车的使用效率,线下运维人员会将单车来回捣腾。“即使是在热点的地铁口,哈啰也不是每个出口都投放,而是会选择那些人流量更大的出口。”

尽管如此,单车运维的精细化仍然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有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北京市共享单车保有量下降至191万辆,较去年9月份高峰时期的235万辆下降近20%。目前北京市共享单车仅有52%能够达到每月至少被使用一次的“月活”,有48%的车辆超过1个月未被使用。

3月28日早上,中关村上地东路与上地十街相交的十字路口,一位交通协管员在马路边指挥交通,他的背后紧挨着的是几十辆共享单车堆成的“车”山。绿灯亮了之后,从马路对面走过来的一位女生,将排在最靠近马路的一辆自行车用力拽了出来,随着一声巨响,车山垮塌,最上层的数辆单车滑落,将两米宽的人行道占去一半。

人流密集的西二旗,地铁口与软件园一到三公里的距离,无疑是共享单车最能大施身手的空间。但就目前共享单车的运维来看,方便与秩序就像水与油,永远无法调和。

就在距离这个交叉路口步行不到三公里的西二旗桥下,数千辆共享单车被堆放在杂草丛生的荒地上。各色单车被分类叠放,黑色的车座因为灰尘堆积,变成了灰色,只要用手一碰就能留下清晰的指印。一位看守停车场的人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单车都是从城里收过来堆放在这里的,这样的“单车坟场”其实并不少见,只是它们现在越来越隐蔽。

让渡公共空间

江宇翔在广州荔湾区一个居委会工作,处理好单车与辖区内公共空间的关系,是他日常的工作之一。在他眼里,共享单车更像是一条鲶鱼,它激活了社会各方面力量,让我们不再循规蹈矩、一成不变地管理这个城市。

武昌中华路街道,辖区面积1.1平方公里,是武汉市最小的一条街道,大量共享单车曾堆积于此。辖区背靠黄鹤楼,户部巷、中共五大会址、革命博物纪念馆均在其中。一位中华路街道工作人员告诉《财经天下》周刊,节假日户部巷平均游客量达到15万人次,最高可达20万人次,辖区及周边每日新增共享单车数以千计。

2018年7月,摩拜、ofo和哈啰单车开启三方合作,在线下运维过程中首度尝试“政企合作”。武昌区中华路街公务管理办公室主任李湘秀对《财经天下》周刊表示,为了能够做好辖区共享单车的维护工作,特意安排15名协管员和15名环卫工人组成专班,在完成本职工作之外,每天早上7点半至晚上10点,兼顾辖区共享单车清理和保洁,每人每月可获补贴数百元。

据介绍,发放给协管员和保洁人员的补贴由三家共享单车企业分摊,以各家投放单车的数量为基准,摩拜每月补贴1.25万元,哈啰每月补贴7500元,两家车企不再额外安排街面运维人员;前期ofo提供4名运维人员和两辆转运车,配合清理辖区内淤积的各色单车,但因为不便管理,后期ofo也开始分摊补贴。

《财经天下》周刊在走访中发现,中华路、解放路和司门口等多条街道共享单车整齐摆放在路边,不时有协管员来回整理单车。

事实上,每家共享单车企业单独雇佣线下运维人员会造成一定浪费,中华路街的“政企合作”模式可以避免重复工作,但这种模式单纯依靠三家企业自主协商,合资雇佣同一支线下运维团队在具体实现上又有很大难度。

武汉地区的一家物业公司经理对《财经天下》周刊透露,摩拜、哈啰和ofo三家企业各自都有想法,有些企业不在乎运维开支,就是为了要做得比对方好,把别人压下去,所以他们很难坐在同一张桌前。去年3月,在街道办的牵头下,上述物业公司曾为三家共享单车企业提供线下运维服务,试行一个季度后,三方合作最终因ofo资金出现问题未能及时付款而流产。

共享单车的共享共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随着单车投放量的增多,江宇翔发现,摩族猎人们的游戏开始有了新的内容。

如今,共享单车与城市之间的矛盾,不仅仅是用户找不到车,还包括某些区域车辆太多占用了公共空间。“凌亂的单车需要整理,要把公共空间让渡出来。”江宇翔所在的摩族猎人群体,最大的乐趣是摆“盾”。

“盾”的全称是“猎人盾”,是猎人们发明的单车摆放方法。现在,就连共享单车企业也在推广“猎人盾”。江宇翔告诉《财经天下》周刊,有一位摩拜城市负责人,在为线下运维做培训时,还用投影的方式跟员工介绍如何摆放“猎人盾”。哈啰单车也在官方公众号上贴过“猎人盾”的照片,但江宇翔说,“他们可能只是觉得那样摆单车好看,并不知道那就是猎人盾。”

在凌乱的世界建立秩序,这是“摩族猎人”们推崇的精神。共享单车企业也在试图建立规则和秩序。2019年2月26日,中国标准化研究院与中国城市公共交通协会开启合作,公布了十项首批立项团体标准,其中四项即将推出的标准中,包含共享单车废弃单车的认定、电子围栏技术应用等。

中国标准化研究院高新技术与信息标准化研究所所长咸奎桐对《财经天下》周刊表示,此次针对共享单车推出的标准均为团体标准,并不具备强制性,对于共享单车行业自律有积极意义。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尽管是团体标准,但一旦政府要制定强制标准,团体标准是可以提供参考和方向的。

胡玮炜的初心是让自行车回归城市,单车猎人们最期待的是共享单车和城市能够和谐共生,让天下无猎可打。如今,随着共享单车热潮退去,单车如何与城市和谐共处成为政府、企业和民间组织需要共同解决的难题。

3月20日晚上,江宇翔在猎人小圈子里上传了一组图片,那是他白天的“打猎”成果。“猎人们”对自己的定位很清晰,“我们不谈公益,也不是英雄救世主。”蝴蝶效应和多米诺骨牌效应告诉我们,任何一个细微的动作,就有可能影响整个生态。“我只是为自己的生存环境增添一份,先是自己可以享受、他人顺便共享的和谐。”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樊震、关平、袁野为化名)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