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中美贸易战挑战全球供应链

绘图/Ben Currie

多年来,美国发动机制造商康明斯(Cummins,CMI)一直把其发电机的重要构成——交流发电机——的生产布局在中国。尽管将这些零部件运回美国有种种麻烦,但Cummins还是依靠在全球的制造布局来保持低成本。但在2018年7月6日美国对中国的第一轮加征关税(注:对从中国进口的34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25%关税)生效后,这种算法马上就变了。康明斯为其电力系统部门进口这些交流发电机的成本大幅增加,预计2018年将达到46亿美元。

幸运的是,康明斯公司已经花了数年时间在世界各地建立生产设施,很快就能在印度启动交流发电机的生产。这些零部件现在作为免税品运往美国明尼苏达州进行最后组装。康明斯计划以类似的方式重新分配生产,将其在2019年预计面临的1.5亿美元直接关税的三分之一规避掉。

当然,做出这些决定的远不止康明斯一家公司。美国公司多年来基于最廉价劳动力、运输和原材料成本来设计其全球供应链。在过去的六个月里,它们忙于应对新关税影响和一场潜在的更大范围的贸易战,但没有现成的答案或简单的解决办法。

工具制造商史丹利百得公司(Stanley Black & Decker,SWK)已经成功从美国商务部获得了关税豁免,同时提高包括某些手工工具和激光器的价格在内的产品价格,以便将关税成本转嫁给消费者。摩托车和越野车制造商Polaris Industries(PII)正在与中国供应商谈判,以求共同分担加征关税带来的成本。

即便面临着关税问题,从拉夫·劳伦(Ralph Lauren,RL)到英特尔(Intel,INTC)再到百力通(Briggs & Stratton,BGG),还是很少有公司愿意放弃它们精心规划和构建的供应链。就目前而言,这些诸如价格上涨或收窄利润率的关税应对措施显然是短期的。

无论美国关税怎么变,从长久影响来看,它最大可能会是对过去几十年建立起来的全球供应链的重新评估,而且除了削减成本之外,几乎不必作他想。采购和供应链战略咨询公司GEP的副总裁Laura Powell说:“这是很多公司的头号大事。它们将把重点放在风险、控制、权衡和地理因素的考量上。”

明智的投资者正开始寻找同样问题的答案。根据《巴伦》利用金融平台Sentieo进行的分析,标准普尔500指数公司越来越多地在财报会议上谈论它们的供应链。在第三季度的财报会议上,“供应链”被提到了1271次,比此前五年该季度平均值跃升了55%。

建筑和采矿设备制造商卡特彼勒公司(Caterpillar,CAT)是最早感受到关税成本伤及利润的公司之一。在2018年7月份第一轮加征关税后,该公司宣布2018年的利润将削减2亿美元。随着事态发展,该公司已经推迟了重大的供应链变化,并选择通过上调全年价格和削减其他成本以部分抵消关税影响。

卡特彼勒首席执行官Jim Umpleby在2018年10月23日的第三季度财报会议上表示:“我们显然会持续监控情况。情况可能每天都会发生戏剧性的变化。基于此,我们还没做生产转移的决定。”

然而,有关供应链的决策不可能长期保持临时性。

到2018年11月中旬为止,美国已经对中国商品加征了三轮关税,并威胁要征收第四轮。前两轮于2018年7月和8月实施,对总价值500亿美元的中国对美出口商品加征25%的关税。第三轮,对价值约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10%的關税于9月下旬生效,涉及商品范围更广包括家具、电子产品和其他消费品等。

这将影响美国公司的重大决策。贝恩资本(Bain)合伙人、全球供应链业务负责人PeterGuarraia向《巴伦》表示:“我认为,如果2019年二季度没有解决方案,你会看到一系列更广泛的举措,包括从根本上重新调整供应链以照顾不同国家的利益,开始在其他地区签署供应原材料的长期协议,并考虑他们如何与客户沟通。”

标普全球市场财智公司(S&P Global Market Intelligence)Panjiva部门的全球贸易和物流分析师Chris Rogers认为,未来可能出现两种情况:完全取消加征关税,或者升级到覆盖所有中国出口商品。

标准普尔500指数成分股公司越来越多地在季度财报会议上谈及贸易相关的关键词

图:贸易关键词

数据来源:Sentieo 制图:于宗文

“美国对中国加征关税是为了影响中国产业政策。如果这种情况出现了,特朗普政府取消加征税;如果没影响,特朗普提高关税。他或者加码,或者妥协。”罗Rogers说。

田纳西大学全球供应链研究所的执行主任Shay Scott说,对于许多全球供应链又长又复杂的公司来说,中国仍然是一个至关重要的环节,向不同的布局结构、供应商和地区转移可能是历时多年、需要大量资本支出的过程。

Scott表示:“危险在于,供应链本质上非常复杂,关税往往是非常生硬的工具。”仅对一个小部件征税,就会产生上下波动的影响,并扰乱整个供应链的经济。这促使企业重新思考,当它们在远离最终目的地采购产品或原材料时,要面临什么样的权衡。

“抛开整个关税之争不谈,我们已经看到‘大钟摆’又荡回了区域性供应链的那一端……它们不必像单一全球供应链那么长、那么复杂和那么具备风险。”Scott表示。

贝恩资本的Guarraia说,美国国内的石油和天然气生产的繁荣,显著降低了企业的耗能成本,为美国国内与周边地区的生产带来了新的利好。科技技术也在促进美国国内制造业的发展,罗杰斯说。生产自动化弥补了美国和海外廉价生产之间的劳动力成本差异。“无论是加征关税、还是取消关税”,这一因素都将在未来几年推动本地化趋势。

GEP公司的Powell指出,供应链本地化使得公司能够就质量问题更快做出反应,降低物流和运输成本,减少库存,促进整条供应链的创新。她表示,供应链的区域化一直是GEP客户不变的主题,其中包括200多家财富500强企业。

不过,关税问题仍然有理由引起高管们的注意。史丹利百得公司已经加快了在美国生产手工工具的长期计划,这些工具的最终销售地就是美国本土。该公司首席财务官Donald Allan在2018年10月25日举行的公司第三季度财报会议上表示:“未来减轻关税影响,我们目前在规划和执行供应链措施方面,变得更积极主动了。自从2018年早些时候关税讨论引发关注以来,我们就一直在筹备这一计划……这种充满变化的环境在要求灵活性的同时也提供了一个机会,让我们更积极地将生产本地化,并推动‘在哪里销售在哪里制造’的战略。”

(翻译:晶晶;编辑:康娟、赵杰,本文首发于2018年11月12日《巴伦》)

畅销排行榜
目录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