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儿女债

凌晨五点,我就醒了。最先醒的,是我身体里的那根骨头。

那次捡煤时,山体塌方,我完全没有注意到,直到被埋在了土里,我才发现自己已经不能动弹了。

我在医院躺了半年,在老伴儿的照料下,我终于可以下床了。

不过自此之后,疼痛就钻进了我的体内,像一只冬眠的虫子,准时在每天黎明从我体内那根朽骨的伤口中爬出,催我赶紧起床。(剩余1563字)

畅销排行榜
目录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