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我开始咀嚼光阴的细纹

清晨,一切都过于匆忙。所有的惊慌失措都成了一匹野马,我们咀嚼的节奏都像极了赶马的嘶鸣。你可曾把镜子里的那个人端详一番,请求过他的原谅?等夜幕很深的时候,我们开始杜撰出每一种艺术,你知道为什么是艺术吗?因为那一整片森林中的无数条路,你都不会途经,而你行驶的那条道路,早已被认定没有树木。

你渴慕鸟鸣的眼神就长在工作台的那盏灯上,可是你从未在任何一个白天与它对视过。(剩余222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网购
    扬子江 2018年05期

    扬子江

  • 散步
    扬子江 2018年05期

    扬子江

目录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