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在可楼(外二首)

雨下着,这座木楼仿佛一艘船

我们就坐在船舱里,谈论那些

像流水那样一去不返的人

侧身之际,我从自身抽离

所有的诗人都是感伤的旅人

从一滴雨,听到

玻璃碎裂的声音

在可樓,诸事无可无不可

你可以说不可以说的话也可以不说

老房子的木头间发出细微的吐息

(门外一棵树是乌有之人的化身吧)

两人听雨和一个人有(剩余461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网购
    扬子江 2018年05期

    扬子江

  • 散步
    扬子江 2018年05期

    扬子江

目录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