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溥喆刺猬去了

1

跳跃的火苗映红了奶奶的半边脸,她坐在灶口的一摞柴火上,脸上道道汗水流淌,一缕湿答答的头发贴在额头上。我和妹妹急躁地用脚磨蹭着地砖,嘴里发出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声响。空气里浓郁的萝卜香味和刺鼻的新鲜猪粪味混合起来竟让我获得了一种奇妙的满足。

从猪圈里传来几声健硕的公猪卯足劲儿“嗷嗷”的长啸。奶奶扯下橘黄色的头巾抹了一把汗,从柴火堆上站起来捶捶发麻的腿,揭开锅盖,熟烂的萝卜味道立即炸裂似的滚滚而来。(剩余7517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