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等着天上掉馅饼

老槐左手端着黑不溜秋的大海碗,右手举着一块黑不溜秋的糠饼,从巷子里迈着四方步走出来。

街里北墙跟下的石头礅上,已经坐着几个人,边说着闲话,边哧溜哧溜地喝汤。

老槐就坐在巷口台阶上,两腿岔开,哧——溜——嘴在碗沿转了少半圈,那饭太烫,喝不进多少。

娘的逼,饭烫了晾会儿呗!干活咋不知道这么着急?山药婶子骂道。(剩余6961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