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面孔

看见那辆灵车从窗外驶过的时候,她正在涂口红。她不是那种浓妆艳抹的女孩儿,每次都是用舌尖上的唾液把涂到嘴唇上的口红浸润成浅淡的色调,她认为只有这样才使自己显得温馨而芬芳。

灵车在窗外一闪即逝,上边的白布挽幛和堆放的花圈映进她手心的圆镜里,死人的色调原来是一种艺术上的白描,显得素静寡淡。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于是就一反常态地把嘴唇涂得鲜艳而腥红。(剩余4567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