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别后

我做噩梦了,我惊醒了,坐在床上张皇四顾。周围一片死寂,室友们仍在安睡。我坠在深深的黑暗中,想起了刚才的梦。

梦里是一片纯白色,那种能发出光来的纯白。除了白色,什么都看不到,我在原地无法动弹发不出声音,甚至看不见自己。是否虚无本身就是恐惧,一种难以名状的害怕像水攀上纸张的蔓延一样浸过我的全身。(剩余5050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