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荆芥的香味(短篇)

很多收破烂的,把自己弄得像一堆行走的破烂,张破烂不。他长相周正,穿戴整齐,面容洁净,下巴刮得铁青,乌黑的头发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发丛没有尘埃碎屑。他是我见过的最体面的收破烂者。他不年轻了,有了明显的下眼袋,眼角铺陈着三两道皱纹。他似乎也不太老,看上去不到六十。

我们相识,始于一场“战争”,故事发生在春天。(剩余12935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爱人
    鸭绿江 2018年05期

    鸭绿江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