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北方的喑哑(组诗)

追寻王者

燕子轻衔出南方的呓语,流亡在北方的春季

一只滚动的星球是一颗亢奋得头颅

梵高架起二十世纪的车轮,讲北方的麦地碾出辙痕

在北方诗性的土地上,细雨湿润季节的触角

戈麦高呼着:“我要成为最年轻的王者”,

与土地相依为命

沐猴而冠的朴实的河流似乎还一样地流淌着

只是草鱼和虾也能翻起一股锈蚀的浪来

静置了二十年的王位,金黄

南方的鲨鱼多插了一双羽翅,被一群渔民呵护着

空行的车轮与一只黑乌鸦一起伫立枝头

无日无夜地哇哇叫

当一股腥味十足的风从北面刮来

我看到

北方的一只青鸟在清粼粼的水域高鸣

黄豆

抛弃了尘世哀怨的精灵

在夜晚闪出血的颜色

扶锄而坐得老者,磕去烟尘

把满腹的心事都洒落在

金黄的血肉里

因为,只有这血肉之躯,才能给予他安慰

那埋过珠宝的土壤,是他安详的被褥

与生俱来,死亦同归

攒足了一生的喜怒哀乐的老者

在阳光下突然爆裂

老皮横皱,我感到一股阵痛

他,低下了头

露出金光闪闪的牙齿,照耀着土地

当夕阳也欲沉睡

他捡起烟斗,用尽全力抽了一口

而后,拾起锄头

也拾起自己的筋骨

拾起一串血色的梦

马头琴和蒙古长调

从大兴安岭的一个谷角

我驮着黑夜偌大的躯壳

向西。(剩余143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