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宙:“舟輿所極覆也”。從宀由聲。

——(漢)許慎《說文解字》

践过你②的血肉我③黄金的舟车

在阳光的灿烂化为乌有

我裂帛一样绝狂的呼号

照亮星辰和所有

轮回的庙宇

天国的丝马以梦为衣

简易的肴核质打自然

当黑色的桨手在洪荒的尖顶

沉沦再三他④反躬自问:

鹏鸟何当穿过乌发的朝野

达于天堂或者

入土为安

他在时间的毫芒

端祥人神的始祖

惊心妙绝的夸饰

无以抵达他婚姻的前夜

那叩开坚果脱颖而出的

倥偬的驭者

你的神话是我经年不觉

迷途知返的念想

黑暗在绵延里推出如沃的

白昼

男人在肋骨抽出如花的

少女

我的舟车在农事里顿挫再三

播种再三

我的女人她⑤命中注定

厮守门庭盼归剽悍的响马

凭借爱情她卓绝地

了悟三生

她所遣怀仓皇的人群

迁徙里阅尽

屋舍和坟茔

冷暖裕如歌哭无当

何人襟山袖水弹罢千年的冠冕

瓜熟蒂落金玉其声唤来

生育的良辰

而在世象的中心

我的舟车依旧

践过你的日落和日出

我在穹隆之下

应许既往归顺园田

抵不住那无端的丰盈

如丝如线掣动山川

如黑色的花朵开在白夜

在虚空和尘泥之间

诗者注:

①宙:栋梁;古往今来的时间;天空。(剩余0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