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谁最重要

武汉协和医院,凌晨两点。

爱馨医生看完最后一个病人,回到医务室,脱下防护服疲惫地靠在椅背上。

片刻,她听到了耳朵和眼睛的说话声。

耳朵哼哼着,我感觉骨头快散架了,浑身酸痛,天天被口罩绳护目镜带捆绑着,我快不行了。

眼睛白了一下耳朵,你那点伤也好意思说?我都熬两天两夜了,看看我的红血丝,我要靠火柴棍支撑了。(剩余431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手段
    小小说月刊·上半月 2011年12期

    小小说月刊·上半月

  • 枣花
    小小说月刊·上半月 2015年06期

    小小说月刊·上半月

  • 小小说月刊·上半月 2015年06期

    小小说月刊·上半月

  • 革命头
    小小说月刊·上半月 2016年01期

    小小说月刊·上半月

  • 快嘴王
    小小说月刊·上半月 2020年12期

    小小说月刊·上半月

  • 名角
    小小说月刊·上半月 2020年12期

    小小说月刊·上半月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