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小厂之恋

戴国庆大我三岁,进红卫机械厂我却比他早半年,我学车工他学钳工。后来我后悔学车工,每天要完成定额,很难磨洋工。尤其痛苦的是三班倒,日子实在难熬。费好大力气企图改换工种,未遂,只好死心。“车工紧,钳工松,吊儿郎当是电工”,我感同身受,戴国庆比我自由多了。

招进红卫机械厂的先后有十几个人,这是一家街道工厂从未有过的事,后来再也没有招过这么多学徒工了。(剩余5566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家规
    小说林 2020年06期

    小说林

  • 帮扶
    小说林 2020年06期

    小说林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