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有没有主人的耳朵?

——评于德北的短篇小说《雕塑造型》

幻听,发生在第二次进园子。“从那一刻起,我知道我出了问题。”

哪一刻?就是“秋风吹来”,树叶“有规律地沙沙乱响”,钻入“我”耳洞的时刻。这是一个时空的转折点,它将使人物听见自己,但这同时又是个“问题”,因为它打破了世界的秩序感,并占据了秩序管辖的权力疆域。也就是说,人物被这突如其来的“幻听”搞疯了,他无法生活在人类经验之外。(剩余2309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绝境
    小说林 2021年01期

    小说林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