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痴呆鼓手

母亲早已入殓,闹丧的围鼓队还有一人未到,鼓、钹、锣等五件响器只得沉默着;而灵堂里早已挤满了亲友和看热闹的人。我在长沙打工,今晨才赶回。

父亲疲惫地躺在竹睡椅上,紧闭双眼,一动不动。母亲从发病到去世历时三年,父亲里外操劳,眼前与相濡以沫的老伴阴阳两隔,已是悲怆万分,心力交瘁。我知道,父亲此时并无睡意,他只是在静静等待,等待鼓手鲁么婆的到来。(剩余1697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