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借钱

翠芹婶说,姐,你就让我干一会儿吧。你家这么大的事,我一点忙帮不上,心里难受。

年幼时在乡下,生活中总也绕不过去的一个字,那就是“借”。借什么呢?借钱。我八岁时父亲去世,母亲一个人拉扯我和大我三岁的哥哥,土里刨食,一分钱掰成两半花,即便是掰成两半,也不够花,于是便借。

那时村人大都不富裕,但都淳朴,只要来人进了家门开了口,多少都会借一点的—人家张回嘴不容易,总不能让人家白跑一趟吧。(剩余813字)

畅销排行榜
  • 炮车
    微型小说选刊 2019年06期

    微型小说选刊

  • 卖菜
    微型小说选刊 2019年06期

    微型小说选刊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