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打开文本图片集

段佥刃轻轻地抄了一把清水,洗去剑身上的磨石污渍。用棉纱拭去残水,又用干净的麂皮小心翼翼地通体擦了一遍。玄灵剑顿时透出一股冷莹莹的光,寒气逼人。他习惯性地用大拇指去戗试刃口,嗞的一下,结着厚茧的大拇指已然被划破,迸出血珠。那血珠沿着刃口倏地滑落,滴答一声掉进水盆里,瞬间晕染开来,成一朵血花。剑上却不见丝毫血痕。(剩余1795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