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手机


打开文本图片集

“我再说一遍!我的上述发言纯属实,如有半点虚假,天打雷劈!”柴宪把右手食指与中指合并着伸出,举到太阳穴处,双眼凝视着正前方已经渴得不行的坦布克尔心理医生。医生可能在接下来的半天内都无法再礼貌且有耐心地倾听任何人的诉说了。

医生来自西北。他本来能在西北工业大学老老实实获得一个工学学位,但最终败给了学费。(剩余13292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