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我所思兮在南方

在南方游历时,我时常想起丹麦作家卡伦·布里克森的《走出非洲》,此书《羚羊鲁鲁》篇章中有这么一句话:“把古老的林木砍倒换种桉树,是一件令人悲伤的事。”

为何悲伤呢,卡伦没有明说,字里行间却始终弥漫这种情绪。非洲是建立在非洲景观上的非洲,一旦景观改变了,原有的非洲也就消亡了。她在悲叹古老瑰奇的非洲的消亡啊!

20世纪初,每一个到达恩戈山脉的欧洲人,都在目睹桉树不断侵占非洲原始森林的历程。(剩余4570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