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一到秋凉(组诗)

一到秋凉

一到秋凉,我的嘴唇就会开裂

即使放弃无谓的争辩和言说

不断用舌头舔着嘴唇

仍无济于事。我甚至试图用一个扩音器

喊住门外汩汩的流水

我每天站在堤坝上,披着一件带帽的秋衫

盖住嶙峋的锁骨,盖住头发

衔一枚红枫盖住我带血的嘴唇

一块冰凉的生铁。仍希望能捂出潮湿的露珠

飞 蛾

喜欢走夜路的人,往往

无知不觉已沦为一盏灯,一场火的囚徒。(剩余1577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赌徒
    文学港 2013年06期

    文学港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