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我们写下诗(组诗)


打开文本图片集

黄洪光,网名:金黄的老虎。70后,生于四川省成都市金堂县,现居浙江宁波。毕业于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电子工程系。曾在中国民航飞行学院飞机驾驶系任教5年,现任职于中国东方航空公司。著有诗集三种:《春服既成》《烟草史补遗》《鲁拜集》。

罂脰湖的下午

一个寂寥的下午

罂脰湖把自己的一处变作良田

长出一地的豆藤

豆藤结满豆荚

在每一只绿色长荚里

挤满籽实

那豆粒精圆

像极了罗汉的头颅

又一个寂寥的下午

罂脰湖又把这一处变作街道

唤来一位老妪叫卖罗汉豆

而她,拎着两个透明的塑料袋

满当当地装着豆荚

焦虑不安的面孔

像极了三千年前

那个大声叫卖无心菜的老妇人

当时,是她看见比干被剖了心

正自庙堂往心地匆匆骑行

罂脰湖幻出过很多下午

那下午的特别样子

即使堤埂不见了

即使水面不见了

到来的人

仍然能够在这个地域

任何树木的青枝绿叶间

甚至草苗上

把它轻易地触碰到

恶鸟列传

布谷鸟,总是突然发声

玉米抽穗的时节,它还会发出

类似人类的呵呵笑

我司空见惯的还有,千百年来

我们汉家人把太多的情感

加载在它的身上:

古蜀人对他们的望帝杜宇

楚人对屈原和他的姐姐子规

惨死后阴魂不散四处泣唤“姑姑,裤”的小孩

以及把鸟语解读为催促早耕

鸟类专家揭露了它的隐私

布谷鸟有六十多个种类

它习惯栖息于植被稠密的地方

胆怯,常闻其声而不见其形

总将自己的蛋产在别的鸟类巢里

而且一般会比别的鸟类早出生

只要一出生它就把其他的鸟蛋推出鸟巢

并由养父母喂大

善于鸣叫的鸟类,如果将其视作诗人

布谷鸟一定是弗罗斯特式的大师

以乡村和农事为背景

名作都收集在林间空地

背着骂名

它把传统和保守,变成拨动心弦的和声

很难想象存在这样的路径

然而它确实做成了

我们写下诗

我们写下诗,更多是因为

往昔混合着一个

比铁还要冰凉的事实

它在我们的脑海里回旋了又回旋:

你再也看不到我们写下的诗

我们写下的诗,现在

只能是我们给自己看

这像极了我们自己端详镜子中的自己

那饱受时光磨损的脸庞和眼神

但这个世界,刨开遗憾

总归是盛满了许多许多美好

时光迁变中

我们是那虔诚的信徒

走过漆黑一团晚风阵阵的庭院

以手呵护着烛火

我们会记得你的音容笑貌

记得倒春寒的江南深处

一枝梅花在绽放

记得你温和地看着我

唤着我的名字向我走过来

我们有幸搭载着同一辆列车

它只能通向未来

它始终缓缓地前行

你在这里下车

我们不在这里下车

我们向你挥手道别

是以我们写下诗

用以标记这一日

樟树劫

……我如此着急,是要绘定它给我带来的喜

悦……

在晨雨中,它静立在我的阶前

那么多新长出来的叶子,上面

积满了极其细密的水滴

特别的嫩黄赋予了整个树冠以容光

使得树更像是神色从容而安宁的少妇

几乎每片叶子后面都伸展着钗状的花枝

散发出与樟木同质却清淡许多的芳香

这些之外可能还有我感知到却无法言说的部分

一起推波助澜着一个幻想:

我是痴迷而住脚的男子,她是

轻盈迈步就要走远了的经行人

她只会把令人贪婪呼吸的气息留在这里

我不能止于以想象来追赶她

我用可笑的手去试探她的枝枝叶叶

忽然我又宁愿她是陌生的

伶仃地站在雨和其衍生的雾之中,被观赏却与

我无法关联

但我竟然担心她会被风吹得婆娑飞舞

缭乱而无助。(剩余1697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赌徒
    文学港 2013年06期

    文学港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