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人在大地上四处流淌


打开文本图片集

1

断裂带,1987年夏天,某个极为寻常的傍晚,像一辈子与庄稼为伍的乡亲父老们一样自律的太阳,仍孤傲坐在锯齿形的山巅,光芒万丈的守护神,眼皮眨也不眨,俯瞰着被农事和季节淹没的郁郁葱葱的大地,村子,庄稼,河流,疾病,痛苦,衰老,生死;同时,也望着我年轻而略显疲态的母亲,给家里小猪勒水麻叶子的母亲,她汗津津的脸上,三五成群的饱满的颗粒状疲倦,以液态的形式穿过皮肤的尽头,蹦蹦跳跳告别她被穷苦磨掉了光泽的面颊,滑向草丛深处那些毛茸茸的寂静。(剩余10398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赌徒
    文学港 2013年06期

    文学港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