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浴火的红蓼

1944年夏初,无为城西20里的龙口湾,几匹驰骋战马陡然勒缰止步。新四军七师政委曾希圣目光久久凝落堤岸,一年前那场惨烈阻击战枪声犹啸于耳,可遭受炮火熏烤的堤坡却已顽强地绽发如潮鹅黄。随行参谋说那是野战医院廖队长种的红蓼花。

红蓼花!战将脑海倏然浮现剪短发、戴眼镜的女军医。去年初冬,曾希圣到野战医院看新兵,战地救护队正组织理论考试。(剩余3200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