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诗三首

列车卧铺

卧铺挤在行走的铁匣子里

鼾声此起彼伏

仿佛拥挤的不是床铺

而是梦

夜深了,人都停止走动

卧厢内鼾声如雷

仿佛不是人在做梦

是车在做梦

列车不停穿梭在深夜

已经不知道自己在旅途

这时,列车载着向前的仿佛不是人

而是一车子梦

麻衣寺的井水

慈悲的人是奔跑的寺庙

草木是生长的寺庙

芸芸众生,打水者

让麻衣寺的井水

源源流向尘世

我们世代都在输麻衣寺的血

山上那绵远的流水声

如麻衣老衲念诵经文

然而,麻衣寺的流水

只如白云,难穿透人心

声声木鱼,消化不了

红尘中

“望穿秋水”,这样潮湿的成语

喜鹊,一群远涉的义工

每年七夕

我都在静静的山村远眺

為一群远涉的义工

默默祈祷

南天池的烟雾

住着草木汹涌的村庄

七夕的群峰

准有一场细雨

仿佛牛郎织女紧紧拉着的手

此间,秋风缄默

山河让位

天地柔情合二为一

只有被放逐的峡谷,像

难以愈合的伤口

鹊桥

一年只搭一回

千百年了,天池的水干了

又填满

多像那个人间越传越久的神话

像天下有情人永不放弃

【作者简介】王恩荣,在国内各报刊杂志和大型网站发表作品若干。(剩余0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变身
    山西文学 2011年01期

    山西文学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