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窥 视

早晨,父亲是这样的

肯定是坐在靠山镜前的那把椅子上

肯定是刚从村边回来

如果是冬天,父亲进外屋时

肯定是右手摘下内衬绒毛的棉帽子

往左手里摔打一下,不管有没有

土渣儿,不管有没有雪花儿

其实父亲穿的青色的棉袄的双肩

老是披着若隐若现的尘土

靠山镜前的写字台上

栗子色的桌面,蹲着一杯刚沏好的

花茶,浅绿色的暖壶就站在桌角儿

这时父亲,拉开抽屉,抓出

两把锅炒的花生,放在桌子上

开始咔儿咔儿咔儿地剥着

每当听到这些响声,母亲

就唠叨着埋怨:“瞧你,大清早的

跟耗子似的,心忙死谁!”

石 碾

父亲从未想到这辈子,要去这么活

对院子中的冰雪

父亲好像半辈子都在转

一日,我看到时,父亲已经

转了三圈儿……

后来我数不清了

父亲到底转了多少圈儿

来碾压

脚下的冰雪

冰雪成堆地堆在院中

院外的冰雪,也是堵住了院门

村里,还没有

一条窄窄的雪道……

通往村外

这时,我觉得,有无数排牙齿

有无数张嘴

在一张磨盘上碾压

我感到了

有一只老虎,陷……三尺冰雪

舔着自己的骨头

论 山 水

山水之大用是在于,你死活

都会有它在

上一秒,你烟波浩渺

下一秒

它就形神隐约

一种气定神闲中

你能看遍

山水的神思凝重

山水的一秒,趋向一刻

你的一刻断如一秒

此时的一刻与一秒

山比山高

水比水深

若论苍茫人世

崎岖之路皆如水上行迹

高低坎坷

皆像鸟之飞翔

要是有人忘情于山水

则春色阅尽,时日难在

分秒之处

爱恨交加

冬 日

枝桠一无所有,光线穿插其间

鸟雀和它

不知趣儿的吵嚷

快被打扫净了

进入取暖期

树卸干净了自己,在街区

一个人

往后,要无所事事

雪的好坏,依据个人判断

但今日无雪

有人注意楼群,参差不齐

他把它们

说成天底下的牙齿

明天像是一个消息,待未亡者

去确知。(剩余509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