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俄国好朋友

1

说实话,我对他是未识其人,先闻其名。书记说:“出去玩嘛最重要是安全,你看我包里背着相机,我其实是喜欢到处跑跑的人,可是这次不行,我害怕包包,其他我不怕,包包我怕的,我就怕把包包丢了。”

一个男老领导,一句一个包包,听着有点怪,而且他究竟有个多么名贵的包包?

书记说:“1988年,我们学校暑期疗养——那时候管得松,现在不允许了——去了神农架,一个男老师走丢了,到现在没找到,二十九年了啊,我们这所985,到现在没破案。(剩余12946字)

畅销排行榜
  • 玉米
    上海文学 2017年04期

    上海文学

  • 新生
    上海文学 2020年05期

    上海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