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我的小学

1973年夏季,父亲休班回家的一天,晚饭后带着我去小学,和苗校长坐在院子里的水泥乒乓球台上聊天。父亲问能不能让我上学,苗校长说不行,一定得满七周岁。我在一旁玩,其实没有什么可玩的,学校里没有别的人,除了他们散淡地说话,四周寂静,月光明亮而柔和,有细微的风,空气凉爽。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情景我记住了,从未忘记。(剩余3522字)

畅销排行榜
  • 眼泪
    上海文学 2008年10期

    上海文学

  • 天贵
    上海文学 2019年05期

    上海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