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底层叙事”中的艺术问题

李云雷:“神农架”在您的写作中具有重要的地位,这是您小说创作的一个转折点,也是您后来大部分作品的题材,可以说是一个创作上的根据地,“神农架”在您的小说具有多重意味,它既是与社会对应的自然,也是与城市对应的乡村或底层,还可以说是与中国其他地方不同的“楚地”文化特色,也可以说是与现代相对应的一系列“前现代”的生活方式,请问您是如何看待“神农架”,如何看待这种写作上的“根据地”的?去神农架前后,您的写作方式有什么变化?

陈应松:首先,神农架是我的一个“喷发口”,这证明我有爆发的东西,胸中有一些岩浆。(剩余10980字)

畅销排行榜
  • 春秋
    上海文学 2018年07期

    上海文学

  • 心锁
    上海文学 2007年11期

    上海文学

  • 故乡
    上海文学 2013年06期

    上海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